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为什么反对无偿献血?

给大家说个曾经触动自己心底的事情,关于无偿献血的。

这个要从楼主大学时期说起,楼主大一大二在校经商,所谓经商也就是买些学院某些专业需要的耗材,如笔墨纸砚,KT板、油画颜料油画布等等等,楼主大学和辅导员及各个老师关系都不错,毕竟他们缺啥都是找我拿,我也很乐意,因为可以得到即将开的课程和需要的用品清单,忙时整个寝室加隔壁寝室都来帮忙搬耗材,当然忙完兄弟们也要一起嗨一下啦,就这样忙到大二下半学期,有天和导员聊天他说想去院学生会玩玩吗,那时耗材生意也没以前火,我就把耗材生意免费转给一个小学弟做了。然后我就去学生会报道了,进了外联部、进去就是副部长,然后就开始了解里面的门道,发现外联部就是以学校的名义出去拉钱谈合作,说实话我整个大学时期都在跟钱打交道,凡是与钱沾边的我都比较感兴趣,然后有天学生会主席给我联系,说听说你有个摩托(楼主大一就买了摩托,那时可是把妹子利器啊,毕竟大家的交通工具还是自行车或电动车)上午跟我出去办个事儿,我当然满口好好好啊。

我们主席是个女的比我大一届,身高170+,长相80分,比较强势、毕竟官大一级压死人,对她也没其他想法。我们一起去了市红十字会下属的血站,路上她说血站缺血,想和我们合作,具体的合作方式就是一次性给我们6万块,然后由学生会通知各系学生,组织献血志愿者献血。这件事情,我的跑了不下3趟,左右立了大功,就第一次主席带我去,后面都是我独自沟通的,提成百分之二十,当然主席也落了不少,反正肯定比我要多。

这个活动的后续组织也就顺理成章由我来组织了,血站的车来到了学校门口,小干事们穿着红马甲、发着宣传单引导大家来献血,我就在献血车上,坐着看他们抽血和做基本化验,其中一个穿白大褂的说,你们这些学生啊转氨酶几乎都偏高,那时我也不知道什么意思,我们那血还能不能用啊。她说没事儿估计都是熬夜熬的了,或者吃方便面吃的了。然后就开始抽血了,问学生献多少,学生说400cc吧。白大褂说你这身体看着好,献600吧,学生嘛,好说话也就坐在那里点头了,这个献血车的采血盘设计的很有意思,就在献血者的胳膊下的盲区晃啊晃,慢慢被血液胀满,后来我发现无论你说献多少,其实献多献少自己根本不当家,你又看不到,只能等白大褂拔下针头,基本上都是600+。

我感到触动心灵事件,是我们寝室一哥们看到我在做献血宣传,也帮忙做了宣传,然后他的一个女性朋友就来献血了。这个女生比较瘦弱,我不建议她献,但是称过体重后刚刚符合要求,白大褂说可以,来车上吧,我心中一万个草泥马跑过。这女孩儿献过血后脸有点白,我寝室那哥们儿也看到了,我们对视了一下,我连忙去拿牛奶,面包。这女孩儿说不碍事儿,白大褂也说休息下就好了,然后这女孩儿电话响了,朋友在食堂等她,她急着走,我就让我寝室那哥们儿把她送过去,他们下车刚刚走了有10米远,我一直在看着他们,只见这女孩儿一头栽倒在地上,我寝室哥们儿扭头喊我,我马上就拽着白大褂下车,白大褂看后说,没事儿,你们学生不吃早饭容易低血糖,让我和我哥们儿把她架到车上,拉开一个抽屉,里面放着一抽屉的葡萄糖结晶,白大褂挖了几勺,放在杯子冲开后让女孩儿喝下,此时女孩儿意识已经恢复,白大褂就开始吵女孩儿说让你休息下,你非要下去等等等等等。

从这件事之后,我就对血站有了说不清的感觉,我提醒下面干事,看着瘦弱的不要领过来,非要献血的给他们点东西让他们离开,说太瘦不合格就OK,每天献血结束,需要帮白大褂把血包转移到另一辆转运车上,有次都在忙,我下手帮了下,近60包温热的血液隔着塑料袋挨着我的小腿肚,一瞬间我差点呕出来,鼻子呛的两眼泪。后面几天的活动,我就让下面干事负责了,我一再提醒把好第一关,因为他们也有看到那女孩儿倒地,所以也都比较上心,后面没有再出现突发情况。

这件事情后,有机会我都会告诫身边的朋友不要去献血,希望也不要用到血,因为用血也不像你们想的那么方便,需要自己先垫付,然后拿着一大堆手续票据,去红会盖章层层审批后才能变现。

献血是免费的,输血时白大褂说要100cc二百大洋,想想我们合作15天,每天50包左右,一包按600cc算,一天6W,15天他们变现后90W,呵呵呵…..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我觉得我也够不要脸的,为了那点提成做了这件事儿,直到现在我仍然认为自己做的这件事儿是坏良心的,要做很多事情来弥补。

我喜欢钱但是这种方式的交换实在让我恶心,之所以在这里说出来是想提醒下大家,根据自身情况献血,献血时强调自己的献血量,因为袋子是软的可以被撑到很大,不要被所谓的礼品诱惑。

最后希望大家身体健康,小弟这里抱拳了……

(完)

艾滋病主要感染途径是什么?

人已赞赏
文摘社会

县城经济现状探讨

2018-9-20 17:26:57

社会财经

读懂中国:藏在县城的万亿生意

2018-10-8 17:05:07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