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面馆命案深思,为什么社会成了火药桶?

2017年2月18日中午,只因为一碗热干面的1元差价之争,出现人命惨剧。

22岁的四川宣汉男子小胡不满牌子上写的4元,结账时姚老板如何收5元?

“1元钱还吵什么?”姚老板颇不耐烦,“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一碗,吃不起你就不要吃。”——双方为此磨牙,发生推搡,小胡气疯了,到店内从案板上提起一把菜刀就朝姚老板砍去。然后,越砍越起劲,还将被砍伤的姚老板拖到店外一辆汽车猛砍。最后,姚老板被砍死了,凶手仍不解恨,还将死都头颅砍下来,丢进垃圾桶内,场面非常恐怖。

确实让人震惊,微不足道的一碗面,竟付出了人命的血腥代价。

我想起我进餐馆的两次遭遇。

一次是前年出游,在当地小县的一家餐馆,端上来的菜,有一盘回锅肉。不用吃,就闻到肉臭了。问老板,老板瞪眼说,“没臭,就是这个味儿”。还想再问时,看看老板白多黑少的眼睛,以及和他嘻嘻哈哈的几个手臂上纹着蛇的年轻人,再看看同行的妻儿,我只好识时务地闭上嘴。

同一天晚上,妻儿回了酒店,我到街上买烧烤。因为长相比较凶,再加上刚剃的光头和厚重的军靴,说实话,我的面相比较凶。于是看到,和我迎面而过的行人纷纷闪避,尽量离我远些,目光也尽量不和我接触。烧烤摊前,几个人原本在大声划拳,我坐下后,声音明显小了。老板满面笑容,亲切地递烟点火,算帐时,主动把零头抹了。

同一座小城,同一天的遭遇,我想这不能用偶然来说明,而是有一条潜在的、令我们不舒服的潜规则——欺弱怕硬。

当我带着妻儿,操一口外地口音进餐馆时,餐馆老板认定我是软弱的,哪怕给我上一盘臭回锅肉,我也不敢把他怎么样。哪怕他并不缺那份回锅肉的钱,他也要把臭肉端给我,他知道我只能忍气吞声。

但是,当我独自去吃烧烤,因为我像坏人,因为我目光凶恶,老板认定我是强硬的,不能欺负的。所以,他得小心翼翼,他不敢欺负我。

这也应了一句很古老的话:童叟无欺。童叟无欺的B面,是一个相当混蛋的暗示:童和叟这样的弱势群体,是拿来欺骗的、欺压的。如果一位老板童叟不欺,严格地讲,只是不主动作恶而已,这竟然也成了值得赞美的好品德。

当份内之事,上升为美德,底线也需要表彰,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整个社会的道德标杆,正在不断降低。

就像官员不贪污、不受贿,是最起码的要求,当需要对不贪污受贿进行表彰时,就说明贪污受贿已成大流。同理,郑重地赞美童叟无欺,也说明童叟必欺已是大多数人视为天经地义的事。

我注意到了一点,姚某的面馆,开在火车站附近。稍微有社会经验的人都明白,火车站以及旅游景点的餐馆,做的都是一锤子买卖,很难说有什么服务意识。不要说服务意识,不主动坑你就已经是谢天谢地的事了。

果然,当胡某质问姚某,为何不按牌子上的定价,而要多收钱时,姚某的回答很粗鲁:“我说几块钱一碗,就几块钱一碗,吃不起你就不要吃。”姚某的牛气,在于他认定胡某是弱势,不可能为了一块钱和他死磕,就算给胡某解释一下都是多余。

对绝大多数人来说,哪怕被姚某如此粗鲁地训斥,可能至多也只是口角一场,或者像我在某餐馆那样,忍气吞声走人了事。但是,姚某没想到的是,他遇到了一个不计后果也无视法律的愣头青。

表面看,姚某开面馆,是个小老板,似乎混得还不错。其实,我们可以想象得出的是,像这种小面馆的老板,也处于社会底层:起早贪黑,事必躬亲,各种部门要管他,街娃地痞也可能欺负他。因此,当他在比自己处于更底层的胡某面前,可以不耐烦地喝斥几句时,他认为这是在情理之中,并无大的不妥。

至于胡某,这个从四川边远山区外出打工的青年,他可能遭遇过比姚某更多的挫折与白眼,他早就是一个火药桶,随时都有爆炸的可能,就看什么事成为点燃他的导火索。

于是,为了几块钱,胡某爆炸了,姚某惨死,胡某也将难逃法律制裁。

时代在加速,金钱致上,利益熏心,人人都变得更加浮燥焦灼,因而我们这个社会的戾气之重,不说绝后,至少也是空前。

生活不如意的,固然会因日子艰难而脾气爆燥:老子光脚的还怕穿鞋的?混得风生水起的,更是自认有钱有权,天下都该让着他,他还低调得下去?

所以,我们经常看到的情景是:

一言不合,就挥拳相向;
两车相别,就大打出手。

说到底,当生活逼迫你把他人和社会看作地狱时,你就是一个火药桶,哪怕一星半点火花,你都可能瞬间爆炸。

因为如果是一个不公平公正、正义往往难得伸张的社会,弱者便自然更易冲动,甚至绝望。而绝望者只会有两种选择:要么自杀,要么杀人。

人已赞赏
社会

光棍人数高达3000万,会有什么社会隐患?

2017-2-14 11:44:08

社会

古代有哪些为母报仇的故事?

2017-3-27 19:05:22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