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经历的俄罗斯经济崩溃

1992年,我去了俄罗斯,那个时候的俄罗斯,正好处在经济休克期。

文/佚名

 

1

 

刚去的时候,一个美元换两百卢布到四百卢布之间,一个美元换7到8个人民币之间。

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忽然觉得在老大哥年前牛逼了、有钱了,也就不知道自己姓什么了,以我为例,曾经换了一万卢布,25元的币值,厚厚一小沓,在莫斯科的街头,看见一个乞丐,就给一张,绝对的一个傻逼诺维奇一个,早知道,那个时候,一杯高纯度的酸牛奶,才40卢布一杯。换算到现在超市里,应该是28元人民币左右。

某一天,去阿尔巴特大街买东西,从大概东口进去的时候,一个美元换四百到五百卢布,当我走到中间位置的时候,大街上的气氛明显变化,很多人都惊慌失措的,然后就看到那些挂着纸牌的换汇者,急匆匆的把汇率修改成:一个美元换两千卢布了。

后来知道,当天发生了谋反叶利钦的事件,所以,在我溜达的过程中,汇率发生了爆贬。

但我的感觉是,“汇率贬值”不代表购买力贬值,卢布的购买力并没有太大变化,尤其是食品价格,相对还算稳定。

未来的我们,也即将面临一个类似的休克时期。请不要惊慌,我们比俄罗斯拥有的优势,是轻工业发达太多了,汇率贬值,不会影响到有工作的阶层,除非我们学叶利钦和金二世,用新货币取代旧货币。

这段经历给我印象非常深,现在还觉得就在眼前,当时的人们,茫然无助的表情,换汇者匆忙修改汇率的样子,说起来就好像电影特写一样,在眼前闪现。

当时一个俄罗斯女教师的工资,五万卢布。一张粉红色的票子,就是她辛苦一个月的收入,曾经的她,拥有五万金卢布的存款,那曾经是非常巨大的一笔财富。

但很可惜,解体了、改制了,新卢布取代旧卢布了,她的巨额存款,只能花一个月,这就是休克疗法。

以我在俄罗斯的经历告诉我,提前换美元的人,都是最聪明的,后来也都发了财。

中国的资源、粮食估计会出大麻烦,但只要提前做好心理准备。

比较让人担心的是那些根本没有忧患意识的人群,出事儿之后,恐怕会连番上演打砸售楼处的戏码。

所以我们现在要提前做好准备,心理准备和物质准备都要做好。

 

2

 

当年刚去的时候,一辆摩托车大概8000卢布,美元1比400卢布,当时觉得有点儿贵,就没买。

但结果后来要回国的时候,价格就回升变成了十几万卢布,美元变成1比2000卢布。

所以,真出现了经济危机的状况,可以买一些价格暴跌的资产。

暴跌开始,无一幸免全会跌,但跌到一定的份上,那些真正具备价值的商品,就会率先止跌回升。那些可以带来预期收益的商品,则会慢慢恢复到合理价位。

摩托车的例子,是我真实经历,印象非常非常深刻。

这是价值观的问题,也许我们认为一辆摩托车哪怕是低配的,也必须值钱。

但是对于俄罗斯人来说,低配的摩托车,远不如低配的拉达轿车实惠。

因为俄罗斯的冬天非常冷,而且他们属于传统欧洲的城市建筑风格,市中心是集中消费区,人群都聚居在郊区,因此平时采购聚会什么的,都需要借助交通工具。那么,开车和开摩托区别就非常大了。

摩托车非常不值钱,尤其是低配的。

再有,在那个极端时期,人民最关注的是吃饭和穿衣,摩托车这些暂时根本无用的东西,哪怕20美元也嫌贵。

美元、商业地产,真正的小型加工企业,必须的工具如摩托车,具备高附加值的公司股票,具备耕作条件的农田等等,我想一般人能参与投资的,就是这些了。

当时去商场,货架空的吓人,买鸡蛋的时候,五盘,只有五盘,就告磬,后面的大妈无奈的看着我笑。

买烟,他们都是一根一根的买,我是一条一条的买,现在回想有些年少轻狂。

食品,老师家里每个礼拜给她送土豆,那是她的口粮,但她还是曾经花钱给我配了眼镜,让我在异国他乡感受到母爱。她还教了我一些英语、德语和西班牙语,还挤出有限的钱带我去郊区的教堂还有圣彼得堡,领着我去听歌剧看芭蕾,后来还替我申请免试资格。

每到发工资的日子,她都会穿最好的服装,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一张面值五万的钞票放进口袋。

尽管她的生活很拮据,但依然在攒了将近一年的钱之后,请我们去女房东家里吃了一顿大餐,各种沙拉、土豆烧牛肉、肉饼、豌豆汤、红酒、白酒等等吧……这些是忽然领悟:

即使在深度休克之中,我们也要努力保持美好的生活态度,有尊严、有底线的活着。

这是真正的尊严,素质高就在她的身上。

中国一旦出现危机,恐怕就难以想象了,挤兑疯抢的场面,恐怕会不断上演。

实际的生活中,卢布的购买力真的没下降多少,四百卢布可以买到一大块黑面包,撒上盐、蜂蜜、奶油,可以吃两天。酒也一样,拙劣、高度,两千卢布一斤,足够喝两天。取暖的事情谣传比较多,我从来没看到有人喝甲醇或者烧报纸取暖。

起码我在的时候,仍然在坚持免费医疗,有一次哥们被捅伤,医院的救治粗暴且残忍,疼的嗷嗷叫,但免费,一个卢布都没要。

所以,经济休克中的俄罗斯,并没有想象的那么可怕。

有人死亡是一定的,营养不佳,心情抑郁,嗜酒好斗,都是死人的原因,但自古至今,俄罗斯人都保持着高级别的非正常死亡率,所以,休克不是人口锐减的唯一理由。

图/自觉有序排队的俄罗斯人

 

3

 

再说一下汇率影响生活的事情吧:

那个时候,莫斯科南部有一个小城,名字叫“瓦罗涅什”,翻译过来叫做“乌鸦与刺猬”,可见早期的荒凉。

她在军事史中具有很高地位,是彼得大帝的造船港,二战时,希特勒曾经认为这里是打开莫斯科的门钥匙,结果闪电战之下,这里被秒破。

前苏联时期曾经想建核电站,被市民给阻止了。

俄罗斯的每座城市都有个市中心,这里也不例外,在那个深度休克年代,市中心开了一家意大利冰激凌店。

感觉到奇怪了吗?

哪怕在汇率暴跌的年代,进口奢侈品也依旧兴旺,我去的时候,正排长队购买呢,很贵,但看到马达母都在购买。我一口气花了两千卢布,六个球外加谷物碎末,五美金左右。

说这个,同样想传递给大家经验,任何时候,奢侈品一直是有市场的,如果这个奢侈品的价格属于小剂量,则各个阶层都会前来参与。

所以,如果我们也休克式了,请记住这个案例,经营奢侈品。

比如“四平战役”的时候,城里都人吃人了,某个油条铺子门前,永远会有军官太太排队购买,跟冰激凌类似哦!

关于俄罗斯的记忆,点滴零散,支离破碎,有可能存在记错的现象。

老师很虔诚,有一次我好奇使然,课堂上问她宗教问题,结果她非常高兴,并且最后总结说:谈论宗教,比教你们课本有意义的多。

很多教堂、修道院不允许女人穿裤子进去,只能穿裙子。

那个时候的俄罗斯,确实太贫瘠,国内的破皮夹克,可以卖到2万卢布,当时一个美金换400左右卢布,基本算是20%的利润。不过当时年龄小,没觉得亏不亏,估计当时的利润差在50%左右。

再就是一瓶酒外加一些面包和奶酪之类的,另外,当时出现了许多性工作者,包括了学校里的同学。

这些都是经济休克造成的惨况。

 

4

 

从门捷列夫到米哈伊尔•罗蒙诺索夫,从列夫·托尔斯泰到亚历山大·索尔仁尼琴,俄罗斯人为人类近代文明作出了重大贡献。

我们来看一看,俄罗斯的医疗、教育、养老。

当时的俄罗斯人的医疗、教育、养老之类的问题,如果大家没有在那个时期去亲身经历,百业凋敝,民生飘零,还经常战乱不断,恐怕很难想象这些人是怎么活下来的。

其实,那个时候仍然坚持免费医疗和福利供暖。

我们经常以感冒为由不上课,俄罗斯人感冒的症状就是脑袋疼,所以他们很讲究戴帽子。几乎都带帽子,平民和士兵都带,这是他们的民族习惯。

医疗

俄罗斯也有药房,一般需要凭处方购买。

但当时那个环境下,只要有钱就给你药。不过药品稀缺,只有一些小塑料瓶子,里面是各种颜色的药。

中国人有时候会讲述自己的症状,然后买药的会给你推荐。你说是否有效?实在难以言表,所以更多的中国人是从国内带药过去。

我去医院的经历有两次:

经历一

那次遭遇打劫,我们送一个被刀子捅伤的哥们去医院看病,我们坐在冰冷的走廊上,因为缺乏维修,大部分的灯泡都坏了,跟其他建筑里的走廊一样,昏暗中,显得很安静。只有哥们在接受救治的时候,不断传来的惨叫声。

我们当时就知道,没打麻药,刮骨疗伤。

救治过程中,又来了一个病人,是因为酒后斗殴受伤过来的,警察也来来往往,但大家都很懈怠,敷衍的填写几张表格之后,就只剩下伤员和伤员家属了。

听着哥们的惨叫声,等待的俄罗斯人很骄傲,仰着鼻梁折断,鲜血淋漓的一张丑脸,乌鲁乌鲁的跟我们聊天。

这次看病,没有挂号费,没有诊疗费,更没有红包。医生只是把我们的学生证信息抄写下来,作为医疗保险的凭证,然后就让我们走了。

经历二

同学的姐姐得了急性肝炎,但其实至今我都不知道究竟是什么病,没准是肺结核。总之,她被直接送到医院手术,然后又被送到疗养院隔离修养,因为她的病可以传染。

她也没怎么花钱,手术费、疗养费都没花钱,并且疗养院的伙食竟然还不错,每天都有汤、黑面包、肉类、鱼类。疗养院的环境非常好,男性家属不允许去病房探视,所以我们经常坐在花园里聊天。

初春的阳光透过高大的树冠照在身上,暖洋洋、懒洋洋,浓郁的绿色中,是深处异乡的几个中国人。

当地的病人没多少钱,所以除了伙食之外的营养品很少,中国人带去的水果、白面包、糖果、饮料,到后来都会被分享。

疗养院里面的电话很多,貌似一层或者一个病区都会有两个,全部免费。有时候同学的姐姐需要什么东西了,就打电话到宿舍这边,我们也经常拨电话过去,问她有什么要求。

其他的,还有几个同学得了阑尾炎、发高烧什么的,都会安排住院,住院期间的医疗费用,也都是全免。

总之,当时的俄罗斯医疗,硬件不错、软件太差,医生懈怠,药品有问题…但最关键的是一直都免费。

教育

哪怕是我们这种所谓的大学生,学费也很低,他们由于汇率变动的很剧烈,所以学校经常调价,但每次调价都追不上汇率贬值的速度。

五千卢布,三万卢布,五万卢布,十万卢布,这些钱你说能干点儿什么?五万卢布,后来只是一个老师的月收入,却可以让一个中国学生学习一年,并且还包括住宿费。

不过,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以留学的名义来到俄罗斯之后,他们才逐渐领悟到教育,原来也可以成为产业。所以,现在俄罗斯的大学,留学生费用就不低了。

但对本国人的学费绝对低廉,不少俄罗斯人,都是以各种理由和身份住进学校的。

养老

这个我接触的少,不好说:老人都有退休金,很少,根本不够。但他们都会有几个乡下的亲戚,就好像我的老师一样,每周、每月定期的给他们拿土豆过来。

而且住房、医疗、供暖都免费,只需要解决吃饭问题就够了。

年轻人则各显神通,到处找赚钱的营生。

俄罗斯有很多对平民毫无用处但数量庞大的商品,在外国人尤其是中国人眼中非常值钱。航母、飞机这种东西,你说值钱吗?人家当废铁卖给你,你却把他们当成了国防后盾。

这种价值观的差异,使得俄罗斯人的生活艰辛,却始终前进着,发展着。

如果萧条无可避免,请注意这种价值观不同造成的商品价差现象,摩托车20个美元,很多中国人至今不敢相信。

同样,翡翠、玉石这些东西,在俄罗斯人的眼中,究竟值多少钱?在他们看来,无非是好看一点儿的石头,在中国可以卖到上万块!

中国人眼中不值钱的半导体收音机,九寸的黑白电视机,在俄罗斯人眼中,却趋之若鹜,为什么?

价值观不同罢了。

关于黄金

首先,俄罗斯人不喜欢黄金,他们的珠宝首饰中,纯黄金的比例很少,她们喜欢彩色的珠宝。所以,我买的跟黄金有关的首饰,仅仅是赤金的十字架。

然后,俄罗斯产黄金,但我没看到有人在炒卖黄金。当然,很多中国人都会买一点黄金,但当时国内的黄金才92元/克,所以没人倒腾这些东西!

第三,当时国内的平均收入是五百每月,95年之前,国民收入只有几百块,黄金是92到100之间一克,现如今,我们的收入是几千一个月,黄金是400多一克,远远没有跟上收入的涨幅。

所以,我不认为黄金可以保值,但黄金变现容易。

图/俄罗斯芭蕾舞《天鹅湖》

 

5

 

想起了列夫·托尔斯泰一句话:“幸福的家庭都是相似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

卢布的贬值之路(以1美元为基准):

1987年0.9卢布

1990年1.8卢布

1991年170卢布

1994年3000卢布

1995年4500卢布

1997年5800卢布

1998年俄罗斯1:1000强制兑换旧卢布

1998年1月1日6新卢布(=6000旧卢布)

1998年8月18日9.5新卢布

1998年9月7日20新卢布

2000年27新卢布

2004年28新卢布

2007年30新卢布

2009年36新卢布

2015年65新卢布

27年间,卢布贬值到原来的11万分之一。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

一般来说,货币崩溃的情况大约有三种:

1、政局动荡,社会失序。比如苏联、南斯拉夫解体,系统问题。

2、大规模国有化+印钞。比如委内瑞拉、津巴布韦,基础良好,打坏了一手好牌。

3、封闭之地,教士治国。比如伊朗、曹县。

上面三种情况的共同之处,就是存在对“私有产权”的严重破坏。

现代的货币,本质就是信用。

不同国家的货币差异,在于不同政府对私有产权的保护力度。

所谓“硬通货币”,无论美元、英镑、日元、瑞郎,都是优良法治下的高信用货币。

当私有产权失去保护,社会就会无序,经济就会崩溃,钞票不如草纸。

产权的概念,是理解社会变迁的关键点。比如,日本竟然有百年以上企业26000家,占世界百年老店的80%,其中二百年以上的企业有3146家,也是遥遥领先。甚至,日本还有七家具有千年历史的企业。

有了良好私人产权的保护,文明与财富才能传承,这正是匠人精神的坚实根基。

人要未雨绸缪,无论在哪里生活,提前做一些风险防范都是必要的。

理解大时代,更需要的是判断力。

(完)

从俄罗斯现状,看未来的危机

人已赞赏
财经

如果战争爆发,房价会不会大跌?

2020-8-2 11:07:08

财经

买房面临的3个新“麻烦”

2020-8-6 23:00:54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