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大潮之下的——叙利亚

历史潮流,浩浩汤汤,近日,美国决定要对叙利亚实施打击,叙利亚的人民早已血流不已,正义如此的姗姗来迟,这会摧毁这个由来已久的残暴政权吗?

叙利亚为什么会有今天的局面?其他国家未来会怎么样?中国未来会怎么样?

今天,我们先看一看叙利亚的未来局势,再国家延伸思考一下我们地球未来的走向。

再来拨开迷雾,深刻的谈一谈。

叙利亚的历史

叙利亚的全称是“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通称叙利亚(英文:Syria),位于亚洲西部,地中海东岸,属于中东阿拉伯国家,首都大马士革。

叙利亚在1944年1月1日宣布独立,1946年4月7日被联合国及世界各国认可为正式独立国家,现任总统为巴沙尔·阿萨德。

叙利亚的首都大马士革,是和中国的西安、意大利的罗马,中东的耶路撒冷一样,是世界上最古老的城市之一,有着长达数千年的悠久历史。

然而,岁月蹉跎,时光荏苒,古老的城市总是在不断默默的抒写着各种灾难,不断在“建设—繁荣—毁灭”这样的轮回中循环,书写了一个又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

很不幸,如今的大马士革,则正处在一个残暴的家族统治之下。

阿萨德家族如何上台的

要了解一个国家,先要了解其历史、文化、背景、风俗,只有了解来龙去脉,才能得出客观的结论。

中东古代史离我们太过遥远,我们看一看叙利亚的近代史。

影响叙利亚的近代史,可以一直追溯到一战之前,这时叙利亚一直是法国的殖民地;直到二战结束之后,才实现主权独立。在1946年正式独立前,一直有外国军队驻扎。

之后,叙利亚曾经和埃及合并成一个国家,直到1961年9月28日,叙利亚才脱离,并重新建立“阿拉伯叙利亚共和国”。

建国之后不久,1963年,阿拉伯复兴社会党发动军事正变取得政权。随后,1970年,老阿萨德(哈菲兹·阿萨德)领导“11月16日运动”,取得了政权,阿萨德家族的统治一直延续至今。

这个国家和朝鲜有些类似,是一个家族式的独裁统治。

2000年6月9日,掌权30年的哈菲兹·阿萨德去世,次子巴沙尔·阿萨德接任总统,这就是现在的叙利亚总统,也就是恶贯满盈、臭名昭著的——巴沙尔·阿萨德。

苟延残喘的统治者们

放眼全球,当人类文明从农业社会进入工业时代、信息时代的时候,我们其实观察到世界秩序的更迭规律。

如今的我们已经可以看出,民主是未来的大趋势,是任何组织都无法阻挡的世界大潮,从专制政体向民主转型也是历史的必然。

经过无数先驱们前赴后继的努力,我们可以清晰的看到,如今地球上仅剩下为数不多的几个独裁国家。

小的国家,通常是一个家族独自掌管。比如,朝鲜的金氏家族,古巴的卡斯特罗家族,叙利亚的阿萨德家族,沙特阿拉伯的王室家族,还有非洲的一些军阀势力;如果没有成功转型前提下,我们其实可以说,新加坡就被李光耀家族掌管,甚至我们也可以说,台湾在以前也处在蒋氏家族的统治之下。

民主思想深入人心,大的国家,单单依靠一个家族,已经很难统治一个庞大的国家。在第一代的强人去世之后,第二代第三代缺乏有效的权威,这些大国的统治者通常演变成了一个大的组织。比如,苏联(未解体之前)、中国。中国的超级强人逝世之后没有子嗣,就成了一个组织统治这个一个庞大的国家。

专制向民主转向,是世界的大潮,是任何家族、任何组织、任何势力无法阻挡的大势。在历史大潮来临之时,有的家族、组织十分明智,他们选择了顺应历史潮流;但有的家族、组织则仍然冥顽不灵、执迷不悟。

是坐享其成、作威作福,还是作长远的打算,把到手的利益还给人民?

不同地区,不同大小,不同国情,不同的统治者们,做了许多不同的决定。

小国惯性非常小,转型的过程就不是那么曲折,转型之后的国家也往往生活富裕,人民幸福、安居乐业,有的国家甚至跃升成为了经济指数排行前列的国家地区,如韩国、台湾地区、新加坡。

在台湾,蒋经国先生主动弃权,实施选举。经过了几十年的发展努力,学习西方的技术,中西结合,加上台湾的古典传统文化氛围,台湾俨然成了一颗风景秀丽,人文璀璨珍珠!虽然台湾也出现过“白色恐怖”,但瑕不掩瑜,   台湾的人民,对蒋氏父子都是尊重和感激。

当然,有一些家族是顽固、自私自利、残暴不仁的,在属于不想改变、也不愿意改变。

这些恶贯满盈的独裁者,有的已经被终结,比如伊拉克的萨达姆、利比亚的卡扎菲。对于这些统治者,有一个诙谐的谶语顺口溜:

苦不苦,看看萨达姆;

悲不悲,想想卡扎菲。

有的国家,在第二代去世之后,第三代的统治者已经没有权威,已经预感到即将到来的危机,这些统治者也已经在不断的释放善意的信号,表示要转型。比如,古巴的劳尔·卡斯特罗(菲德尔·卡斯特罗的弟弟)已经要在4月份卸任,越南也在不断转型之中。这些都是明智的统治者,未来也值得这些国家的人民尊敬。

有的家族,则是准备一条道走到黑,准备顽抗到底了,比如,朝鲜的金氏家族。这些统治者的命运,一定非常悲惨。

朝鲜和韩国的鲜明对比,充分向世人彰显了制度的重要性:

一个是几乎都生活在饥饿、穷困,和艰难困苦;

一个是富裕饱足、幸福快乐。

除此之外,非洲气候炎热,资源缺乏,统治者一般都是一些野蛮的军事势力。这些势力仿佛一些山贼土匪、亡命之徒,“你方唱罢我登场”,如同走马灯一般,让人眼花缭乱、应接不暇,几年或者十几年就被会被推翻,换上一个势力,继续下一个循环,比如刚果、乌干达等等……。这些国家和地区,战争骚乱属于家常便饭,底层也互相伤害,动辄刀兵相向,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更加重了非洲国家的一穷二白。

另外,需要补充的是,有的国家比较聪明,比如沙特、阿联酋。这些国家仍然是专制统治,对内,他们为国民提供充分的福利保障,对基本食品和商品的价格补贴,免费教育和免费医疗、住房贷款、低税政策、济贫贷款等等;对外,则拼命讨好美国和西方国家。

但制度决定一切,王室拿的多,百姓得的少,早晚还是会出事。

不单单是,小国的家族统治要面临终结,大国的统治集团也面临着末日和即将被终结的命运。这个大型的统治集团指的是哪个,相信大家都是心知肚明的,我们就不再深入分析了。

总之,某国挣钱如此困难,贫富分化如此严重,富人无需劳动能夜夜笙歌,穷人辛苦劳动则勉强果腹,这样怎么会不出问题?

可惜,很多的统治者两眼漆黑,总意识不到。

即将被终结的统治者

叙利亚的这位统治者,巴沙尔·阿萨德,就是两眼漆黑、昏聩愚昧的一个例子。

这个巴沙尔屠夫,十分残暴,在过去的生涯中,曾经多次对民众使用生化武器,导致大量的平民死亡。

前几天,巴沙尔又一次使用了生化武器,同样针对的手无寸铁的平民百姓。

2018年4月8日,在叙利亚反抗军顽强坚守杜马镇时,阿萨德又一次使用沙林毒气,截至报道之时,死亡人数已经超时150人,包括大量儿童……

使用毒气,似乎是阿萨德家族的惯用手段。

1982年,为了消灭聚集在哈马的反对阿萨德家族统治的穆斯林兄弟会成员,老阿萨德动用飞机和坦克,团团围住哈马,不顾大量平民仍在城中的情况,展开包括使用氰化氢毒气攻击等手段在内的大屠杀,导致近四万平民丧命,10万人被逐出家园。这就是震惊世界的“哈马大屠杀”。

2011年,“阿拉伯之春”中,即位的巴沙尔动用军队毫不留情的在各个城市进行大规模的镇压,动用了坦克、步兵战斗车和炮兵,至当年7月底,约有1,600名平民和500名拒绝执行命令的士兵被杀害,13,000人遭逮捕……

11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调查委员会根据调查,认定:

巴沙尔对人民的残酷镇压,“已构成危害人类罪”。

联合国开始对这个国家的制裁,但由于某个大国的暗中资助,这个政府又苟延残喘了几年。

但阿萨德家族统治仍然恶性不改,在2013年8月,巴沙尔再次用含有沙林毒气的火箭弹对大马士革抵抗者进行袭击,造成至少213人死亡,大部分是妇女和儿童……

2015年9月2日,一名叙利亚3岁男童伏尸土耳其海滩的照片,震惊了整个世界。

在阿萨德家族的残暴统治之下,被迫无奈,叙利亚的人民只能选择了逃亡。

据统计,截至2015年,已有400万叙利亚人逃到国外,另有760万人在国内流离失所,而2016年的叙利亚总人口才1843万。

5岁的男孩从叙利亚战火中死里逃生,神情茫然而无助。

他的家在一个晚上被炸成了废墟,父母下落不明。摸摸额头上的血,不吵不闹,就这样静静的坐着。

几乎一半的人口都成了难民,流离失所,背井离乡:

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

惨绝人寰的一幕,又一次在我们的星球上出现。

在叙利亚的政府发言中,他们仿佛是无辜者,仿佛这一系列灾难都是“帝国主义”的入侵,都是大国之间的博弈。

实际上,阿萨德家族不但没有保护民众,反而又一次把民众当作了挡箭牌。

既然叙利亚民众都支持阿萨德家族,那么,为什么让叙利亚民众公开投票?看看民众究竟会做什么选择。

残暴不仁,视人命如草芥,这样的统治者不灭亡,世间的天理、宇宙的公义在哪里?

这样的暴政,这样的独夫民贼,人人得而诛之!

美国打击叙利亚,完全是正义之举,完全值得大赞特赞,完全值得世人的赞扬!

英勇的反抗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

2011年7月29日,一个穿军服的亚德·阿萨德上校,宣告他们脱离了政府军并加入了反抗势力,并号召更多政府军士兵加入他们,他宣布他们将与平民站在一起,以致力于同那些攻击平民的政府军作战,以最终推翻现政府为目标。

随后演变成叙利亚内战至今。

在叙利亚的内战不断爆发之际,中东的ISIS(也称伊斯兰国),也在不断占领叙利亚的土地,这个ISIS组织更是一个耸人听闻的恐怖组织……

各种势力参差交错,中东地区的老百姓,至今处在战火、变乱之中。

一拖再拖的战争

世界是一个整体,随着叙利亚难民大量涌入欧洲,欧洲国家已经不断的被拖入泥淖。各国的难民营,成了不法之徒的乐园。

“每天都有几百约旦光棍前往挑选,而且约旦人喜好14岁以下的少女,只需要400第纳尔就能娶回家一个漂亮的叙利亚老婆,400第纳尔约等于人民币4000元”。

如此负能量,国内的媒体是不会报道的,而在欧洲的新闻上屡次有报道。

阿拉伯媒体报道,曾有大批阿拉伯富人涌向叙利亚难民营买女孩。难民营已成富人购物中心,年轻女孩便宜贱卖,100第纳尔(约140美元)就可买个“妻子”。大多数少女被沙特阿拉伯富人买走,用于婚姻或性行为。al-Aqrabi阿訇说,“这没什么错,只要男人能买得起。

许多女孩被家庭贱卖,偷运出难民营,给一些阿拉伯富豪当“临时妻子”,很快又遭抛弃。

华盛顿邮报报道:阿拉伯商人频繁从叙利亚以1000—2000欧元的价格购买女孩,不过被买走的少女几乎都被卖作娼妇。

女们被卖出的价格,从“一包香烟的价格”到几百、几千美元不等。

“有些少女被抓走以后被锁在房间里,一间小房子里有超过100个女生,全身衣服被脱光然后清洗。之后她们被命令站在一群男人面前,任由他们决定‘值多少钱’。”

这样类似的报道有很多。

贫苦难民的儿女,成了肆意买卖的奴隶。

当然,在涌入欧洲的难民中,也有一些极端的恐怖分子。他们以后会不断在欧洲制造恐怖袭击,欧洲国家的治安状况也将被破坏。

所以,欧洲国家一直在讨论,是否该接收难民、如何接收的问题上,精疲力尽、焦头烂额。

事实上,美国早就应该对叙利亚动武,快刀斩乱麻,终结这样的残暴政权。

必将到来的正义

正义可能会迟到,但不会永远搁浅。

截至12日,美国总统特拉普已决定叙利亚发动军事打击,正义之剑也终于要挥向叙利亚了!

目前,美国的两艘配有战斧巡航导弹的海军驱逐舰、喷气机及潜艇已经到位,随时待命准备实施对叙利亚进行军事回应。与此同时,英法两国也与美国达成战略合作共识。

战争就是财力,就是钱,需要耗费大量的物力财力,也需要一个准备的过程。是不是还会动动嘴皮子,商议一下具体的作战计划,可能需要一段时间的准备。

往往越看似强大的组织,往往越是纸老虎,被终结之时往往崩塌的越快。

比如,巴沙尔知道即将面临的灭顶之灾,截至本文之时,有报道巴沙尔已经潜逃到俄罗斯了…

接下来,就是朝鲜,再接下来就是XXX…

这样的时代,我们在期盼,我们也期待很久了,虽然未来的道路异常曲折!

我们相信,转型后的中国也将屹立于世界之林,中华儿女也必将努力争取这即将到来的幸福!

2018年4月13日 4:00

恐怖主义的根源和解决方案

如何看待国际干涉?

相关推荐:

印度

人已赞赏
国际

为什么这么多人支持贸易战,背后原因心酸!

2018-4-8 19:01:33

国际财经

外媒热衷于报道中国的负面新闻吗?

2018-4-14 8:48:08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