机械行业从业者讲述行业心酸

新的秩序,要经过无数鲜血浇灌之后,才能诞生。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周易·系辞下》

作者:田中蒲妮惠

这篇文章,并非是我心血来潮而写的,其实很早之前谋划已久,近期越来越迫切想找到答案!

我想知道,为什么这个世界有那么多人,和我当年高考填报志愿脑子进水,选了这样一个万劫不复的行业?

机械工程在网上正处于“劝退”风潮之中。

所谓“劝退”,并非叫在读的学生们退学。而是从业者们作为过来人,当遇到迷茫期的学弟希望指点迷津时,晓之以利弊,劝他们迷途知返,趁着年轻赶紧转专业和转行,不要再入机械这个坑。例如作为21世纪的专业:生物、材料,其劝退队伍已形成了一个生态圈。

这只是网络上一小群人的自怨自艾,还是这种不安情绪已经逐渐蔓延到一定程度了?

如果对于我们这群涉世未深,对这个社会一知半解的大学生来说。毕业后进了这个行当,被现实艹了一次又一次。最后终于下决心忍痛给自己一刀,老子就当这四年喂狗去了。

机械工程研究生的处境似乎要尴尬许多。一方面,作为努力了7年,甚至更久的专业,毅然割舍尤为可惜;另一方面,研究生毕业后工作没几年,可能就要面临30岁的中年困境:要结婚,要繁衍后代,要买车买房。

然而,结婚,生子,买车买房,这一切中年人应该接受的事,对于很多中年机械狗来讲,仅仅只是一个梦。

中年意味着更多的责任,或者另一种说法:更多的负担。意味着每次的转变都要付出代价。都要三思。

但即使这样,很多机械工程的研究生,他们还是义无反顾地给自己来一刀,跟自己的过去割舍。

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

为此,我采访了这样一群已身处中年,但依旧义无反顾转行的机械工程研究生们,为什么他们愿意义无反顾地给自己来一刀,把自己和过去所学的专业割舍呢?

A
老黎

2009年中山大学机电一体化专业毕业,本校保研 13年硕士毕业

14年进入广州市惠民机械厂当技术工程师,17年年底离职(离职时候,每周上班66小时(每天8+3,一共6天)月薪4000,不扣五险一金,扣除后,到手就剩下3100),转行进入中国铁建二十五局,担任施工绘图员,虽然还是896,但是收入翻了三倍(现在扣除五险一金后工资为11700)。

当我问他为什么从机械转行到土木施工的时候,他是这样告诉我的。

以下是他的原话。

你看人家土木施工,同样是一入此门深似海,从此红尘是路人,同样是建立在“自然法则”上,同样充斥大量“玄学”。知识更新慢,可以摆资格。

但是,人家土木施工,虽然和机械一样前期发展慢,但人家可以不断攒装备(证书职称),等到了后期,分分钟每年上百万洒洒水。

而学这机械,呵呵。

前期发育慢,到了中期,房子车子你都没钱搞,更别说相亲了。我每周日去天河公园相亲角。一开始和那些大龄剩女谈着谈着挺好的,然而一旦告诉对面女孩子我的职业,还有工资水平就各种刁难。

“我觉得我们两个不合适。”
“你这点工资能在这城市活着真不容易。”
“今天阳光真猛,我先回家吧。”

至于后期,你看到上CCTV那几个劳模吗?

窝在30平米的破烂砖瓦房里,没有任何家用电器,就这样过了一生,这就是我们当年脑子进水的代价。我要真的还不转行,这辈子真的是绝嗣给社会主义做他妈的贡献了。

B
李隼

2010年中南大学机电设计研究生毕业,2011年进入比亚迪汽车工作,12年辞职回炉考研转行。15年中山大学ee毕业,同年入职比亚迪电子。

“我告诉你,在深圳坪山,如果我继续当一个机械狗,那肯定是绝嗣的。毕竟扫大街的工资都比我高。”

“都说万人转CS,看着那么多人考,我也没个谱,所以退而求其次,选择了EE。”

“我在比亚迪电子和比亚迪汽车的区别?当然是,我在电子里,工资是我在汽车的三倍,加班比汽车少太多了,更重要的是,汽车是无偿加班的,而电子,平日加班1.5,周六日2.0,节假日3倍。”

“我很庆幸我在深圳,这严寒的冬天,没有让我这个学机械的低端人口冻死。虽然买不起深圳的房子,但起码不冻死呢。所以我转行了,虽然还是买不起房子,但,起码,我有钱租房子了,不需要蜗居宿舍了。”

C
老解

2010年五邑大学机械工程硕士毕业。2011年,上海华谊当工艺工程师。2017年离职回江门,开水果店。

“现在工科生贱不如狗,我在华谊呆的时候,所有工程师里工资最高的就是流体工程师,但你看看有几个月薪过万的?最后一个供给侧打下来,公司开源节流,老了的,天天把你捏出去出差,让你自己辞职。”

“机械太杂了,比如华谊,各个工程师转行都很难,比如你一个搞压力管道,隔壁一个搞焊接工艺,再来一个管阀的,你们根本没办法弄明白对面的行当。在机械里转行,感觉基本上除了画图软件,其他的都要从新来过。所以,机械,最好还是回炉重造吧。”

“我在上海,五千多的工资,同行看来已经很高了。但我也明白这就是极限了。这点钱能在魔都干啥,最后老妈直接喷我,读书读了这么多年,花了几十万,换回来什么?亲戚冷嘲热讽,叫我回家找个大排档端菜也比读这么多书好。最后我家里打本给我回来开店创业了,还是得感谢总理的政策,起码比呆在机械这行业强。”

D
赖嗣

2010年华南理工大学,机械工程研究生毕业。

2011年入职汕头钢铁厂,2017年,离职,响应中央号召振兴农村(回老家赤溪养猪)。

“我记得我入职的时候,来到了工厂,周围那叫一个荒凉,千山鸟飞绝,万经人踪鸟。”

““劝退”我是很支持的,因为当年我就是脑子进了屎,我才这样的。”

“我是一个文艺青年,我送你一首诗吧。高中没概念,大学往坑跳,学的头都炸,沉没成本高,月薪不如丐,自感人清高,年末点账户,实在仍啃老。这就是我们当年脑子进屎的代价。”

“我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如今我在农村,除了养猪,还帮助好不容易跃龙门的农村学弟填报志愿,我的目的,仅仅就是阻止更多的人掉进“机械行业”这个无底坑里。他们成才已经很不容易了,不能再进这个只有奉献,没有获取的坑里了。”

最后,仅以一首诗来结束这次调查吧。

死抱专业不放手,自我安慰老来俏。
单身三十方觉悟,转行只悔报班迟。

对东北经济的一点感触

中国银行业资金链已大面积断裂

人已赞赏
社会

一个编导讲述:相亲牵手后的故事

2018-3-31 11:37:08

社会

为什么老年人这么容易上当受骗?

2018-4-16 8:46:52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