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人们害怕“计划经济”再来?

该来的,不该来的,还是来了。

近日,有网传图片显示,山西运城多家粮油店停业关门,且被当地发改委贴了封条——有人据此解读,这可能是“计划经济”回归的信号。

 

1

有人表示,如果经营出了问题,予以处罚的可以是市场监管部门,可以是公安部门,也可以是法院。

但这一次,贴封条的却是发改委,在国家对粮食进行”强监管”的背景下,难免不令人浮想连翩。

“发改委”的前身叫“计划委员会”,在改革开放前,计委的权力无边,在哪建厂、在哪开店,一切都在“计划”之中。

可以说,“计委”就是“计划经济”的代名词。

对此,山西运城市发改委回应称,网传的粮油店位于运城市盐湖区,之所以关门,是房租赁合同到期所致,而且存在漏雨、漏水等安全隐患。

之所以由发改委贴封条,是因为在机构改革中,原市粮食局已合并到市发改委。

但这样的回应并未能彻底打消公众的疑虑,比如粮油店关乎最基本的民生,合同到期为什么就不能续签了呢?如果是因为安全隐患,贴封条的应该是其他部门。

对于网传出现一家“国有定点粮店”的视频,当地官方在回应中对此予以了回避。

 

2

无独有偶。

2020年7月3日,平遥县政府发布《撤销“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的告知书》:“山西省委6号文件规定,太原、大同、阳泉、长治、榆次五市凡出租房屋一百平米以上的,其它城镇凡出租房屋六十平米以上的,可作为改造对象进行改造。”“已纳入改造的私有出租房屋,一律属于国家所有。”

这条不太引人注意的新闻,背后所隐含的信息,颇令人悚然心惊。

图/网上流传的《关于撤销“落实私房产权通知书”的决定》,加盖有平遥县政府公章

平遥县政府发出的《决定书》要求被通知者15天内腾退房屋,并交回房屋所有权证,逾期将采取强制措施收回房屋。

经营性质的转变,往往牵涉私有财产的处置,产权的归属牵一发而动全身。

“有恒产者有恒心”,那无恒产者呢?

平遥,离我们并不遥远,也就是一纸通知的距离而已。

当地的王女士表示,政府7月3日下决定书,7月9日,还没有到规定的15天,就来上锁。

“我们跟他们讲理,他们上来就把八十多岁的老人一巴掌打得倒退了三步;在院子里把我丈夫给打了,鞋都不给穿,就带到派出所,强制关了一个多小时;回来的时候,我们的房子就被上锁了。我们把锁给锯开了。”

她气愤地说:“我们是开客栈的,当时客人的行李还在房间里,我跟这些警察和城管说这个情况,他们说‘我们不管这些’,照样贴封条。他们推开客房门喊客人‘赶紧出来’,客人吓得穿着拖鞋,拎着包就跑出来了。真的是土匪!”

她无奈地表示,“我们找过平遥县政府,当天下大雨,我们等了一早上,等来了当时副县长。他对我们说:‘你们不用闹,房子肯定要收,你们爱去哪告去哪告!’”

据了解,平遥古城内,这些经租房屋主,大多数曾经是有社会地位的富裕家庭。

这些宅子的市场价值也相对高,有房主称,之前城内一处小院售出了近2,000万元,有的价值3000万元,甚至更高。

房主们在收回经租房时,大部分都曾经缴纳过置换款,及花钱腾退租户和修缮,如今一份告知书,房子就就被收归国有,引起房主们的强烈不满。

 

3

除此之外,“公私合营”在近日也成为热点。

我们来看一下,“船王”卢作孚的例子。

图/卢作孚

卢作孚,是抗战时期赫赫有名的船王。

1926年,他在重庆创办民生公司,陆续统一川江航运,迫使外国航运势力退出长江上游。抗战时期,他在日军轰炸下抢运人员、物质设备,民生公司有16艘船被炸残炸沉,116人献出了生命、61人伤残。

图/民生公司

1938年秋,卢作孚坐镇宜昌,领导民生公司组织指挥宜昌大撤退,用40天时间抢运150万余人、物资100万余吨,被历史学家评为“中国的敦克尔克大撤退”,保存和挽救了抗战时期中国的民族工业,受到国民政府嘉奖。

1949年,身在香港的卢作孚成了国共争夺的焦点,这时的他有诸多选择:

国民党请他到台湾,继续他的航运事业;新中国则动员他北上;

另外,还可以退出江湖去美国,写回忆录,总结二十几年来办民生公司和建设重庆北碚的经验;

也可以留在香港,继续发展船运。

“一步踏错终生错”,选错了路,就铸成千古恨。

1950年6月10日,卢作孚带着他的香港船队,踏上了北上之路!

后来,他出席了全国政协第一届二次会议,受到毛、周的礼遇,并被补选为全国政协委员。后返回重庆处理民生公司工作,还被任命为西南军政委员。

一时之间,意气扬扬,荣于华衮……

从一条小火轮开始,逐步发展为拥有140多艘江海轮船和近万员工的大企业,独资或合资创建了70多个企业和附属设施,在战乱和日本侵华年代,民生公司活得很好。

但是,在一切原材料、资金和销售管道均被政府管制之后,特别是企业现金必须存入国家银行,且不准向私营银行和私营企业贷款的时候,民生公司的财务,逐渐陷入困境。

为了公司生存,卢作孚不得不同意“公司合营”,通过加入“公股”,获得民生急需的运转资金。

在合营之前的过渡时期,各个代表就已进入民生公司,大小人事安排、清洗、降职处理,亦都由他们做主,“调训”、“逮捕”、“管训”,风声鹤唳…他眼看着与他一起筚路蓝缕创造了民生奇迹的高中层干部一个个遭到打击,心中悲痛却无能为力。

1952年1月,中国开始“三反”“五反”,目标直指工商资本家。

2月8日,公股首席代表揭发与卢作孚赴北京出差时,一起去吃饭、洗澡、看戏,表示差一点中了“糖衣炮弹”。曾在卢作孚家中吃住、受卢作孚恩惠甚多的随身通讯员也当场揭发:卢曾请公股代表吃便饭、看京戏,同去理发代付钱。

其实这些开销,都是卢从自己的工资中支付的,但都成了罪状。

当晚,绝望的卢作孚在重庆家中吞服安眠药自杀,死前留下遗书,表示财产全部交公……

 

最后

 

“计划经济”的印记,有许多人都亲历过,印象难以磨灭(计划经济时代,有哪些稀奇古怪的“票”)。

如今,地方上的狂飙突进,究竟是解读错了,还是有意为之?

要知道,私人财产神圣不可侵犯,这是一个正常的社会的应有之义,回头路早已被证明此路不通,千万不能再走第二次。

否则,我们真的会迎来属于自己的惊涛骇浪。

中国人的抉择

或许开始变天了,请保护好自己!

什么是“经济内循环”?

我国的粮食会出现危机吗?

中国距离粮荒还有多远?

 

(完)

人已赞赏
财经

拿稳手里的“现金”,苦日子要来了!

2020-9-19 19:11:23

社会财经

除了芯片,我国还有哪些领域受制于人?

2020-9-21 12:08:27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