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服刑人员谈号子里的那些事

传说中最早提出创建监狱的人是皋陶(gāo yáo)。中国神话中公正的法官。清脸鸟嘴,皋陶铁面无私。他有一只独角羊(獬豸 xie zhi,也就是独角兽),能知道谁是有罪的人,皋陶审理案件,遇到疑难,就牵来神羊 ,神羊只触有罪的人。

早些年的时候,那会我在工程单位,负责现场施工。两千年左右的时候,那会的监狱规章制度没有现在这么严格,监狱里的犯人还会给社会企业出劳务,所以那时候我有机会跟监狱打交道。

监狱能干的社会上的活都是一些出苦出力的活,那时候机械设备不像现在这么多,所以有些活用犯人们干比较划算。比如挖基础坑,管线沟这类纯体力活,监狱的犯人们挖的好还快,指哪打哪,把活交给他们,就什么都不用管了,你就等着验收就完了。

监狱里面的犯人都挺喜欢出来干活,整天在高墙内,望着四角天,不光是犯人,就是狱警也很烦,所以出来干活透气,大家都很高兴。

因为那时候活挺多的,跟监狱接触的挺多,我借着工作的关系,在监狱里面也是出来进去的很方便,有时候对于一个自由的人,能够出入一个不是随便进出的地方,你会有一种莫名的优越感。

其实狱警这工作确实很辛苦,没有想象中那么好,虽然看管着一群被剥夺自由的人,一开始会有种优越感,但是架不住时间长,狱警们经常说的话就是犯人们是有期徒刑,而他们是无期徒刑。

狱警最怕什么?最怕犯人逃跑,这种事情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前,对于一个狱警乃至整个监狱都是大事。所以出来的干活犯人都是表现比较好的,思想情绪稳定,对于那些情绪不稳定,家里最近出过什么事的犯人,根本不可能让他们出来干活,那样太危险。可是即便这样,也还有些犯人临时起意,动起来歪心思,一个不注意就逃跑了。

我们这里有全亚洲最大的苇塘,一望无际,芦苇长起来的时候一人多高,钻进去个人,你都不敢进去找,有可能连自己都迷路了出不来。有一次带着犯人出去干活,工地在苇塘里面,那天活本来不多,原定下午三点多就干完了,结果中间临时加了点活,还不多,现场施工人员就跟监狱的人商量能不能干完了再走,监狱跟我们是老关系了,就答应了,结果干活的时候发现这活虽然少,却不怎么好干,可是答应了就坚持给干完了,活完事的时候都快到六点了,虽然是夏天,黑的晚,但是也实在太晚了,监狱很着急,收拾完了以后,清点人数。他们出来干活的人一共是三十多个,查来查去发现少了一个人,下面的犯人小队长脸都白了,马上就查出来少了谁了。

大家都很紧张,狱警当场就把子弹推上膛了,当着犯人们的面,犯人们蹲在地下,头都不敢抬。这边狱警拿着电话给监狱打电话汇报,那边就跟我们联系,让我们派人帮着找。犯人里面找了十几个平时表现很好的,当场许诺,如果今天把人抓到了,全报减刑。我们从工地不远的前线驻地打电话叫了几个工人,再加上现场的人,挨着苇塘的小道就开始找上了。

那么大的苇塘,找个人真跟海里淘沙一样,我们这找着呢,那边有个犯人跑过来了,告诉我们抓到了。我们赶紧往回走,这时候天已经黑下来了,苇塘里面都是蚊子,没处躲没处藏的。那些蹲在地下的犯人,抱着脑袋,蚊子咬了也不敢动。我们过去的时候,那个被抓到的犯人正在地下趴着呢,脸冲下,狱警手里的大铁锹抡圆了照着屁股上拍,拍的直冒烟。那犯人疼的嗷嗷喊,打了几下,狱警看天黑了,让大家全上车,把那个挨揍的犯人放到驾驶室里,带回去了。

我们收工回去了,第二天我开着车去了监狱。后来知道那个犯人挺贼的,他也怕这大苇塘跑进去了迷路出不来,他就跑不远在苇塘里面猫着,近到都能看到我们的距离,就等着我们走了,他在出来。结果那群蹲在地下的犯人里有一个没事拿眼睛偷瞄的,发现了他立刻报告了,给抓住了。

等我第二天去的时候,那犯人还在监区里面躺着养伤呢。不过那时候犯人出来干活趁机逃跑的经常有,我带犯人们干活的经历中就遇到过两次,都被抓到了。他们跟我说,还有别的监区犯人跑了几天,然后自己回来的。犯人逃跑整个监区都要被处罚,像那个当场被抓住的还好说,有的犯人跑了以后会继续危害社会,必须赶紧抓回来,以前信息不发达,管控不严格,有的犯人跑了以后真的不好抓,真有的犯人跑了几年才被抓回来的。

犯人们在监狱都有活干,有的时候接一些社会上面的活,来料加工的。监狱里面有工厂,也有自己的产业,工人就是犯人。这些犯人里面心灵手巧的很多,啥活都能干。我认识一个犯人,特别会修车,重伤害进来的,以前就是开修理厂的。进了监狱以后,干起了老本行,不同的是没钱挣了,不过修车手艺挺好,监区的车都能修好,跟现在的修车换件是不同的,人家是修车,坏了的零件能修好。因为修车的手艺好,在监狱里挺吃香,屡次减刑,经常被表扬。

狱警在监狱其实没有想象那么好,现在的不知道,以前的我知道。天天接触这些服刑人员,确实容易被感染,这群人很复杂,总是想通过各种方式达到目的。我跟监狱的人在一起吃饭的时候他们也头疼,你不知道犯人们那句话是真的,那句话是假的。人都是感情动物,其实挺容易在工作中动感情的,而狱警,动感情这事是大忌讳,被骗的狱警也是有的。

有一个犯人因为诈骗进来的,在社会上的时候也认识几个人。打着给狱警办事的目的,在监狱里面得到狱警的照顾。有一次有个狱警家的孩子刚毕业,没有工作,这小子就一拍胸脯,告诉狱警,没事,包他身上了。这小子挺厉害,写了一封信,给一个领导,领导接了信以后还真给办了,把狱警家的孩子弄到工商局当了临时工。后来就涉及到转正的问题,预警还找这个小子办,前前后后给别人送了几万块钱,还带着这犯人出去吃饭,当然这犯人的能力仅限于临时工的能力,狱警的几万块钱打了水漂。

当然也有些社会大牛进去的,这样的人进监狱各种领导发话照顾,一般的小狱警管不了。我认识一个我们当地的有名有号的人进去,每年能给监狱带去几百万产值,这样的宝贝,监狱优先照顾,住单间,进出监狱跟没事人一样。在监狱也是吃香的喝辣的,跟狱警处的跟哥们一样。我有一次去监狱带人出来干活,就看到这哥们牵着监狱的狼狗溜达着玩。不过那都是大哥级的人物,进了监狱就是镀金去了,出去了也不会改,该干什么还干什么。后来这大哥再一次社会火并中,被人寻仇,一枪崩死在饭店里面,当时震惊全市,这事已经过去了有二十年了。

犯人在监狱打架斗殴是经常事,有的时候鸡毛蒜皮的事挺多,本来都是些刺头,你不服我,我不服你的,另外在监狱里面也有个你高我低,涉及到很多的切身利益,成群结队,地域划分,户籍划分成很多的小团体,经常因为一些事情就搞起来,狱警在这些事情里面要增加很多工作,有时候不了解清楚工作很难做下去。

犯人也是人,虽然因为违法犯罪进来了,但是社会,家庭的事情无时不刻的在影响着在高墙内的他们,有的时候家庭的一点风吹草动,都会影响到他们的情绪,让本来安心服刑的他们受到影响,情绪波动很大,这个时候就考验狱警们对治下服刑人员的掌握程度了。

这一晃已经过去了这么多年了,我跟监狱的人联系现在很少了,就有那么几个当年关系很好的,还在保持着友情,平时打打电话问候一下。大型监狱,十几个监区,监狱人员众多,职工家属,还有些围绕着监狱的服务设施,有一些老监狱摊子铺的越来越大,就跟一个社会一样,只是这个社会里面的主角是犯人。

人一定要遵纪守法,不能触犯法律,失去自由的滋味是苦涩的,一个人能有几年好时光呢,多数犯人都是在人生最好的时候进去的,出来的时候已经头发花白,牙齿松动,回归社会以后,很难融入到社会中去,在监狱养成的习惯多少年都改不了。肖申克的救赎里面不喊报告就尿不出来的梗,真不是假的。

做事情不要冲动,我曾经记得有一个人跟我说过,监狱里面百分之八十的人都是冲动犯罪进去的,剩下的才是仔细盘算好,有犯罪计划的人。可见冲动真的是魔鬼,这个魔鬼能让你失去自由,触犯法律。

生活可能有很多困难,或者不如意,但是即便有那么多你不满意的地方,你一定要记住,总比待在监狱,失去自由要好得多。生活中的一切困难,跟蹲监狱比起来,那都不是事。呼吸自由的空气,跟家人团聚,父母膝下,与子同乐,想想都高兴,为什么要犯罪呢?

人已赞赏
社会

一个哥们赌博倾家荡产的故事

2018-10-9 11:35:46

社会

一位赌博倾家荡产的故事

2018-10-9 12:12:04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