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上广深女白领:月薪五万,不敢怀孕

 

1

 

“你最近两年有要孩子的打算吗?”

“嗯……我觉得咱们聊得都还挺好的。最后只一个小问题,可能比较私人一些,你可以选择不回答哈。我看你简历上写的是已婚,那现在有宝宝了吗?”

“还没有。”

“那……最近两年有要孩子的打算吗?”

“嗯……我和我老公的观点比较一致,我们都还是更愿意先把精力放在事业上,短期内是不会要孩子的。”

“好的,那今天我们就先聊到这吧。后续我会电话通知你的。”

这是陈丽敏(化名)11月参加的第5场面试的最后一分钟。

这个冬天很冷,找工作的难度比以往高出很多倍。

陈丽敏2013年从人大硕士毕业,当年年底就和恋爱三年的男友领了证。彼时她供职于一家国际知名的4A公司,是所有同学和长辈眼中“事业爱情双丰收”的代表。

情况从去年开始发生了微妙的改变。

工作上,前三年拼死拼活没日没夜地加班,对客户有求必应随叫随到,一口气升到了Account Manager。可再往后,班照样加,夜照样熬,公司新人越来越多,自己往上升的机会却越来越渺茫。于是今年9月,几经纠结,她终于递上了一封辞职邮件。

家庭上,柴米油盐,虽谈不上一地鸡毛,但也实在是激情难再——更何况两个人都那么忙。每次和父母视频,都必然绕不开的一个话题是:“都结婚五年了,咋还不要孩子啊?”

刚刚面完的这家公司,是互联网大厂中少数仍在继续招人的公司,陈丽敏不想放弃。所以面对HR的问题,她并未做到百分百坦诚作答。

她心里其实是着急想要孩子的,老公比她更急,父母比老公更更急,公婆比父母更更更急。

一方面是双方长辈不间断的“催娃”轰炸,一方面“高龄产妇”的概念也在逐渐向自己逼近。过完年就30岁了,能早点把孩子生下来,也算是早点了却一桩心事。

但这些想法只能放在心里。

陈丽敏知道,一旦说出来,她或许就再也等不到HR的电话了。

 

2

一线城市的女白领,有多少都不敢怀孕?

 

怀孕这件事,对于大多数一线城市的职场女性而言,与其说是“不想”,不如说是“不敢”。

近期的一档热播综艺中,就出现了一位女生在怀孕后被公司强行调岗的案例。嘉宾蓝盈莹看过之后说:

“我觉得好不公平的一点是什么,就是女性双方受歧视。

你说在生活当中,如果你不生孩子,你会受到歧视,因为家庭各种各样的压力,说你怎么到了这个年龄,不生孩子;

可是你要生了孩子,你怀孕了,在公司你又会受到歧视,因为你是孕妇的身份,所以我们就要替代你做很多事情,你就这不能做,那不能做,你为什么要来上班?所以我觉得真的好难。”

Gloria对这种难深有体会。

怀孕之后,公司HR特别善解人意地主动“帮她度过这个时期”——把她从运营部调去了行政部做前台,因为“活儿比较少,你可以安心养胎,也不会太耽误工作”。殊不知,这次调动不仅降薪,更是让她此前在公司业务部门做的积累几乎归零。权衡之后,Gloria选择了主动辞职。

用她的话说,“生孩子等于是主动削弱自己的职场竞争力。别人都在奋力奔跑,恨不得白天黑夜不合眼,结果你突然停下来。就算没被调岗,也很难不被团队淘汰。最近不是有很多关于公司离职的新闻嘛,公司想让你走,就至少有100种方法让你走。”

难处还远不止这些。

在某天使投资机构工作的Mandy也正处于已婚未育的状态。“两个人可以合租或者是小一居,可一旦有了孩子,就至少要再多出一个房间——甚至要多出两个,因为双方父母肯定也会更高频地过来住——这意味房租几乎要翻一倍。更何况,单是想想重新找房子的过程,就足够劝退了。”

在媒体工作的Kitty则觉得,生孩子会限制自己未来规划的可能性。“我还想找时间再回大学读个学位,还想gap一年环游世界,可一旦有了孩子,这些就再也没有实现的可能了。”

也有人的理由,半玩笑,半认真:“无论我现在多年轻,只要生完孩子,那就是老了。就算是和身边同岁的同事比,也好像辈分长了一些。”

当然,这些归根结底也不过是对于自己的影响。

可哪怕女生们愿意暂且放下自己,也还有很多更加现实的因素,拦着一线城市的职场女性——或者说所有在一线城市奋斗的小两口们——想要孩子的冲动。

有户口吗?

有房子吗?

是学区房吗?

孩子生下来小两口有时间养吗?

各种辅导班的费用交得起吗?

交给父母回老家养,你真的放心吗?

自己直接带回老家,你又甘心吗?

……

一个接一个的现实问题,像灵魂拷问一样,成为男男女女都无可回避的“入口处思考”。

 

3

一朝脑热入错行,从此怀孕没指望

 

当然,哪怕是职场女性,也要分情况讨论。

如果你所在的行业竞争压力较小,问题也许并没想象的那么严重。可对于另外一些特定的行业或群体而言,“怀孕”几乎已经被从生活的词典中移除了。

比如新媒体。

只要地球不爆炸,新媒体人不休假。日更是个魔咒,每天的作息都以公司固定推送时间为标的:推送前,忙着修修改改;推送后,立刻开始发愁明天发啥。周而复始,永无止境,只要睁着眼的时间都在工作。

——就这种状态,你上哪生孩子?

更何况大多数新媒体团队都是“全员90后”的配置,整个team里没有一个已婚已育的同事。如果你怀孕了,你就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谁也不敢保证怀孕之后会面临什么,又或者说,所有人都在等着看这第一个人的下场。

比如创业者。

90后美女创业者章楠(化名),四年前和其他几个男生一起创办了一家短视频传媒公司,赶上了风口做得风生水起,期间怀孕两次,都因为过劳的工作和完全乱掉的作息而流产。痛下狠心之后,她选择停下工作,先养身体,于是和合伙人们商量着腾挪了一些职责。一年后生完孩子回到公司,发现自己当时一手孕育的项目都被搁置或直接流产,自己也从炙手可热的内容负责人变成了“分管运营的VP”。

家里的孩子呱呱坠地,职场上的“孩子”却流产了。

又比如金融。

在投行工作的Lily几乎永远在出差,到公司大半年就飞成了国航白金卡会员。去年,在她的婚礼答谢宴上,逐桌敬酒时老板打趣了一句:“恭喜恭喜啊!终于找到幸福了!以后如果怀孕了,咱可就不能再每天出差了。”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Lily和老公定下了“三年内先不要孩子”的约定。

再比如公关。有了孩子,人脉全毁,酒不能喝迪不能蹦,远离圈子一两年,还想跟人保持亲密联系,几乎是不可能的。

……

甚至包括很多传统行业,也对“怀孕”这件事不够友好。

比如老师。

Liz在某三线城市一所重点中学做班主任,自己从入学开始带起来的一批孩子,升到高三时突然被划给了其他老师,而自己却被重新调回高一。打听缘由之后,才知道是学校高层担心Liz在一年内怀孕,没有足够的精力和体力带高三。

Liz当天几乎是直接闯进校长办公室,发誓“不送走这批孩子绝不怀孕”。这才为自己争取到了难得的“带高三”的机会。

 

4

大家一起拖着

 

当问题被赤裸裸地列出来时,难免让人心焦。

但其实这届都市女白领也真没那么苦大仇深。

工作是累,生活是难,可大家绝大多数时候都还是快乐的。实在不快乐的时候,喜茶来一杯,海底捞安排上,吃吃喝喝买买买之后,也就快乐了。

好在大家都没那么急了。选择丁克的朋友越来越多,同龄的朋友和同事中,也几乎不会有人就你要孩子的时间发表任何judge的评论。

陈丽敏现在每次被催婚时,就会拿同事出来做挡箭牌——“大家都没着急呢,我又何必要着急呢?”

能一起拖着,也不失为一种“同仇敌忾”的方式吧。

据《2006-2016年中国生育状况报告》显示,育龄妇女的平均初育年龄从2006年的24.3岁上升到了2016年的26.9岁。初育年龄逐渐上升在全国已成趋势,而这个数据若只计算北上广深等一线城市,相信上升的态势会更加明显。

 

5

所以,我们能怎么办?

 

有些呼吁的话,已经被喊过太多遍。

比如建立更完备的监督制度,从制度的落实上确保公司对有孕员工的保护。

又比如减少歧视,以包容的心态允许任何一个家庭自由地做出要不要孩子、以及什么时间要孩子的选择。

除却这些口号式的观点,还是忍不住想讲个故事。

Nancy,在我们采访她的时候,刚好怀孕整整三个月。

所有关于职场女性不敢怀孕的问题,她都无比认同。但这个宝宝还是意外地来了——带着惊喜和惊吓。

当被问起,是否担心自己因为怀孕而被团队边缘化时,Nancy给出了否定的答案。

“不怕了,一点都不怕了。

我发现一个事情就是,所有关于怀孕的恐惧,各种算计啊、权衡啊之类的,那都只是没怀孕的时候会考虑的事情。

当得知自己真的怀孕了的时候,我就发现,之前顾虑的很多事,比起这个孩子而言,其实根本不值一提。

那种感觉很难用语言形容,一个小生命突然出现在你身体里,而你是唯一一个可以真正保护TA、带TA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人。这个时候,别的念头就都没有了,真的只想用尽全力地保护TA。

而且如果你问我之后要怎么养TA——说实话,我也不知道。我也没房,也没钱。但是我现在是很相信’车到山前必有路‘这句话的吧。就好像我们父母那一辈人,在我们小的时候也同样没钱,甚至比现在更难,可大家不也都一样快快乐乐地长大了嘛。

总之就是,不管什么样的路,大概,也许,都不会那么好走吧。所以就选定一条走下去就好了。”

说罢,Nancy自己先笑了。“我对这个孩子的态度就是——来都来了,不妨生下来,哈哈哈哈哈哈哈。”

会好的吧。

人已赞赏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
个人中心
有新消息 消息中心
有新私信 私信列表
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