细菌和病毒有什么来历?

寄生性的细菌和病毒,实际上都是天魔所造。

作者:崔治平

佛经说过,欲界诸天,有四天王天、忉利天、夜摩天、兜率天、乐变化天、他化自在天。他化自在天就是魔天。此天依空而居,离大海一百二十八万由旬。以人间一千六百年为一昼夜,定寿一万六千岁。此天有魔王波旬(实际上常常换人)及其无数眷属居住,宫殿壮丽巍峨。他们不喜众生出离三界,故会对修道者做出种种扰乱。此天魔王及其眷属,身形高大魁伟。常夺他人所化而成己乐,“假他之乐事,自在游戏”,故称他化自在天。

《天经》和天上的使者都讲过,制造病菌和病毒的就是魔王手下的一些小王及其下属。他们制造这些东西的地方,是六欲天一处巨大的魔宫。

(小王的名字和魔宫的具体的名称此处予以省略,免得有人招致天魔。)

他们的创造与前面天神的制造细菌大同小异,但不能胡乱抛洒。病菌和病毒都是寄生性的,都是利用宿主的细胞系统进行自我复制,这正是“假他之乐事,自在游戏”的具体体现。

天魔从远古就开始制造病菌病毒,在没有人,没有动植物的时代,有害的细菌和病毒(包括一部分真菌)可以成为地球的保护伞,驱走上天不希望定居在地球上的一些外星人,免得他们破坏这个系统。在动植物或者人类被创造出来的时期,它们就成为动植物和人类的克星。

——这是地球生命恶业引致,或者说,展示了善恶必报的宇宙法则。

古希腊传说,远古时期,人类没有任何灾祸,生活宁静。

天神普罗米修斯从天上盗火送给人类,使人类学会了使用火。主神宙斯闻知后十分恼火,决定让灾难也降临人间。他命令众神创造出了绝世美女潘多拉。潘多拉来到人间,打开魔盒,灾难与瘟疫才飞了出来,为祸人类——这则神话,在不经意间,几乎说出了病菌病毒的来历。

由于病毒引起的大范围传染,人类历史上爆发过许多次大瘟疫,(尤其是黑死病、鼠疫、天花、流感)如公元前430年前修昔底德记录的雅典大瘟疫,居民死亡达四分之一。公元2世纪中期,安东尼统治下的罗马帝国大瘟疫,罗马本土有1/3人口死亡,总数高达500万。

开始于公元541年的查士丁尼大鼠疫,杀死了1/4的东罗马帝国人口。1347年爆发的欧洲黑死病,肆虐三百年,杀人近两亿。15世纪至16世纪,欧洲人传入的天花几乎灭绝了美洲印第安人。1918年3月爆发的西班牙大流感,席卷全球,死亡人数接近4000万,相当于一战死亡人数的4倍。——真是千村薜荔,万户萧疏,到处伤心惨目。

修昔底德为后人描画了一幅地狱般的图景:

“人们像羊群一样地死亡着。病人裸着身体在街上游荡,寻找水喝直到倒地而死。由于吃了躺得到处都是的人尸,狗、乌鸦和大雕也死于此病。存活下来的人不是没了指头、脚趾、眼睛,就是丧失了记忆。”

瘟疫在中国古代同样曾经大为流行:

殷墟甲骨文已有“虫”、“蛊”、“疟疾”、“疾年”等文字。“疠”字可见于《尚书》、《山海经》和《左传》。疠,恶疾也,瘟疫也。

举例说,在汉朝:

延光四年(125年)“冬,京都大疫。”元嘉元年(151年)“正月,京都大疫。二月,九江、庐江大疫。”延熹四年(161年)“正月,大疫。”建宁四年(171年)“三月,大疫。”熹平二年(173年)“正月,大疫。”光和二年(179年)“春,大疫。”光和五年(182年)“二月,大疫。”中平二年(185年)“正月,大疫”。

三国时期,建安二十二年(217年)冬天,北方发生疫病,除孔融、阮瑀早死外,建安七子之中竟有五人死于传染病。曹植《说疫气》记载:“建安二十二年,疠气流行,家家有僵尸之痛,室室有号泣之哀。或阖门而殪,或覆族而丧。”

青龙二年(234年)“夏四月,大疫”。“是年夏大疫,冬又大病,至三年春乃止”。

青龙三年(235年)“正月,京都大疫”。

两晋南北朝:

晋惠帝光熙元年(306年):“宁州频岁饥疫,死者以十万计。

永嘉年间(307年─312年),战乱频仍, “又大疾疫,兼以饥馑,……流尸满河,白骨蔽野。”

泰始四年(468年)六月,太白犯舆鬼,占曰:“民大疫,死不收,”其年“普天大疫”

唐朝:

代宗广德元年(763年),江东大疫,“死者过半”。

前一年,“辛丑岁(762年),大旱,三吴饥甚,人相食。明年大疫,死者十七八,城郭邑居为之空虚,而存者无食,亡者无棺殡悲哀之送。大抵虽其父母妻子也啖其肉,而弃其骸于田野,由是道路积骨相支撑枕藉者弥二千里,春秋以来不书。”(《吊道殣文》)

宋朝:

北宋庆历八年(1048年),河北大水,次年三月疫灾。

南宋嘉定元年(1208年),江淮一带大疫。

南宋德佑元年(1275年)六月,常州等城为元军占领,城内居民四处逃窜,“民患疫而死者不可胜计”。

辽、金、蒙古:

金末年哀宗正大九年(1232年),汴京疫病大起,“都人不受病者万无一二,既而死者继踵不绝。”当时汴京有城门12座,每日各门送出死尸多达2千具。

元朝:

1344年,中国淮河流域爆发黑死病,河北商人再沿“丝路”将之传到印度、中亚、波斯、叙利亚、美索不达米亚等地。同时期蒙古金帐汗国在攻打克里米亚的卡法城时,将染疫尸体用投石机投入城中,由此散布病毒至欧洲各处。造成了1347年欧洲瘟疫大流行。

明朝:

景泰六年(1455年),南京等地发生瘟疫,“死者相枕连途,生者号啼盈市。弃家荡产,比比皆是;鬻妻卖子,在在有之。”

嘉靖三十三年(1554年),北京“时疫太甚,死亡塞道。”龚钟庵有诗:“疫疠饥荒相继作,乡民千万死无辜。浮尸暴骨处处有,束薪斗粟家家无。”

明朝与其说亡于李自成,不如说是亡于瘟疫——在疫区死亡的人数竟约占当时总人口的40%。

崇祯十年(1637年)以后,山西全境瘟疫大流行“瘟疫盛作,死者过半”,疫情传到河南地区,“瘟疫大作,死者十九,灭绝者无数”。崇祯十三年,顺德府、河间府和大名府有大疫,人死八九。

崇祯十六年二月,北京大疫。“京师大疫,死亡日以万计。”“死亡枕藉,十室九空,甚至户丁尽绝,无人收敛”。

崇祯十六年八月,天津爆发肺鼠疫:“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鼠疫流行,士兵感染后身体虚弱,造成北京城不攻自破。李自成进京,等待他们的亦是毁灭性的肺鼠疫。李自成军,离开北京,连战连败,一路传染,“凡贼所经地方皆大疫,不经者不疫”。各地留守的部队也染上了鼠疫,于是弃山西、弃西安、败死九宫山。一支纵横中原的百万大军基本上都被鼠疫消灭。

清朝:

光绪十六年(1890年)秋,北京大疫,当时的重臣潘祖荫、曾国荃、曾纪泽、彭玉麟、杨岳斌等皆病逝。光绪二十年(1894年),鼠疫曾发现于香港,后即酿成疫疠。流行于世界。

天书上说,秦二世时,中国也曾经流行大瘟疫。死者甚多,甚至重创了几支秦军。《史记》对此似乎没有记述。

大瘟疫,事实上是天上魔神向人间投毒所致。

地球某处恶业积聚,魔神就会遵循因果法则,向人间播洒病菌和病毒。同时其他各路妖魔鬼怪失去了正神的约束,也会横行无忌,肆意捣乱破坏。

魔王神通广大,法力无边。魔天的魔子魔孙魔民,不计其数,无量无边,无孔不入。他们要散毒,脆弱的凡人肉身如何抵挡?

恶魔散毒一般采取两种方式:

或者从天上投毒,无声无息,投下病菌病毒;

或者把天上的病菌病毒粘附到大魔身上,由千千万万大魔直接扑向人间,扑向人群。

后一种方式极其凶猛,防不胜防,往往造成大霍乱、大瘟疫,在历史上曾经导致千百万人类死亡。

回首历史,三四百年前的末帝崇贞虽有雄图远志,梦想只手补天,复兴大明,事实上自己却是一颗灾星。

他给大明带来的只是连绵不绝的天灾人祸。盖大厦将倾,一木难扶。大明王朝早在崇贞即位之前,已经是积弊如山,腐烂透顶,内外交困,危机四伏。当忙国之运者,兼乏救亡之术,见不及远,刚愎自用。焉能不上干天怒,下集民怨,弄得群魔下界,狼烟四起,身死国灭,宗社丘墟,为天下笑?

魔神好斗,睚眦必报,锱铢必较,有点认死理,钻牛角尖。但做事认真,是他们的长处。

事实上,病毒的结构已经间接证明了天上也有数学和几何学,天魔与神一样精通数学。许多种病毒就是活生生的实例——更准确地说,所有行星上一切人类所掌握的数学,不过是天上数学的流衍罢了。我们已经看到,地球人类徒然惊叹微积分的简洁、深邃、美妙,却不知道它真正的由来。

病毒的数量庞大,很难统计(一个成年人体内的细菌和病毒总量就有一千克之多),种类繁多(已知的病毒种类已经超过 5000 种,总数可能超过百万),可以发生许多种突变,令人目不暇接、眼花缭乱。(病毒基因组复制时没有复杂的校正机制,突变率很高,高突变率也算是病毒的一大优势。)可以神不知鬼不觉地撒下,无声无臭,实在是令人防不胜防。

人类存在时,其他生物基本上严禁制造。所以我们向来只看见有许多的物种灭绝,从来也没有目睹任何一个新物种的产生,病毒和病菌却是例外。——人类经常发现有新的病毒和病菌产生,常常感到莫名其妙。

病魔附体,无可奈何之际,我们只能这样安慰自己:病菌和病毒的杀戮事实上也有正面意义。——它至少可以让死去的生物释放养分,令地球物质得以循环。

现代人类业力甚大,又正值上天修复人道。

天上的亿万魔神已经组成浩浩荡荡,一眼望不到边的庞大军阵,枕戈待旦、跃跃欲试。他们如果直扑下来,毁灭性的大淘汰就会发生。

幸而释迦牟尼佛和耶稣基督等众神悲天悯人,用法器阻止住了他们。诸神与道家真人,包括已经转世为人的高灵已经联合上奏,希望上天能颁布赦令,终止浩劫。

具体结果如何,还有待历史的演变。

……

人已赞赏
文化

高僧被爆性丑闻,说明了什么?

2018-8-3 0:51:04

文化

论儒学的归宿

2018-8-26 9:18:59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