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我所在的家具行,看实体有多难

不少吐槽实业难做,实业到底多难做,我就我所在的行业聊聊。

本人在南方G市从事定制家具销售,我们是工厂直面设计公司,为样板房、酒店会所、别墅等项目订做家具。这几年我所在的工厂也是起起伏伏,颇有一番波折。

前年生意惨淡,中间有一两个月基本没什么事做,每个月二十多万的场租和七十多万的工资是雷打不动的,最后老板迫不得已借了几十万高利贷,总算是挺过来了。接近年底最忙的时候,正好有大批订单的时候,遭遇环保严查,工厂也是环保过不了,生产进度受到很大影响,折腾一年老板也没赚到啥钱。工厂开了五六年开的还是不到二十万的车,我们这个圈子开厂做的最好的老板,开的也就是一百万多点的车,相比有些行业差远了,不过这也是现在国内很多中小企业主的境况写照吧。

去年开年没多久,老板给公司以前的销售总监打电话,叫他回来公司继续干,后来才听说这个总监搞客户很厉害,之前由于和老板发生矛盾去了别的厂,最后老板舔着脸请回来的,没办法,为了保证厂里有足够的订单,老板不得不向员工低头,这个感觉在很多行业是常态了,员工比老板牛逼。员工不高兴了,拍屁股走人,老板不行啊,怎么也得扛着。

去年总体还差不多,但是环保部门还是经常会过来喝茶,这边很多工厂苦不堪言,去年年底,上环保设备花了六十多万,也陆续听说其他家具厂都上了环保设备,这个是最低数了,工厂一年的盈利扔进去快一半。

今年过完年正式生产也才两个月,感觉安监、消防来的更频繁了,每年这些部门都是要从这些工厂身上扒一层皮,今年感觉尤其频繁。三月份家具展的时候,很多北京、上海的设计公司过来考察,很大原因是环保原因,那边的工厂被迫搬迁和关停。

去年其实算是生意比较旺的,所以整个G市一下多开了四五家家具厂,竞争压力一下子大了起来。而前几天,这个圈子发生的一件事也是让我们业内一番唏嘘。

我们行业有个后起之秀特别厉害,他本来是业务出身,去年下半年自己开了一个厂,过年的时候手下已经有三十多号业务员(其他厂一般也就十个左右),今年年初又开了一家分厂,俨然俯视这个行业的其他人。但是天不遂人愿,就在分厂刚刚开工的时候,总厂旁边一家鞋厂起了大火,火势也影响到这边,紧挨着的墙都烧塌了,消防灭火时很多原材料、成品半成品都被浸水,几乎全部报废,直接损失差不多两百万,间接损失无法估量。旁边的鞋厂烧的一干二净,损失肯定更多,不幸中的万幸是他们厂在上风口,下风口的话也得烧光。

火灾发生后,老板把产品、工人全部转移到新厂,超过三百号人挤在一个厂里面,人数一下子多了一倍多(新厂比老厂小一点),而工厂又容纳不了这么多人做事,没办法只有挤在一起,工资还得照发。这里说一下为什么不两班倒,一方面新厂条件差,本来有些工人不大情愿过来,另一方面让工人一直倒夜班,人马上跑一大半。被烧的厂说是至少一个月不能生产,这是最保守估计了,理论说是一个月,一个月后厂房的消防等又得重新评估,允许生产说不准到猴年马月。由于这件事,据说片区分管消防的领导直接下课了。现在这位老板应该是会直接放弃老厂重新找厂房,虽然说之前走的很顺,这次大火绝对是伤筋动骨,但是这位老板也算是命好,幸亏今年开了分厂,如果不是有分厂,他直接完蛋。现在至少还能挽回部分损失。首先,两千多件家具没办法交货,因为这些天赶的都是五一急着开盘的,出不了货赔都赔死了;其次,这次大火,肯定有些客户不会再跟他继续合作了;最后,虽然是旁边的鞋厂失火造成,但对他们工厂声誉也是很大的影响。恰好新厂刚刚投产,如果不是新开一家厂,不管之前多么牛逼,一把火直接得干趴下。

这就是现在国内实业所面对的困境,一个工厂老板一年赚的钱可够在G市勉强付个首付,特区S市就不用想了,我通过这行业也结识了相关行业的一些小企业主,一年累死累活,可能赚个30-50万,说是赚的辛苦钱一点不为过,手下有的还养着十几二十号人,每个月的工资都是一笔不小的开销。

可以说是顶着各种压力,稍有不顺利可能一年白干。

就是大火那天,另外一个家具厂的一名工人在自己的出租屋死了,结果家属想讹厂里70万,不过这个肯定讹不到的,最多给点人道主义赔偿,如果真被讹去了,又是大半年白干。

所以不是不聊实业,一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谁特么愿意在这吐苦水,都是咽回肚子里继续干,不干没办法啊,工资、场租、茶水费、家里开销,可都指着他呢!

人已赞赏
社会

我在拆迁队工作,讲述拆迁见闻

2018-5-13 9:40:11

社会

一个老外讲述他在中国的性福生活

2018-5-17 15:13:20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