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东“辱母杀人案”,我们应该有什么态度?

山东省冠县女企业家苏银霞此前因借高利贷无法还清余款,她和儿子于欢被催款团伙控制、侮辱,由于警方不作为,于欢愤怒拿刀捅这帮人,最终酿出了血案。

近日,山东法院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该案被报导后引起舆论极大关注。

被高利贷团伙多次逼债

血案发生于2016年4月14日,因暴力催债引起。女企业家苏银霞创办的山东源大工贸有限公司(下称“源大工贸”),因公司资金困难,曾向地产公司老板吴学占借款135万元高利贷,约定月利息10%。

苏银霞在支付本息184万和一套价值70万的房产之后,还欠17万欠款。

为了逼债,2016年4月13日,吴学占让手下人大便,并将苏银霞按进马桶里,要求还钱。深感恐惧与绝望的苏银霞,四次拨打110和市长热线。

警察只是过来了解了情况,就离开了,苏银霞试图跟警察一起离开,却被吴学占拦住。

要账可以,但不能打人

第二天,催债手段升级。

杜志浩等11名催债人员,将苏银霞和于欢母子二人控制在源大工贸的接待室,用尽各种污辱手段,辱骂、抽耳光、鞋子捂嘴。

职工刘晓兰看到,苏银霞母子两人瑟瑟发抖,于欢试图反抗,被杜志浩抽了一耳光。杜志浩还故意将烟灰弹在苏银霞的胸口。杜志浩甚至脱下裤子,用极端手段污辱苏银霞——当着22岁的儿子于欢的面。

被按在旁边的于欢咬牙切齿,几近崩溃。

有工人看到这一幕后,找人报警。多名现场人员证实,警察进入接待室后,说了一句“要账可以,但是不能动手打人”,随即离开。

这期间,接待室内发生骚动。刘晓兰告诉媒体,看到警察离开,情绪激动的于欢站起来往外冲,被杜志浩等人拦了下来。混乱中,于欢从接待室的桌子上摸出一把刀乱捅,杜志浩、严建军、程学贺、郭彦刚四人被捅伤。

杜志浩因失血性休克死亡,另外有两人重伤,一人轻伤。

法院:被告人是故意杀人

不久,警车赶到源大工贸,警察让于欢交出刀子,并把他带到派出所。

近4个月后,吴学占因涉黑被聊城警方控制。杜志浩是吴学占涉黑组织成员之一,被刺前涉嫌曾驾车,撞死一名14岁女学生并逃逸。

2017年2月17日,山东省聊城市中级法院,一审以故意伤害罪,判处于欢无期徒刑。

法院认为,“于欢面对众多讨债人长时间纠缠,不能正确处理冲突”。

至于为何不认定为“正当防卫”,法院解释称,虽然当时于欢人身自由受到限制,也遭到对方侮辱和辱骂,但对方未有人使用工具,被告人于欢及其母亲的“生命健康权被侵犯的危险性较小”,“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好一个秉公执法的大法官,好一个“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

律师:警方涉嫌不作为

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吴学占成立冠县泰和房地产开发公司,注册资本1000万。网上流传的一封举报信显示,吴学占以房地产公司名义高息揽储,招揽社会闲杂人员从事高利贷和讨债业务。

在山东冠县,不少企业热衷于向吴学占借款。一位企业负责人告诉媒体,现在经济下行压力较大,企业很难从银行获得贷款,为了资金周转,部分企业宁愿铤而走险,互相担保向吴学占借高利贷。

目前,于欢已提出上诉。

于欢的上诉代理人、河北十力律师事务所律师殷清利告诉媒体,已经在2月24日,赶在上诉期的最后一天提起上诉。此案一审中,自首没有认定,对方涉黑的问题没有认定,警方也存在涉嫌不作为的成分。此外,死者也有因自身因素耽误救治的情节。

殷清利表示,根据于欢及其姑姑的强烈要求,将来会准备先打一个行政官司,起诉当地派出所不作为的行为。

报导称,据于欢姑姑于秀荣所说,这个事儿不排除有人故意搞他,把他家人都弄进去,就没办法在外面跑了,这个案子就压下来了。

警察不作为

社会舆论几乎一边倒地站在于欢母子这边。

3月25日,澎湃新闻发表社论称,为什么出警的警察,在宣示“讨债不能打人”之后,就“到外面去了解情况”?为什么没有带走被拘禁的苏氏母子?这是不是对暴力催讨的“默许”?

文章提到,这起凶案起于一起远高于国家法定利率的疑似高利贷案,发展为10多人暴力催讨,终于酿出一场血案。文章认为,解决此类问题不能等到出了人命,才予以重视。

有文章认为,警察的不作为起到了很大的助推作用。杀人伤人的是于欢不假,但不作为的警察同样有责任,法院的判决更是火上浇油,助长邪恶的社会风气。

在法院审理此案之前,吴学占等人已被定性为“黑恶势力团伙”被警方摧毁。在11名黑恶势力面前,不能苛求弱者的反抗姿势,否则便是以法律的名义逼迫公民做窝囊废。

法律本应援助受困的弱者,如果没有援助而迫使弱者自卫,应该反思原因!

一个救助不了弱者又不允许弱者自救的社会,何其悲哀!

我们该应有的态度

放高利贷的黑帮,一般背后都有徇私枉法的恶警和黑心法官的支持,有些司法贪官甚至在高利贷公司有股份。

士可杀不可辱。

当众用下三滥手段侮辱妇女,按刑法规定,涉嫌强制猥亵、侮辱罪。当着男人的面故意猥亵侮辱其母亲,在男人眼里,应该是死罪,可以立即执行。男人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选择隐忍,枉为男人。

一个国家,如果充满这种男人,绝对是没落之邦,我们将要亡国灭种!

山东聊城那几个法官中,肯定没有真正的男人。你当着一个男人的面,一再以极端手段侮辱其母亲,这对于一个男人的影响,可能比剥夺其生命更严重。在这样的条件下,男人采取暴力手段进行报复,属于典型的正当防卫行为。

按法律规定,死者并没有犯死罪,他只是找死!

这个案例应广泛宣传,让国民知道当着男人的面猥亵侮辱人家母亲的下场,国人皆曰可杀!

古代有哪些为母报仇的故事?

人已赞赏
社会

因为强大,才应向弱者示弱

2017-9-2 8:58:08

社会

为什么有这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

2018-2-3 15:06:06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