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生活,有的人已经拼尽全力

其实,大家都在为了生活玩命。

文/SeaseeYoul

前几天,我家卧室的外窗玻璃裂开了,不知道是被晒狠了还是被东西砸了,我就打电话请别人来换玻璃,那师傅是个二十多岁的小伙子,我问他怎么收费,他说要七百。

当时哥们就火了,语气特别不好:一块玻璃才多少钱,你他妈是不是宰客哦?

那小伙子说:老板,玻璃要从厂里发货,要两百块,还有五百是安装费。

我说:安装费怎么这么贵?

他说:这两块玻璃要从外面装,老板你这是二十四楼啊。

就这样,昨天他带着玻璃过来了,他把绳子系在腰上,单脚跨出窗户外,开始把坏掉的玻璃拆下,绳子的另一端本来是打在我家衣柜上的,但是他往另一边走动的时候,绳子就不够长了,于是那小伙子对我说:老板,帮个忙,你帮忙把绳子拉一下。

我家窗户外有一个台阶,但是宽度大概是半只鞋子的宽度,根本站不了人,他整个人都吊在窗外,费力的扭着螺丝,用刀片划着旧玻璃。光是站在窗内看他作业我都吓得流汗,下面稀疏的人群就像小蚂蚁,我的手都有点发抖,这里是二十几楼,如果一个失足肯定就没命了,我死死地攥住绳子,心里不停祈祷,佛祖保佑,日妈千万别出事……

光是拆旧玻璃就弄了一个小时,毫不夸张地说,每一秒对我来说都是煎熬,那一刻我脑子里乱个不停,要是他没站稳掉下去了怎么办?要是他摔下去把我也带下去了怎么办?要是他真的滑下去了我该不该把绳子松掉,会不会负法律责任……

那时已经是十一点多,烈日打在我们身上,那小伙子脸上全是汗,我问: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再干?

他说:没事儿,我待会儿还有一单活,还要赶时间。

我只能接着脾气凝神抓紧绳子,我心里在想,给老子一千万,我也不会去做这么危险的工作,命就这么贱?

装新玻璃的时候,那小伙子一只手抬着玻璃,另一只手抓着窗沿,整个人呈倾斜的姿势,我知道这种姿势最难保持平衡,心一下子跳到嗓子眼,玻璃抬到一半卡住了,小伙子用力挪了一下,还是挪不动,他弯低腰准备再挪,老子几乎要崩溃了,尖着声说:你别乱动,我来帮你。

我深吸一口气,用没抓绳子的那只手从窗内慢慢把玻璃往外推,玻璃的尺寸可能做大了一丢丢,卡的很紧挪起来很费劲,那小伙子说:老板,你的手别抖,稳一点。

我心想稳你妈个大西瓜,那一刻甚至有一种退缩的想法,真的想付钱让他带着玻璃回去,大不了老子不换玻璃了,但是现在进退两难,万一玻璃掉下去砸到人可不是闹着玩的,我只能咬着牙继续推。

天可怜见,玻璃终于落到那个正确的缝隙中,我长吁一口气,小伙子开始打胶封线,接下来的事情就很顺利了,把螺丝拧紧把纱窗装回去,小伙子从窗户进来了,我看了看墙上的钟,从他开始干活到现在已经两个半小时,每一秒都有丧命的危险,我真不知道他是怎么做到的。

我给他倒了一杯水,然后从钱包里拿出钱递给他,我问:你每天都是这样高空作业吗?

他说:对,但一般没您这么高的楼层。

我说:你站上面的时候不怕吗,我光是看着都瘆得慌……

他说了一句话让我震惊,他把钱收好冲我笑笑:怕啊,但是怕也要做啊,谁不是在为了生活玩命呢?我没学历没特长,只能靠这个赚钱了……
我终于明白,是我对生活失去了触感,作为一个小有名气的写手,我坐在空调房里码码字写点剧本就能过生活,却忘了这世界上还有很多人,为了一口饭真的要玩命的,要拿自己的时间健康甚至是生命去博的。

修理下水道的工人,跳到那些光是站在旁边就要被熏晕的臭坑,用工具甚至是手把污物疏通,干两个小时,四百块。

修桥的工匠背着一块比人还高的石板,在断桥处悬在半空慢慢打石膏,腰被绳子勒的发紫,干一上午,三百块。

熬夜加班的年轻人,五点钟把事情做完六点钟就挤地铁上班,在拥挤的人群中觉得精疲力尽,一晚上的补贴,一百二。

生活,真的是很难的,大家都在为了生活玩命。

我和小伙子一起出了小区,我是准备去吃饭的,小伙子的面包车停在小区门口,旁边有一个玩具店,那小伙子走进去买了个娃娃,花了三十几块钱,是个红色的兔子,他把娃娃擦干净放到怀里,看我正望着他,冲我笑笑:今天我女儿生日,她两岁了,送个礼物给她。

我看到他脏兮兮的裤子,手上暴起的青筋,胳膊被刮伤的血痕,再看到他像宝贝一样揣在怀里的那个娃娃,突然有种震撼的感动。

哪里有天堂,人世即天堂。

哪里有地狱,人对生活的美好向往,即可跃出地狱的高墙。

人已赞赏
文摘

购买资产或者购买负债,决定你的贫富!

2019-11-23 9:36:48

文摘

曹德旺:中国有不到3亿消费人口

2019-11-29 14:03:35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