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学校园班干部贪官,对应成人世界

这是典型的官场现形记,与官场一脉相承。

安徽怀远县一小学副班长兼语文科代表,拥有检查作业、监督背书的权力。他多次以检查别人作业,学习进度为由,逼迫学生吃屎喝尿,收受其他学生“贿赂”几万元。

这个小朋友全班只有七个人,他上网上学,有专门的孩子骑车接送(自行车),他要来的钱,有专门的孩子替他保管……实际上,他个头矮小,不过13岁,却把这点权力运用到了极致。他在五年多内硬生生地从六个零花钱十几块的小朋友手里搜刮出两万多元,平均下来一年靠此项收入四千余元,不得不令人叹为观止。

这个小贪官的受贿模式是这样的,老师把检查背课文的权力交给了他,他说背了就是背了,没背就是没背(获取了可靠的实际权力,并且有把谎言变成“事实”的决定权)。

假设我们把他事件中所有人都换成成年人,这是不是一个“大老虎”?

披露这一事实的许多网文日前在网络热传,而有关新闻事实,早在去年底获诸多官媒报导过。

令人沉重的真相

据悉,安徽怀远县火星小学位于城郊,此前属于火星村,多年前因为发展工业区拆迁,火星小学搬到了现在的地方,保留了一个教学点。这些年,很多学生陆续转学,这里的学生越来越少。发生“受贿”的班级,从最开始的20多人,读到六年级时,已经只有7个人。

这七个孩子是:班长小东2003年12月生;副班长小赐13岁;小运2002年2月出生;小然2002年生;小江2000年8月生;小岩2003年6月生;小邢17岁。

“每次背书时,孩子们必须拿钱给小赐。不给,则会喝尿吃屎”,家长们找到学校,把情况汇报到了怀远县教育局。学校召集了双方家长在学校见面,小赐承认六名学生拿钱给他,也承认对方吃屎喝尿的情况,小赐父母表示要归还孩子们的钱。但小赐及其家长同时称,一切都系同学们自愿。次日,小赐转到了其他学校。

小赐制定的规则是这样的:

每次背书时,孩子们必须拿钱。他会根据每个孩子向家里拿钱得手的难易程度,以及各家的经济状况,制定拿钱的数量。如果家里经济条件不错,钱好拿,那就会要求多拿,反之就少拿。

如果不拿钱,作业检查肯定过不了。这一点,小然的父亲贾波曾经有过疑问。因为老师布置了作业,儿子回家后,他们就督促儿子写字,写了整整两个本子,他也检查了。可次日,就接到了老师的电话:“你家小然作业又没有写!200个字,就有180个字写错!”

所有的孩子都有类似遭遇:拿了钱,过不了关也能过;不拿钱,过得了也不能过。逼人吃屎喝尿、打人、“专车”接送、指定“会计”、专人买早餐……

这个7个人的班级,就像是小赐的王国。

谁在背后撑腰?

怀远县教育局的调查人员有些不解:喝尿的事为什么不告诉老师家长?小东回答:“没有告诉,怕小赐打。”小东的说法,代表了所有的孩子。

从最初的几块钱,到后来的几十块上百块,再到上五年级时几百几百地要。一位已经转学的女孩子称,在五年级时,曾一次从家里偷了800块给小赐。

事情败露后,小赐给小江发来QQ信息称,你等着,放假弄死你。现在事情真相大白,受害学生的家长开始纷纷自责。

这些年来,孩子老是偷钱,被发现后就对孩子毒打,孩子却只是咬定钱掉了。

小静被妈妈打得太凶狠,奶奶还报警过。所有的孩子,都变得沉默,不敢说话,也不敢直视父母的目光。可家长们万万没想到,孩子偷钱的原因,是因为在学校受到了霸凌。

如果发现了孩子偷钱、骗钱,这些家长能及时调查清楚这些行为背后的原因,或许孩子受到班干部霸凌的事情能更早更快的水落石出,孩子们也不会平白无故遭受这么多威胁和委屈了。

后来,怀远县警方介入调查,教育局很快认定了部分事实,并作出处理:撤销班主任顾利珍的教师资格,调离火星小学,撤销校长职务,调离火星小学。

而让人匪夷所思的是,就在安徽电视台记者采访后,班主任顾利珍还冒充钱惠打电话给记者,称所有的事情都是假的,是孩子们嫉妒小赐成绩好编造的。

在这件事中,真正悲哀的是:“这五年里这些孩子一次也没想反抗过”。

贿选、收贿的小贪官不是个别现象

在小学校园里,班干部是班主任的直接代理人,拥有着班主任赋予的“最高权力”,这些“权力”包括了检查作业、背书情况、汇报班级同学学习情况等等,在一个班级小社会,这些“权力”可能让孩子变成贪官。

武汉一所小学的学生,为了在班干部竞选中获胜,有学生“刻意”帮助他人,花小心思博取其他同学的“好感”;有的学生为了让班上的同学投自己一票,不惜买零食来“贿赂”。

还有妈妈发现儿子经常把作业给其他同学抄,她质问儿子,得到的回答却是,让同学抄作业是为了在竞选学生干部中获得更多选票。

更有甚者,为了让孩子当上学校的学生干部,孩子家长在校门口帮孩子拉选票,给小评委送礼物或承诺当选后请客。

汉口曾有一名小学五年级男生写信举报反映班干部“滥用职权”的行为,说班上变得乌烟瘴气的。原来,该男生因为没有请班干部吃冰淇淋,上了班级不守纪律的“黑名单”。他还发现:和班干部关系好,迟到、违反纪律都可以“豁免”;关系不好,稍不留神就会被记一笔。

2001年10月有媒体报导,在福州鼓楼区某中心小学三年级的一个班级,班长及班级委员可以吃整块的饼干,小组长只配吃碎饼干,毫无“职务”的普通同学只能看别人吃而不停地咽口水;班长及班级委员可以时不时得到同学送的漂亮钢笔或高级水枪,小组长得到的则是橡皮或铅笔头,普通同学啥都没有……

小孩贪官对应成人世界

从贿选拉票“当官”到利用特权敛财,一些小学生熟练运用成人世界的游戏法则,让人瞠目结舌,引起舆论热议。

一般的观点认为,在这事件中,学校,家长,副班长,社会,这六个孩子自己全都有问题,他们紧紧地纠葛在一起,酿成了这一次悲剧。

但是,有媒体引述观点认为,是大人世界出了问题,影响了孩子。更有人联系到时下的官场腐败。

贵州官方杂志《贵州改革》的点评极具对当下官场的影射效应:

读了这条消息,比当年中央政治局常委周YK落马还感到震惊!

震惊之一,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竟然把权力玩弄得如此淋漓尽致!

震惊之二,一个未成年的孩子,逼迫学生吃屎喝尿,比恶霸村官还恶!

这位小学副班长的腐败,与官员腐败有很多相似之处;这位小学副班长的“堕落”,与官员堕落也非常雷同。

一个小学的副班长,大胆妄为,“堕落”到如此程度,到底是谁之过?

看着孩子的腐败“内幕”与作恶手段,以及独断专行,飞扬跋扈等等,实在不可“就要”。他的“堕落”,是咎由自取,其后果,就该由他个人承担。

但班主任身在其位,不谋其政,依靠亲信,作威作福,责任是不可推卸的。

人已赞赏
社会

混黑社会的一般是什么状态?

2018-5-5 8:39:31

社会财经

房子吞噬了一切,除了房子一无所有!

2018-5-13 9:32:14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