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朝鲜奴隶集中营

虽然朝鲜轻描淡写地说,这里只是”拘留中心”,”一些人在那里反思错误,提高思想认识,并且通过劳动进行改造”。

然而,多年来人们所听闻的传言却不只是”劳动改造”这般简单。

唯一一位从朝鲜集中营逃脱的脱北幸存者申东赫,现正在海外为朝鲜民生奔走,受人尊重。

朝鲜奴隶集中营

位于朝鲜平安南道价川的14号劳改营,是朝鲜众多奴隶集中营中的一个。集中营的囚犯从出生到死亡通常为45岁,他们终身都被要求劳动,享受的最高荣誉是男女囚犯间有限的同床机会,申东赫就出生在这样的集中营。他也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位从集中营脱北成功的幸存者。

申东赫,1982年出生在朝鲜14劳改营,这是一座位于南平安道大山深处的政治劳改监狱,50多年来,它被金氏三代用于关押和改造政治犯。

送到这里的囚犯通常不需要定罪,只要平壤认为是有威胁的人,就会送到这里,让他们接受终身的劳动改造,一辈子忍受饥饿的折磨,同时很多与政治犯有血缘关系的人,也会被关在这里。申东赫说,人们可以通过谷歌地图搜索到第14劳改营,它的附近还有四座。与此同时,多所集中营正在扩建。

14号劳改营属于完全控制区。它建于1959年,位于南平安道的价川,关押着大约1.5万人。整个营地设在山谷里,两侧山岭陡峭,沿山谷而建的是一些农场、矿山和工厂。申和他母亲居住的区域,算是劳改营中条件最好的。他们有自己的房间,不过是直接睡在水泥地上,他们还与另外四家人共用一间厨房。每天供电两小时。没有床、椅子或桌子。也没有自来水。如果申的母亲每天完成工作定额,她就能带回家一些食物。早晨4点钟,她会为自己和申准备早饭和午饭。每餐都一样:玉米粥、腌白菜和白菜汤。

申总是吃不饱,母亲刚刚出门去工作,他就会把午饭也吃得精光。他还吃掉她那份。当她在正午干完活回家时,找不到吃的,就用铁锹暴打他。

犯人随时可遭处决

申东赫最初的记忆是一次执行死刑的场面。他与母亲一起走到一片麦地里,看守们将数千监犯集中到这里。

这个男孩在大人的腿间穿行,挤到前面,他看到看守们把一个人捆绑在一根木头柱子上。看守们将鹅卵石塞进死刑犯的嘴里,给他戴上头套,然后枪杀。

在监狱中的政治犯挨饿、被打,他们随时有人会被处决,作为杀鸡儆猴的把戏,来警告其他人不要偷懒。申东赫从小看着这些场景长大,看着他的母亲被他们绞死。

在关押朝鲜政治敌人的14号劳改营,禁止两人以上的聚集,但行刑时例外。每个人都必须参加。

“最高奖励”是男女同床

22号劳改营据说可以容纳5万人,很多人进去后就再也出不来了。

申的母亲叫张慧静。她从未告诉过儿子自己的过去、家庭,以及她为何被关进劳改营,他也从没问过。她能有这个儿子,完全是看守们安排的结果。

劳改营中存在一种“奖励”婚姻。看守们选择她与那个后来是申的父亲的男人,作为彼此表现良好的奖品,结为夫妻。据申说,集中营的囚犯享受的最高荣誉,是男女囚犯间有限的同床机会。

单身男女按性别,分别安置在不同宿舍。第14号劳改营的第8条这样规定:“任何人未经许可不得有性接触,一旦违犯,格杀勿论。”奖励婚姻是唯一不受禁欲条款约束的方式,看守们每年公布4次奖励婚姻。如果官方安排的配对一方认为对方太老、残暴或者丑陋而无法接受,看守们有时会取消这种婚姻。一旦被取消,涉及的男女任何一方以后均不再有结婚的机会。申的父亲申境燮曾对申说,他能娴熟地操作车床,作为报酬,张被许配给他。

结婚后,夫妻可以连续5晚同床共寝。然后,申的父亲每年只能有几次探亲的机会。他们的大儿子申希根生于1974年,申在8年(1982年)后出生。兄弟两个几乎不相识。申4岁时,他哥哥就住宿舍去了。看守告诉孩子们,他们因为父母犯下的“罪”而成为囚犯,但他们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服从管教并告发自己的父母“洗清”自己生就的罪恶。

吃老鼠、昆虫充饥

申东赫说,在夏日的夜晚,监狱里的男孩子们会偷偷溜到附近的果园,摘未熟的梨吃。被抓到后,会遭到看守一顿暴打。

不过,看守们倒是不在意申和他的朋友们去吃老鼠、青蛙、蛇和昆虫。吃老鼠是生存的保障。老鼠肉可以使他们免得糙皮病,这种病很普遍,原因是他们的食物中缺少蛋白质和烟酸。得了这种病的囚犯们会经受皮肤病变、腹泻和痴呆症的折磨,这往往带来死亡。申开始热衷于捉老鼠。到了晚上,他和同学们在小学校汇合,吃烧烤老鼠。

申的“老师”是个看守,身穿警服,屁股上挂着一把枪。1989年6月的一天,他突然对这些孩子搜身。结果,他在一个瘦小的女孩身上查获了5颗玉米粒,在申看来,那个小女孩像仙女那样美丽。老师命令这个女孩走到教室前面,然后让她跪下。他挥动着教棍,朝着她的头部不停地击打。申和他的同学们默默地看着,她头上鼓起了包,血流满面,然后倒在地板上。申和他的同学一起把她抬回了家。就在那天深夜,她死了…

揭发父母,“清洗”罪恶

看守告诉孩子们,他们因为父母犯下的“罪”而成为囚犯,但他们可以通过努力工作,服从管教并告发自己的父母“洗清”自己生就的罪恶。

13岁的时候,申发现了哥哥和母亲讨论有关逃离的事情,申明白,每个囚犯都知道14号劳改营的首条禁令中的第2项:“任何逃跑行为的目击者,如果不向当局报告将被立刻处死”,便亲口告诉看守母亲和哥哥策划逃跑这件事。

可申并没有因此获得奖赏,反而也被定罪。后来,申在一份”家庭犯罪记录”的文件上按手印。这份文件解释了他父亲一家被关押的罪名。他父亲不容宽恕的罪名是,他有两个兄弟在韩战期间逃往南方。而申的罪名是,他是他父亲的儿子。

申的牢房很小,几乎没法躺下。没有窗户,分不出昼夜。没有吃的,也不能睡觉。后来,申被带离他的监舍,来到一个光线昏暗的房间。屋顶上悬挂着锁链。墙上挂着锤子、斧头、钳子和棍子。他还看到桌上放着一种用来夹滚烫金属的夹钳。主审官的副手们扒光申的衣服,将他绑在架子上。他们做完后,他的身体呈现U形,脸和脚朝向天花板,裸露的后背冲着地面,主审官咆哮着审问他。他们把一个炭火盆拖到他身下,然后,夹钳伸向火中取燃烧着的木炭。其中一个狱警抓着一个铁钩,刺着他的腹部,将他的身体按在炭火上方,直到他失去知觉。

申苏醒过来时,已被送回他的牢房,身上沾满了屎尿。后背满是燎泡,钻心地痛,脚踝周边的肉被撕扯掉了。

图/朝鲜受迫害者展示遭受酷刑的大腿

劳改营关押有十余万人

据韩联社10月8日报道,韩国国会外交统一委员会议员尹相现(新世界党)今日表示,以韩国国内研究机关资料为基础对有关卫星照片进行分析的结果显示,朝鲜境内政治犯收容所的总面积达首尔市面积的两倍以上。

引述资料称,朝鲜的5处政治犯收容所总面积达1247.9平方公里,为首尔市面积(605.2平方公里)的两倍以上。其中位于咸镜南道耀德郡的“15号管理所”面积达551.6平方公里,占耀德郡总面积(1378平方公里)的40%左右。

韩国统一研究院今年6月发表了《2014朝鲜人权白皮书》,根据对脱北者的深入采访,推测朝鲜设有5处政治犯收容所,关押政治犯8万-12万名。而美国国务院掌握的数字则高达20万,规模最大的占地面积相当于洛杉矶市。

脱北者

脱北者又称逃北者、朝鲜难民、北韩难民等,全称是“北韩离脱住民”。

指不适应朝鲜政治体制和生活环境,通过非正常渠道离开朝鲜到其他国家的朝鲜公民的称呼。最开始专指从朝鲜亡命到韩国的人,后来泛指所有从朝鲜逃出来的人。

在最初期,脱北者都是因为政治理由而亡命。20世纪90年代初,朝鲜进入“苦难行军”时代,经济低迷、粮食短缺,大量“脱北者”进入中国或经由中国投奔韩国 。2002年5月8日,一家“脱北者”带着两岁孩子闯入日本驻沈阳领事馆寻求庇护时曾被外国记者现场拍到,引发全球关注。

在所有牵涉国家中,朝鲜官方认为脱北者是“叛国者”;而韩国官方则认为脱北者属于难民,并要求相关国家必须予以救援。而中国根本未将脱北者视为难民,而是称其为“非法经济移民”。受到韩国媒体的影响,“脱北者”一词已广为人知。

根据韩国统一部估算,在中国、俄罗斯、蒙古和东南亚地区大约有30万“脱北者 ”。

脱北者:别再把金正恩当玩笑了

朝鲜啦啦队姑娘秘闻

国际

脱北者:别再把金正恩当玩笑了

2017-4-19 18:25:52

国际

科学、民主、宗教,才能救中华

2017-7-31 18:29:48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