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东北经济的一点感触

从小在东北长大,父母亲戚都曾在家乡的工厂上班,可以说亲眼见证了一个个大型国企的兴衰,感触颇深。

 

1

 

父亲的一位好友刚刚去世,生前是厂里的司机,开的是火车,当年国企辉煌的时候,工厂内配有火车!

父亲同期进厂的同事,关系较好的兄弟几个,去世了有半数。

其中有得病的,有自杀的,归根究底,是穷死的。

是的,在这么个年代,还有穷死的,似乎让人感到不可思议,起码父亲和我谈起这些事情的时候,我是觉得很惊讶的。

后来听了父亲的解释,在那个年代能够进国企,不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那代表着拥有了一个铁饭碗,是后半辈子生活——甚至说生存的保证。

人都是有惰性的,当现状足够惬意的时候,很多人也就忘了居安思危,没想过紧跟时代的步伐去学习和充实自己,而眼光又不够长远,于是在江河日下的企业中随波逐流,直到铁饭碗变成了要饭碗,想要另谋出路,却发现已经和社会脱轨了。

企业开不出支,老婆跑了,无力抚养子女,卖苦力又累坏了身体,没钱治,甚至吃不上饭,就死了。

百姓饿死,晋惠帝曰:“何不食肉糜?”

我问出了同样的问题:“为什么他们不自己去干些赚钱的行当?”

问完自己就有了答案,赚钱的行当需要本钱或是技术,可二者明显不被此类人具有,同时,他们也不再年轻。就像父亲的那位朋友,当了一辈子蒸汽火车司机,蒸汽机一被淘汰,已经年老力衰的他,又能去干什么呢?

相同经历的人,在东北实在太多太多。

涉及到自身的生死,他们不得不争,而且争的理由无可厚非:东北国企在国是维艰的时候,时时刻刻的为国家供给着养分,而他们,也在那个年代,为了企业和国家勤恳奋斗,怎么到了现在,就卸磨杀驴了呢?

 

2

 

父亲的另一位好友,被双规。

这位是我父亲的朋友当中,比较有能力的,也相应的坐到了国企里比较高的位置。印象里他是个一丝不苟、很有威严的人。

小的时候,觉得他就是我的人生楷模。

省里新批了一笔钱,所谓的振兴老工业基地专款。他力排众议,决定不用这笔钱来补发工资,而是引进新设备,为厂里增产,用他的话说“发了工资,这点钱就石沉大海,之后怎么办?”可工人们更关心的是眼前,毕竟家家都需要钱吃饭啊!这件事推行的阻力之大,光是在一旁听说,都觉得这事不好做,可最后硬生生被他弄的风生水起。

结果新设备到位了,生产效率也很高,可产量大增,需要的人力锐减,如果继续引进设备,增加生产线,就会产能过剩,产品滞销。

要想盈利,必须裁员!

可想而知,当厂里传起了下岗口风的时候,工人们是多么的歇斯底里!

于是,倡导引进设备的他就站在了风口浪尖。

当时的专款用也不是那么干净,毕竟国企的性质就是各方面颇多肘制,其中的潜规则不言而喻,于是举报他的人在监察部门接踵而至。

想起他家和我同龄的小孩,吃穿用度还都不如我,爸爸却被人举报贪污,不是熟知内情的人,都会觉得不可想象。

……

这两个事例中的主角,就是由于身份不同,站在了相反的立场,没有对错,有的只是悲剧。

国企,是一种畸形的历史产物,生逢此时的父辈们,尝到了国企的恶果,可如果设身处地的去想,存在即是合理,在当时,也没有更好的选择。

站在老国企员工的角度看,弱势群体有着说不完的委屈与愤懑;

站在当今企业管理者的角度看,问题不由他们产生,却逼着他们解决;

站在广大群众的角度看,社会责任是必须要有人承担的;

站在国家的角度看,如果一项改革只肥了一小部分家族,只对一小部分人有利,那么就是有问题的。

将近年关也快回家了,近乡情怯,看家乡父老日近穷囧的生活,却也对此无能为力。

当今社会,由于感受到不公与冷漠,导致自身也越来越自私自利,如果遇事能够多站在他人的立场上平心想想,尽量做到客观公允,相信也就不存在那么多无谓的争执了。

人已赞赏
财经

实体破产来临,大量人口将面临失业

2016-11-26 17:51:17

财经

为什么房地产能忽悠老百姓?

2017-3-30 11:01:54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