混黑社会的一般是什么状态?

作者:Katy家怡

 

1

 

阿豪是一名社会人,22岁,没像其他社会人那样跟具体的哪位大哥。

早上八点半,阿豪在上面二哥的指引下,来到了区保安公司,领服装,领铁棍。

干嘛呢?

征地,赔偿谈不拢,强拆。

阿豪跟着其他社会人兄弟,坐着依维柯面包车就去了拆迁现场。阿豪那天没动手,其他社会人开的头炮,他只站在后面做做动作,但他起了个作用——撑场子。

大多数社会人没动手,站着看热闹。

中午十二点,阿豪的微信上收到了300元的出场费转账。

一点多回到城里,阿豪才吃上了第一顿饭。

不是不饿,作为社会人,哪能吃早饭呢?(开个玩笑,他们普遍睡得很晚,因为他们活在西边,所以只能拥有半个白天)

下午,另外一个社会人兄弟叫阿豪去打牌,阿豪去了。五个人炸金花,阿豪输了一千七,骂了句娘希匹。

该吃晚饭了,今晚是中型包工头胡总请客,感谢阿豪等一种马仔上个季度的辛苦付出。

吃完饭后,阿豪来到了一个娱乐会所,他是这里的临时职工,周末的时候,过来转转,充人数,有500左右的兼职工资,

两点半,阿豪跟其他社会人兄弟来到网吧,打游戏,“草泥马,砍他啊!”

整个网吧,他们声音最大。

吼饿了,点了份炒饭,外加一个鸡蛋,还有一瓶百事可乐。

回到宾馆,打开快手,看看最近“道上”又有哪些幺蛾子飞了起来,嘿嘿,不好看,都不约架了,阿豪躺在环境不太好的宾馆睡着了。

阿豪有很多社会上的兄弟,但是他说缺一个陪伴他的女人,他在寻觅。

上面这个故事,只是一个缩影。

至于他们的形象,打扮,其他答案写得很好很具体了,我就不再重复了,讲讲他们干啥吧。

 

2

 

张女士是一位建材商人,被一个老板拖欠了100多万的货款。

老板有点狡猾,而且看着张女士离婚,单独带着一个孩子,便拖着钱不给。

张女士的同学万先生是个律师,他分析状况之后,不建议张女士走法律途径,毕竟时间太长了,也麻烦,还是找靠谱的社会人去解决问题比较符合实际。

张女士花了一个星期,前期耗费了三万多元的活动经费,请来了五个社会闲散人员。

这几爷子也是有本事,不打不闹不上吊,缠着那个老板,威胁老板的妻子、孩子,一副不还钱此生不散的样子,几个人也是老手了,啥场面没见过,警察来了,他们拿出该老板欠货款的证据,警察说不能影响人家正常生活,但是社会人办法多,脑子好使,胆子够大,一周不到,老板妥协了。

中途,老板跟社会人商量:“她给你们好多钱,我多拿一点给你们可以吗?”

社会人,如有社会人的规矩。

如果倒戈,以后就不要太想有客户了。

混社会,讲个信字,口碑很重要。

张女士给了这群社会人二十五万元,包了差旅费,社会人平均每人拿了五万云。

社会人,没有具体的定义,不同的人,对于社会人的理解是不一样的。

有人谈之色变,有人闻风丧胆,有人对他们竟会“肃然起敬”。

怎么去理解他们,要看怎么去了解他们,要看通过什么信息渠道去认知他们。

 

3

 

先说一个准则吧,社会人也有层次之分。

1、顶层社会人

有社会人混到了直辖市、省的人大、政协里面。

这类人,人中龙凤,产业广,兄弟多,排面大,早期什么混社会出身,功成名就之后,转入实业,洗白,号称某总某董,社会人中的顶级存在,是很多社会人的偶像。

2、上层社会人

在一个地级市有一定的影响力,跟白道能搭上一点线,但一般没有牵制能力。

3、中层社会人

你们老家所在县城的各个山头的老大们,你们可以回忆一下,从小到大听过的你们县城的关于黑社会老大的传说,他们还安康吗?

4、下层社会人

这一栏很难区分,跟大多数公务员级别一样,这一层级的人最多,很难出头,脑子不够,机遇不够,很多后期会转行。

5、底层社会人

留着西瓜头或者光头,叫他砍谁就砍谁的那种社会人,多以在校学生、辍学学生、刑满释放人员为主。

你们想想看,让他砍谁就砍谁,那不是蠢吗?他不当底层谁当底层。

社会人遍布的行业。

我可以说是基本上绝大多数行业都有他们的影子。

房地产、制造业、工厂、装饰、河沙、水泥、混凝土、餐饮,尤其是集中在娱乐行业,比如夜总会、酒吧、夜店。

赌场、色档、毒品、催收行业等特殊地带,那就是社会人集中的地方了。

互联网行业要少很多,但是互联网行业跟社会人接触也不是没有。

社会人的收入状况和经济来源是很多人感兴趣的一个点,我来重点说说吧。

其实大多数社会人是看起来凶,穿得很魔幻,实际上并没有触犯法律,像那种明显掉脑袋的运输毒品之类的事儿,不是张牙舞爪的社会人做的事儿,更多的是一些毫无头脑的最底层的亡命之徒在干。

社会人的生存方式一般是这样的。

不知道你们看不看快手,如果看快手,你们更容易理解我接下来说的。

比如快手上有很多社会人在直播,他们中其中一部分人其实是不上班的。(社会人普遍没有五险一金,也不怎么买保险,保险行业的朋友可以去试试水)

这些不上班的社会人中,很大一部分人是被上面的大哥养着的。

不同干具体的事情,需要他们的时候,电话摇人,去就是了。

不过也有大哥用毒品控制住社会人,大哥怒了,要砍人,好,社会人报恩的时候到了。(不过现在法治社会,砍人的事件越来越少,主要目的是恐吓和满足大哥们的排面上的虚荣心)

有些大哥害怕寂寞,孤独。他有钱,但是没有朋友,那就养几个社会人,一个月也花不了多少钱。当作陪聊、陪玩。

我在会所就遇到过一个养了四个个社会人的大哥,他说那是他保镖,不过该大哥也还是可以,没让兄弟们站着,可以坐,可以喝酒,可以拥抱妹纸。

这是靠大哥养着的一类社会人。

更多的社会人,是靠“信息中介”在赚钱。

这四个字我不展开,给你们留下遐想的空间。

社会社会,之所以叫社会人,是因为要混社会,混社会混的是什么,混的是关系。

越是不怎么讲究技术的行业,关系的作用越大,关系也就是熟悉、喜欢、彼此信任的程度。

怎么来?要不要接触?要不要喝酒?要不要拜把子?

所以啊,社会人普遍都有这样那样的亲家。

我参加过一个人社会人的婚礼,我的天啊,来了二十几个他的“干亲家”,这也许是我这种人无法理解的潮流吧,但是表示尊重。

这是他们维护自己利益的有效方式,通过结盟,排斥新进的利益集团。

真正的变态杀手,我只听过名字,从未见过,也许那些变态杀手,平日里只是一个普通的小卖部老板,谁都看不出来。

说到底,社会人是一些人的生存方式罢了,他们以谋生为主,砍人、杀人为辅,或者说是迫不得已。

在和平年代,活命和获得自由不是首要任务么?难道还要去追忆杜月笙的时代?

社会人交际广泛,对信息把握也还算准,提供一个信息,有时候可以赚取好几万甚至几十万元的报酬。(当然,这是少数人)

社会人普遍信命,信关二爷。

在这种不以核心技术为主要竞争手段的行当里,那就比谁的命好了,所以他们更喜欢求神拜佛,甚至是做法事,而不是看马克思。(不过我倒是觉得多看看马克思的著作,也许有助于他们爬升)

不确定的因素太大,上面大哥的喜怒哀乐变幻无常,所以社会人对命运的依赖很大,他们把自己的前途跟玄学绑在了一起。(除了玄学,社会人也喜欢广交兄弟,以获得更大层面的支持,谁说不是呢?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不正是我们也需要学习的吗?)

 

4

 

还有更多的社会人,是一种寄生的生活状态。

跟正文开头的那个假扮保安去拆迁的社会人一样,他们有很多出场费和喝茶费。

社会矛盾方方面面,法律总有解决不了的地方,那么这时候,到了灰色地带,就有社会人的一席之地了。

社会人中以砍人杀人为主的,那不是社会人,那是监狱里的囚犯,或者逃犯。

其实我见过的社会人,基本都会考虑自己的自由和生命安全,没有几个会真的拼命,但是他们会在外表上把自己武装得很凶。

真正凶狠的,是那些完全没有法治概念的土匪和手脚不知轻重的小崽儿,说实话,我很怕他们,因为他们完全不讲规矩,说毛了就乱搞。

一个人只要还爱他的自由只要还爱钱,事情就有的谈,但是被亡命之徒碰见了,那就惨了,所以那些亡命之徒,并不是社会人范畴。

当然,社会人也会动手,也会拿钢管管制刀具,只是他们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恐吓为主,完成老大布置任务为主,真的要他们杀人?这么蠢的人,这个时代不多了。

也许会有朋友问,这些人为什么要成为社会人,走上社会混社会呢。

时也,命也。

1:喜欢社会人这样的状态,自由自在

2:从小走错了路,资源建立在那儿,离不开

3:来钱相对于从事其他无技术行业快很多

4:享受一种虚无的人际关系膨胀(社会人的婚礼还是蛮风光的,攀比嘛,我理解)

5:价值观问题

说他们好逸恶劳也好,说他们愚蠢也罢,我不做主观评价,我只做了个客观描述。

我经常说我自己是半个社会人,为啥呢?

因为我很瘦,从来不动手,我真的不打架,也打不过。

另外半个呢?

的确比一般人认识的人要多。

有个来会所耍的哥们儿是老老实实做餐饮生意的,辛苦了很久,攒下了两家店,还算可以。他十几年的好朋友借钱去买房子,借了借不还了,而且是有钱不还,还悄悄把婚离了。

(你们也知道这种转移资产的,依靠法律的时间长度和难度)

他气不过,跟我们吐槽,还落了泪,觉得看走了眼。我们劝他莫难过,只要对方手里有钱,就有办法让他还。

那次事情,我拿了两万介绍费。

有些资源,的确是社会人有的。

讨债公司很多,靠谱的并不多。

社会人这个神奇的群体,也许真的要社会学家从经济发展、人文环境、地域、历史演变等各个角度去仔细研究才能下定论,我只是在这里说了一下自己的理解。

我更倾向于把当代的社会人定义为改革开放之后的社会化产物,跟以前的青帮、炮哥还是有本质上的区别,毕竟法治社会,杀人的代价还是很大的。

 

5

 

最后,奉劝朋友们:

好好读书,走正道儿,别被带跑偏了,这条路,真不好混,进来了,不好出去,也许一辈子都很难洗干净在里面沾染的恶习。

不过有些戴着金丝边框眼镜,西装革履的文质彬彬的人,才是我眼中的真正的社会人,他们够狠,够坚决,够牛逼。

社会不止黑与白,有些地带,的确是灰色的,那就需要用灰色的方式去解决问题了。

祝好吧,个人只求平安健康,早日归来。

人已赞赏
文摘社会

互联网越发达,你为什么越来越焦虑?

2018-5-4 10:45:04

社会

小学校园班干部贪官,对应成人世界

2018-5-7 8:41:55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