2020年,“灰犀牛”会到来吗?

“2019年是过去十年最糟糕的一年,却可能是未来十年最好的一年。”

2019年年初,这句话在网上非常流行。

有的说,它挑明了中国经济潜藏的重大危机;有的却认为,这种文字游戏,只是为了贩卖焦虑,收智商税。

然而,在刚刚过去的2019年,这句话的“前半句”已成为现实!

 

1

警惕明斯基时刻

 

据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民营企业债务违约数量已大增至历史纪录高位,前11个月,民营企业发生人民币债务支付违约达4.9%,高于遭遇P2P雷暴的2018年,估计中国境内企业债务规模达到19万亿人民币。

中国长达40年的高速发展时期资产价格不断上涨,无论企业还是居民都进行大量的投机性贷款。当某一个时间点,资产产生的收入不足以支付利息,结果只能进行借新还旧的“庞氏骗局”式融资。发生在独山县的恰恰是这一幕。

此时的金融体系像一个内部翻滚的压力锅,随时可能顶开盖子,全面爆发危机,金融漫长的金融去杠杆时期。

这个过程由美国经济学家海曼·明斯基提出,因此崩溃发生的一刹那,被称为“明斯基时刻”。

“警惕明斯基时刻”早在2017年就出现在前行长周小川的讲话中。然而,它会不会到来,何时到来,以何种方式到来?

没人知道。

 

2

债务危机到金融风险

 

今年夏秋之际发生的一连串事件,让外界窥见了危机的蔓延。

5月24日,包商银行因出现严重信用风险而被央行及银保监会实行联合接管,为20年来首例。有人称,这一事件揭开了中小银行风险的“潘多拉之盒”。

8月,锦州银行披露财报,不良贷款余额近300亿元,占比6.88%。据报道,该行董事长张伟随即外逃美国,飞机起飞前一刻被拦截,12月19日传出消息,张伟罹患癌症离世。

10月,河南的伊川农商行原董事长康凤立被调查,该银行将破产的消息疯传,引发储户挤兑。为了稳定局势,尹川县甚至调来资金,垒成现金墙。

仅一周后,辽宁省营口沿海银行再次遭到挤兑。营口也有样学样,通过垒“现金墙”的方式安抚储户。

这些中小银行危机背后,是违约率上升造成的流动性紧张。

中国的经济危机是否会在2020年,以这个幽灵的突然现身而展开?

“经济危机比你想象中要花更长时间才会到来,然而一旦到来,发生的速度比你想象中快得多”,美国经济学家多恩布什这样形容1994年的墨西哥经济危机。

由于之后多次经济危机都符合这种“漫长酝酿,一夜爆发”的特征,后世称其为“多恩布什法则”。

22年后,经济学家米歇尔·渥克出版《灰犀牛》,书中阐述“灰犀牛”的概念,形容大概率且影响巨大的潜在危机。

防范“灰犀牛”,成了热门话题。

然而,“灰犀牛”是指发生危机的风险显而易见。犀牛冲至眼前,任何补救已来不及,只能被撞翻在地。

那么,中国是否已经到了躲无可躲的地步?

 

3

被打脸的诺奖得主

 

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1996年成功预言亚洲经济危机,因此爆红,他在2008年曾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

他的再次预言,指向了中国。

2011年,克鲁格曼撰文,列举所观察到的中国经济:巨额基建投资、房价高企、债务激增,“展现出经济泡沫的所有典型特征”,因此有理由担心一场金融和经济危机将在中国发生。

克鲁格曼所说的泡沫从2008年的“四万亿”计划开始,逐渐展现出很强的后遗症。然而2014年到2017年,中国政府通过房地产去库存,让整个房地产产业链的债务转化了城镇居民的住房贷款,化解了地产商和银行的债务压力。通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削减过剩产能,让能源和原材料价格复苏,一众大型工业企业利润上升,还债压力骤减。

克鲁格曼不了解中国国情,因此他预言的经济危机,过去一直没有发生。

但克鲁格曼并不死心,2019年他再次撰文,指出中国经济的高度不平衡——极端高企的投资与国内消费的不平衡,而中国对外顺差早已大不如前,高到不正常的投资隐藏巨大的风险。

“灰犀牛”的威胁再临,不过这次他没在把话说死。

这一次,中国会真的遇上大麻烦,还是用非常手段压制危机?

克鲁格曼说:

“老实说,我不知道。”

 

4

未来的可能和变数

 

另一些经济学家,则更愿意给出药方。

2019年的达沃斯论坛上,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副教授金刻羽表示,外界过度关注中国经济增长放缓和高负债,这些只是症状,真正问题在于金融系统如何使资金流到经济体中生产力更高的部分。

在中国,投资和信贷大多给了国有企业,以及有政府兜底的国企、城投公司等,民营企业只好用利率更高的影子银行,形成“挤出效应”。

这种资源错配,使资金流向低效率领域,进一步加大了系统性的金融风险。一旦经济不景气,企业利润难以偿还利息,将爆发系统性金融风险。

金认为,根本上,问题在于要打通储蓄和投资之间的管道,让资本流向合理的领域,释放私营部门和科技领域的迟来的潜力和推动力。

“我们总是可以说经济在长期是向好的,但如果不解决这个问题,这种预期是不会实现的。”

近年来,我国实施了一系列的去杠杆措施,消解债务风险,承担GDP增速的下滑。

然而不幸的是,中美贸易战越打越大,不断的白热化,使不得不暂缓“去杠杆”。

2019年已经宣布,财政赤字率拟按2.8%安排,比此前一年预算中的赤字率高0.2个百分点,国有大型商业银行小微企业贷款要增长30%以上,加快实施一批重点项目,完成铁路投资8000亿元、公路水运投资1.8万亿元等。

“去杠杆”,几乎成了“加杠杆”。

2020年,在内外的打击和干扰下,中国的经济会有所好转吗?

2020年,“灰犀牛”会到来吗?

我们将拭目以待。

国际

中国企业债务是全球经济最大威胁

2019-12-19 14:34:58

国际

美国早已不打“非正义战争”

2020-1-6 17:34:05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