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业改制的牺牲者——下岗工人

在90年代初国有企业破产、私有化的浪潮之下,下岗工人为改革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年轻时,他们贡献牺牲,一个改革文件,就泯灭了他们毕生的幸福。

文/吴清军

作者调研了东北老工业基地,调查东北老工业基地C市拖拉机厂社区时,看到了国有工厂改制之后,下岗工人社区走向集体贫困的惨状。

该厂一位退休职工,在2004年向市领导反映情况的报告中写道:

目前职工的困境:我厂原有职工一万多人,1998年以后,下岗职工4000多人,退休职工3000多人,2002—2003年解除劳动合同的1000多人,退养的500多人,现在岗的300多人。下岗职工能够就业解决生活问题的仅占其人数的20%.退养职工每月只能领到176元,退休职工虽然有‘保命钱’,但很大部分要兼养下岗的儿孙们,尤为艰难的是那些年龄为50~60岁之间的人.

他们既要奉老,又要抚幼,可挣钱无路,医疗保障至今尚未落实,一有病痛,十分揪心烦恼。

由于生活极为艰难,职工家庭纠纷增多,离婚率不断上升。更为严重的是自1998年以来,因为生活困难而服毒、跳楼、卧轨、自缢、拒医(难承担医药费)导致的不正常死亡事件时有发生,这是十多年极为罕见的。

在调查中,笔者在社区中还发现一些随处可见的现象:

很多职工失业在家,无所事事,为了消磨时问整天打麻将;

由于贫穷,生活压力大,这十几年得脑溢血、偏瘫的居民成倍增加;

迫于生活压力,有不少下岗失业女工晚上出入色情场所,陪人跳舞或者出卖身体;

还有一些下岗失业人员,找不到工作,为了麻痹自己,整天喝着劣质的白酒,浑浑噩噩地生存着。

从总体上来说,拖拉机厂社区的居民,不仅在物质生活上遭受着贫困,而且在生活方式、精神状态上也逐渐走向城市生活的边缘。

在这20年中,社区到底经历了怎样的转变?是什么因素导致它从相对富裕的社区逐步走向城市边缘?又是什么因素导致拖拉机厂职工走向集体贫困?

带着这些问题,从2003年开始,笔者先后四次进入社区开展实地调查。并且,从2005年8月到12月,笔者住进了社区,与社区居民广泛地接触,一起体验贫困的生活。

本文所有的资料都来自笔者与居民的深度访谈和参与观察的笔录!

拖拉机厂20年变迁史

贫困,不仅仅是简单地对人们生活状态的一种表述。从社会整体的视野看,贫困是一种社会结构和社会过程的反映,背后隐含着深层的社会原因。

所以,拖拉机厂社区从相对富裕向贫困的转变,其背后与整个社会结构转型密切相关,是随着80年代中期以来的国企改制以及就业制度、分配制度、社会福利制度改革等制度性转变而逐步加深的。

C市拖拉机厂始建于1958年,曾是国家大型农机重点骨干制造企业,是国家500家最大工业企业和机械工业100家最大工业企业之一,是该省规模效益最佳企业之一,主要生产轮式拖拉机。在计划经济体制时期,由于职工依托单位,实际生活不平等程度并没有扩大。拖拉机厂作为大型国有企业,其职工相比于其他工厂的职工在生活与心理上都存有优越感。70年代末期80年代初,工厂为了解决职工配偶与子女就业问题,先后成立了三个厂办大集体企业:拖拉机厂配件厂、劳动服务公司与修建公司。到80年代末期,大部分家庭的所有成员都是拖拉机厂的职工。

随着城市经济改革的推进,拖拉机厂在80年代中期迎来了最辉煌的时期。1984年拖拉机厂开始产品转型,从制造大型轮式拖拉机转向小型农用四轮拖拉机。由于正赶上农村经济发展迅速时期,小型农用拖拉机市场需求量大而产品紧缺,拖拉机厂的转型,抓住了市场的机遇,结果出现了前文所描述的繁荣景象。

好景不长,到90年代初期,拖拉机厂的效益迅速下滑:

其一,在1990年与1992年,迫于市政府的压力,兼并了两个即将破产的企业,即c市工程机械厂与Y市柴油机厂,职工人数由原来的七千多人一下增加到一万二千多人,从此背上了沉重的包袱。

其二,其他地区制造拖拉机的乡镇企业兴起,挤占了大部分市场。

其三,内部管理混乱,经营不善。由于企业效益逐步下滑,工人的福利待遇也慢慢减少,职工生活开始艰难起来。

一直到1997年6月,拖拉机厂每月还能开出工资,职工勉强还能维持生活。但从1997年7月开始,工厂再也无法给工人开出工资,一直到1998年9月,拖欠大部分职工13个月的工资。1998年9月25—28日,工人连续三天上街堵马路,要求工厂开工资、整顿拖拉机厂。迫于工人的压力,市政府与拖拉机厂最后做出决定,国营职工每人每月开176元,上班的职工上班一天加六元,但对于集体企业职工,拖拉机厂采取了放任不管的政策。进入1999年,下岗分流政策已在全国推行,拖拉机厂也从1999年3月开始执行“下岗分流、减员增效”政策,大批职工被下岗裁员回家。

自此,拖拉机厂不再生产拖拉机,而是对外加工零活,需要的职工人数仅仅在一千左右。

2002年,工厂成立“拖拉机集团有限公司”,把下岗工人和原来工厂拖欠的债务扔给了拖拉机老厂。有限公司的各个车间实行承包制,在岗工人实行按件计酬的工资制度,一般工人每月工资500元左右。截至到2002年末,拖拉机厂在册职工9592人:下岗职工4946人,在岗职工4646人(工厂在统计的时候把退养的和拿不到下岗补贴的职工——即放长假的职工,全算成在岗职工)。到2002年底,工厂拖欠养老金4500万,拖欠职工工资累计达16个半月、总计4493.3万元。

实际上这个统计数据仅仅包括了国有企业,而厂办大集体放长假的职工2000多人未包括进来,这些人既得不到下岗补贴也得不到相应的补助。到2003年,工厂实行买断工龄的方案,分两批把全民所有制合同工全部买断。

到2005年5月,拖拉机厂在职职工人数为1836人,退养职工人数为1036人,下岗职工人数为3051人,进入统筹人数为5354人(含退休人员)。其中,在职职工中有管理人员298人,工人为1490人,而这1490名工人都在各个私人承包的车间上班,收入低、工作也不稳定。同时,退养职工和下岗职工四千多人都处在放长假状态,这批职工随着两年下岗政策的结束,每月176元的补助也被取消了,现在就只能等着工厂最后破产,期盼能够得到一笔补偿费。

从拖拉机厂20年的变迁可以看出,拖拉机厂社区一步步走向贫困是与拖拉机厂的效益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当工厂走向破产的时候,社区居民也逐渐走向城市的边缘。

收入低或没有收入

由于许多下岗职工的年龄偏大、文化水平较低,以及缺乏技术,在市场上只能找到一些保洁、力工、打更、看车、保安等技术含量低、工资水平低的工作,或者摆地摊、开修车铺、修鞋铺等个体小买卖。

在调查中了解到,他们每月只能挣300—500元。但即便这样的工作,能实现再就业的下岗职工也只占他们总人数的20%。

一位49岁下岗职工:“我在家实在呆不下去了,太困难了,就扛把钳子到马路上等活,平均下来一天能挣10块钱,有时候一天能挣30多,但是干了几天又要等几天,等的几天就一分钱都没有。”

找不到工作,或者工作不稳定,经常没有收入来源,这在社区内是非常普遍的现象。

下岗职工找不到工作,也就意味着没有收入来源。另外,由于劳动力市场并不规范,下岗职工再就业后的合法权益也得不到保障,不仅工资待遇低,更为主要的是工作不稳定,经常被辞退或者被开除,相应地收入来源也不稳定。

“老养小”,退休金养全家

退休职工虽然有退休金,但这些“保命钱”需要用来养儿孙们不仅要提供下岗放长假的儿女生活费用,而且还要扶养第三代,特别是第三代的教育费用,养老变成了“啃老”。在调查中笔者发现,有退休老人的家庭,家庭基本生活还能维持;而那些没有退休职工,又无生活来源的职工家庭就比较困难。

一位每月领1700多元退休金的职工(因为参加过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战争,退体金比较高):“虽然我每个月有1700多的退体金,但还是要骂政府:我三个儿子、三个儿媳妇都在拖拉机厂,全下岗了,还有三个小孩,都指望我这点钱,但这点钱怎么养活这一大家?我有两个女儿也是拖拉机厂下岗的,女儿嘛,就根本顾不上了。”

有病无钱治

医疗、住房、孩子教育,一直是社区居民的三块心病。

其中,医疗首当其冲。由于拖拉机厂的职工并没有纳入医疗保险,所以医疗没有任何保障。从计划经济时代到1997年,拖拉机厂的职工都可以在厂职工医院享受公费医疗,家属也可以享受到一定的优惠。

自1997年以后,拖拉机厂的职工和家属就根本没有享受过医疗保障。当工厂开始实行挂帐政策后,工人看病得先自己垫钱,然后到工厂挂帐,等工厂有钱了才给予报销,但实际上能够报销医药费的职工非常少。

在调查中,笔者了解到,因病致贫的家庭在拖拉机厂社区很普遍,最困难的家庭基本上家中都有重病病人。在社区60多户低保户中,除了户主是残疾人之外,其他的家庭中都有重病病人。在他们每月的申请材料上可以看到:

“因夫妻双方单位长期不开支,家庭无经济来源,本人身体多病,患有脑血栓、肾结石、前列腺、骨质增生、腰十二椎骨拆过,还要扶养两个孩子上学,加上一位八十多岁的老母亲,每月也要照看几次,所以生活非常困难。”

迫于生活压力,部分女工卖淫

在调查中笔者了解到,迫于生活压力,有些下岗失业女职工经常出没于黄色舞厅、洗浴中心等色情场所。她们在舞厅陪人跳舞,每陪跳一支舞曲可收入15元一20元,在洗浴中心的一般都是出卖身体。对于哪些家庭有人从事这项职业,这在社区都是公开的秘密。

一位下岗职工:

社区里有好多男的做缩头乌龟,靠媳妇出去跳舞养着,他们装出没事的样子,其实他们都知道自己媳妇在外边,经常夜不归宿,你说他们能不知道吗。有些外单位的人碰面也说:我在哪看见你们单位谁的媳妇在陪人跳舞。我就告诉他们,别这么说,都是走投无路才这样的,要是能找到工作,要是能有份像样的工作,也不至于去那种地方。

拖拉机厂职工的媳妇有多少人去干这行,我们也不知道,但肯定是有,而且人数还不在少数。

自杀、非正常死亡人数增

自1997年7月工厂拖欠工资以来,部分职工家庭就开始陷人贫困。在拖欠13个月工资期问,社区内已经有两人因生活困难自杀了。到目前为止,在过去的七八年时间里,有十几个下岗失业职工自杀。这在原来是从未出现过的现象。在调查中发现,这些自杀的职工一方面是因为生活与心理压力大,另一方面也因为这些人大多有不治之症,因为没有医疗保障,为了不拖累家庭而选择了自杀。

结语

改制以后,拖拉机厂社区的生活方式已荡然无存。

原来上下班时熙熙攘攘的情景、工作时热火朝天的场面都已不复存在,取而代之的是:

破败的厂区、杂乱的社区环境、居民精神上的萎靡。

职工个人、家庭及整个社区,都陷入了物质与生活方式上的贫困……

东北下岗工人的惨状

这是当年工人下岗时的样子

人已赞赏
文摘社会

混得再不好,也要参加同学会

2018-6-12 11:07:05

社会

成为非法集资,是否能逃避责任?

2018-6-30 11:12:23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