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拆迁队工作,讲述拆迁见闻

我是一名从事拆迁相关工作的渣渣,前前后后参与了5、6个项目的拆迁工作。

拆迁工作

这项工作是一项非常挑战的工作,习总上任以前,因为各种原因,拆迁工作相对比较容易,就是两个办法:

1、拿钱砸。比如所有拆迁房屋都已签订协议,只剩下一两户,这时候就会提高拆迁补偿标准,给你加钱(当然也不是无限制的砸,基本上行业默认10%左右的可浮动空间)。

2、强拆。强拆要么和当地政府协调一致,由政府出面,组织公检法、城管、通讯等部门强拆,我们付钱。要么就是得到政府默认后组织外地的回民,利用各种手段(断电、停水、断路)逼迫户主同意拆迁。

当然,以上的手段只适用于一般户主以及一般钉子户。

也有很牛逼(当地势力较大)或者背景很硬(家里有亲戚什么的当大官)的钉子户,谈判就比较困难,强拆也拆不下去,这时候主要靠政府协调,实在无法协调的,就会考虑变更方案。

当下,和谐拆迁,谈判谈判再谈判,政策就那么个政策,资金就那么些资金,难难难。

当然,还有很多细节,在这里就不一一陈述,今天本主要说说从事这个行业遇见的人情冷暖,以及无限膨胀的金钱欲望。

父子之情值不过5万元

有这么父子三人,老大去外地(新疆)打工十多年,父亲和老二共住一院房子,因项目需要,这户人家的房子需要拆迁。

评估房屋时登记为老二的名字,当我们拿着房屋评估(拆迁款160多万)报告去与这户人家谈判的时候,老大突然进来,先是什么话都不说,静静的抽烟,听我们与老二及其父亲谈判。听着听着,他说:这院房子一半是我的。我们很纳闷,明明评估时这里只住了老二和他父亲一家,怎么又冒出来一个说一半是他的。我们不明其理,问老大是怎么个情况,这时候老大才说:他去新疆打工前,这个院子没这么大,大概一半的地方是他分家时分到的院子,因为他长时间不住,房子院子也无人打理,有些地方破了塌了。他的父亲比较偏心小儿子,就擅作主张,将他的原来的房子院子全部推倒,叫老二重新建房后分给了老二。等他回来发现房子没了,院子也没了。

更可气的是,这个老二是个赌徒,欠了很多赌债(150多万,有些是高利贷借的),现在他的房子要拆迁,很多债主就等老二拿到拆迁款后要欠款,基本上老二把欠款还清的话拆迁款也所剩无几了,他觉得自己的房子被他父亲拆了给老二,现在又要给老二还赌债,他自己一无所有,并且每月他还给他父亲生活费,所以,拆迁款他要一半。

听完这个故事,我们表示也很无奈,但是奈何房子评估时现状已经如此,登记户主也是老二,我们无能为力。

可是老大不干,就和他父亲以及兄弟吵了起来,越吵越凶,互相骂了各种脏话(儿子骂父亲,父亲骂儿子,兄弟互相骂),我们怎么劝也劝不住。

这时,他父亲突然冲过来(骂账骂到院子里),一把把老大从台阶上推下去(台阶大概1米多高),老大猝不及防把头摔破了,开始有血顺着脸留下来。老大可能被摔闷了,只见老大顺手拿起身边一条木头板凳,朝着他父亲的头就砸了上去,他父亲直接被砸倒,躺在地上开始抽搐,口吐白沫。见有人受伤,我们赶紧打120急救,老二也失去理智,回身就往厨房冲进去,一边骂一边拿着菜刀就出来,准备找老大拼命。当时院子里进来了几个街坊领居,帮着把老二挡下来,老大可能清醒了,就一声没吭走了。

后来,等事情平息,我们最终还是根据现状把钱打给了老二,他们家的这件事通过当地街道以及公安局协调,给老大分了5万拆迁款,他父亲和老二也没再追究法律责任,也断绝了父子关系,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亲情难道真的就这么不值钱了吗?

贪欲膨胀,赔了夫人又折兵

17年,有个棚户改造项目,需要拆迁某街道全部房屋。

因为是政府项目,所以相对的拆迁工作进展的比较顺利,街道涉及103户房屋,1年时间就签订拆迁协议102户,剩下的一户就是我们所谓的“钉子户”。

什么情况呢,他在街道有一栋3层小楼,2、3楼用来居住,1楼铺面,并且他在一楼铺面前加盖彩钢活动板房用于经营家俱销售。

1年时间,前前后后政府拆迁工作组及我们上门谈判10多次,始终不能达成协议,主要是他不但要求全额赔偿3层小楼建筑面积赔偿款(600万),还提出按照他户口上7口人,每人无偿得到80平的新房面积,同时要求他铺面前搭建的彩钢(230平左右)要按照商业用地价格赔偿(460万)或者置换同等面积新楼铺面,且赔偿他在拆迁期间经营损失(1年50万)。

这个就属于典型的钉子户,为什么呢,因为他的亲弟弟在省委宣传部工作,比较牛叉,(他敢狮子大张口)。

实际上,按照我们聘请的第三方专业评估机构评估结果以及当地政府的拆迁安置政策,他所能得到的就是三层楼的建筑面积赔偿款(210万)、户口本上人口享受每人40平的安置新房,而他搭建的彩钢属于非法建筑,是不进行任何赔偿的。

耗了一年时间,谈判十几次,政府出于各方面的顾虑(他弟弟),把三层楼赔偿价格从210万提高到300万最后提高到400万,并且答应拆迁安置房按照每人60平的标准进行安置,同时他的彩钢房赔偿20万。可是他就是不签协议,不能满足他的要求他就不拆房子。

眼看街道其他房屋基本拆迁完毕,独独剩下他一户巍然不动,就像是战场的堡垒,矗立在哪里,非常讽刺。期间,我们也考虑过强拆,但是迫于形势(高压态势,不敢作为)以及他的背景,始终没有行动。

元旦将近,工期压力越来越大,间接费损失也越来越多,最终经过大大小小5、6次会议,协调各方面关系后决定依法强拆。我记的非常清楚,17年12月15号政府给他下达强制拆迁令,通知他次日将进行强拆。

16号,政府组织公安干警(60人),警车14台、执法大队(城管)20余人、其他诸如救护车、挖掘机等相关设备到达拆迁现场后,警戒线一拉,警察及城管没2米一个人将他的三层楼团团包围,4台挖掘机进入现场进行强拆。4个小时,就将三层楼拆成一片废墟,门前的彩钢变成一堆废铁,里面的家俱以及生活用品几乎全部被掩埋掉。

强拆期间,他始终没有露面,锁了门,一家人不知去向。

强拆完毕后(可能他的弟弟只的招),他找政府同意签订拆迁协议,就按照政府与他谈判时的条件签协议。

政府此时态度很强硬,执按照最初的由评估机构出具的评估报告,210万以及安置政策每口人40平进行赔偿及安置。他不服,他又是写信给国家信访总局,又是给省委书记、省长留言,又是到市政府信访局信访,都没结果。

反正几经周折,他最后也只好签订了拆迁协议。

所以,当钉子户也要把握好政策把握好时机,要学会适可而止,不要盲目的自大,也不要限制的贪婪,否则最后只会竹篮打水一场空。

有一句话说得好:你和政府讲政策,政府给你耍流氓;你给政府耍流氓,政府给你讲政策。

(完)

人已赞赏
社会财经

房子吞噬了一切,除了房子一无所有!

2018-5-13 9:32:14

社会财经

从我所在的家具行,看实体有多难

2018-5-13 9:49:07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