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鸿茅药酒”事件,看内蒙古经济

近日,医生吐槽鸿茅药酒遭跨省抓捕一事引发多方讨论。

广州医生谭秦东曾在美篇APP上发布《中国神酒“鸿毛药酒”,来自天堂的毒药》,他在文章开头称,“中国神酒,只要每天一瓶,离天堂更近一点”。

2018年1月初,内蒙古凉城县公安根据内蒙古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委托员工有关该公司产品“鸿茅药酒”遭恶意抹黑的报警,千里赴广州,对谭实施了抓捕。

此事经媒体曝光后,引发轩然大波。

鸿茅药酒事件

要了解这个事件,我们要看一看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鲍洪升究竟是“何方神圣”。

注意,这条简介本来在“百度百科”“搜狗百科”搜录,但截至发文之时,已被离奇经删除(https://baike.sogou.com/v7182748 … D%E6%B4%AA%E5%8D%87)。

乍一看,“黄金家族的嫡传后裔,成吉思汗的第19代子孙”,吓了一大跳,原来是一位蒙古王爷。真不得了,得罪了“王爷”可不得了,正是:

黄金家族嫡传裔,
成吉思汗后世孙?
冲冠一怒曰诋毁,
千里迢迢去抓人。

事实上如此吗,这位鲍洪升真是蒙古王族的后人吗,还是自吹自擂呢?我们看下其个人经历(来自人民网http://society.people.com.cn/n1/2018/0416/c1008-29927478.html),就一清二楚了。

1996年,鲍洪升选择“护肾宝”,成为品牌全国总代理,通过首创“全程服务营销模式”。短短三个月,“护肾宝”火爆全国,成为当年补肾类产品国内第一品牌。

1997年,鲍洪升又独家代理“美福乐”系列减肥产品,连续两年做到减肥产品国内销售第一。

也是这一年,鲍洪升把藏药推向全国市,其中“芒交”开创了藏药在全国市场旺销的火爆局面。

1999年,鲍洪升做起了婷美内衣,似乎“转行”了。事实上婷美的原型叫英姿带,是个坎肩式的穿戴保健产品,后来才改良成内衣的样式,算是保健产品的“跨界”创新。

鲍洪升将内衣卖点由保护颈椎改变为“变美”,找到蒋雯丽、李湘等明星当代言,同时,鲍洪升以买断专柜的方式,使“婷美内衣”12天内火爆京城,26天风靡全国,在北京日销售额突破200万元,超过长期在中国内衣市场占据霸主地位的六大名牌内衣一月销售总和。

凭借这样的“神话级”表现,婷美飞速成为内衣行业全国第一品牌。

2006年,鲍洪升出任内蒙古鸿茅实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成为鸿茅药酒的掌门人。

他先后与陈宝国、张铁林、德德玛、雷格生、黄健翔等知名人物合作,借势推广鸿茅药酒,再次让鸿茅药酒销量暴增。

据鸿茅药酒网站资料显示:

1962年,国营凉城县鸿茅酒厂正式成立。

1992年,国营凉城县鸿茅酒厂进行股份制改革,成立凉城鸿茅酿酒有限公司。1995年,与内蒙金火公司签订全国总经销协议。

1997年2月,凉城县政府以鸿茅药酒厂及鸿茅酿酒公司为核心企业,组建凉城鸿茅(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2001年11月,股权结构调整,上市公司金宇集团(现为生物股份)以77.1%的股份入主鸿茅集团。2004年鸿茅药酒厂年生产能力由原来的300吨增加到了3000吨,并形成药酒、白酒、冰酒、奶酒、保健酒等多元化、规模化生产格局。

2006年底-2007年初,以杜海军、鲍洪升为首的几大药圈行销巨头,经过多轮谈判,全资收购内蒙古凉城县鸿茅药酒酒厂;并组建鸿茅实业公司,将公司总部移师北京市朝阳区安定路35号安华发展大厦13层办公。

从2001年2006年金宇股份的年报中可以看出,2005年金宇股份投入计提了所有的亏损,让鸿茅药酒的估值为0,然后2006年以非常低的价格出售了鸿茅药酒。2001年的年报显示,金宇股份60.94%股份的鸿茅实业(鸿茅药酒前身)的固定资产为2900多万,总资产应该在4880万左右。

当时金宇股份的投入是1950万左右,占鸿茅药酒的77.08%。而在2006年之前,鸿茅药酒的产品分类基本还是以保健类酒来划分的。所有规定资产净值曾经是4200万,还有一块土地所有权价值142万。获得了工商银行2420万贷款。鸿茅药酒当初的销售额大概在2000多万。2005年3月金宇决定计提减值准备和经营亏损1310万元,长期股权投资建计为0。2006年,金宇股份400万元转让了全部股权,按照其77.08%的股权计算,整个鸿茅药酒就是518万元。

现在鸿茅药酒的销售额在药店的2016年是16.3亿,鲍洪升现在是2017年内蒙古10大经济人物第一人。

另外,据中国知网收录的《优品》杂志2009年11期刊发的《鲍洪升:我是个真正的蒙古人》一文介绍,鲍洪升13岁之前在牧区长大,父母都是知识分子,父亲是一位藏医学者。

从以上也可以清楚看到,鲍并不是“黄金家族后裔,成吉思汗阁下玄孙”,否则也不会去卖“护肾宝”、婷美内衣。

那么,为何鸿茅药酒这么嚣张,一家民营企业,就能调用司法机关,“不惜万里迢辛苦,月黑风高去抓人”呢?

这可能,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因素。

为什么要如此兴师动众?

实际上,我们来一下鸿茅药酒的销售数据,就会一清二楚了:

据正北方网报道,由内蒙古企业家联合会、内蒙古农牧业产业化龙头企业协会、内蒙古信用促进会联合主办的“2017·第十一届内蒙古年度经济榜”发布表彰会4月13日在呼和浩市举行。

其中,鸿茅国药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鲍洪升等10人,荣获2017内蒙古年度十大经济人物。

2017年,鸿茅药酒销售额超过10亿元。

鸿茅药酒纳税2.7亿元,在品牌升级、推动内蒙古医药健康产业发展、带动区域经济发展等方面起到示范作用

还有一种说法是,2016年,鸿茅药酒的在药店销售额是16.3亿。

所以,这一切已经一清二楚了,原来鸿茅药酒和相关的保健行业是内蒙的支柱产业。如果都知道了真实情况,没有买的话,就动摇了内蒙古的GDP的业绩。

鸿茅药酒每年的销售额10亿,纳税是2.7亿,那么,这2.7的税收真的有这么重要,能导致司法机关不惜一切、冒天下之大不韪呢?

内蒙古的经济状况,究竟怎么样?

呼和浩特经济数据

2017年呼和浩特公共财政收入202亿元,对比2016年的270亿,降幅达到25%。

收入可以虚构,支出压力是实实在在的。各种修桥补路养老医疗方面的财政支出都是刚性的,是绝对不能减少的,2017年中央的财政压力也大得要命,想要从中央财政拿补贴,完全堵上呼和浩特的财政窟窿,根本就不可能。于是迫于无奈,只能是减少当地的政府临时工和维稳支出。

于是,2017年,呼和浩特市公共财政支出402亿,同比2016年的421亿,降幅5%。

这里必须说一下,2017年呼和浩特的城乡社区支出占总财政支出的比值高达28%。用如此高的财政支出来维持基层政权和维稳,这只能说明这个城市在治理政策上出现了根本性的错误。

临近内蒙的山西省会太原,2017年的城乡社区支出规模仅46亿,占其总财政支出479亿的比值也仅10%。

若呼和浩特不能立刻改弦更张,理顺其基层治理政策,这个城市的财政必将会因此破产。

2017年呼和浩特的固定资产投资1491亿,较2016年的1849亿剧烈下降19%。其中工业投资267亿,较2016年的357亿剧烈下降了25%。城镇居民2017年人均消费支出29458元,对比2016年的28352元,增幅也只剩下3.9%。最关键的一项数据是,2017年呼和浩特市小学招生2.5万,较2016年的3.0万锐减5千人。

呼和浩特的制造业有三大支柱:乳制品、烟和原油加工。

根据呼和浩特2017和2016年统计公报显示,2017年液体乳产量129万吨,对比2016年的205万吨,产量暴跌37%;2017年卷烟产量185亿只,对比2016年的195亿只,下降5%;唯有原油加工量实现了些许增长,2017年的加工量447万吨,对比2016年的409万吨,提升了9%。

2018年后呼和浩特统计局不再公布详细的月度数据,因此我们也不再知道呼和浩特的具体工业表现情况。

GDP增长乏力,财政入不敷出,焦头烂额、岌岌可危。

而且,在东部人口回流中西部的今天,呼和浩特上演一场别开生面的人口逃离秀。

所以,保健品这种行业,就显得尤为重要。

鄂尔多斯经济现状

事实上,一个地方的越是封闭,越是没有企业敢去,经济下滑就越厉害。

2015年的时候,伴随着煤炭价格暴跌,完全依靠煤炭生存的鄂尔多斯算是陷入了困境。

当年度的GDP为4226亿,对比2014年的4162亿,绝对值增幅只剩下可怜的1.5%。如果考虑到通胀因素的话,这已经是绝对的经济萎缩状态了。2015年鄂尔多斯的工业投资1868亿,同比2014年的2484亿,剧烈下降24.8%。当年度鄂尔多斯工业企业的亏损面高达33.6%。也就是从这一年开始,鄂尔多斯的人口丧失了增长性。

2014年鄂尔多斯常住人口203.5万,2015年204.5万,2016年205.5万,整齐划一,每年增加区区一万人,看起来就跟勉强凑出来的数据似的。

也就是从2015年开始,鄂尔多斯的“康巴什新城”被称为鬼城,在丧失了人口的增长性之后,这类新城当然已经找不到人来住了。

即便是市政府搬了过去,依然是人烟稀少冷冷清清,在马路中间摆一桌麻将来打,半天也不会有部车经过。

如此萧条的经济之下,保健品这种有利润的行业,自然就成了地方政府的香饽饽,要不惜代价给予精心“呵护”了。

当地人评价

最后,我们再来看看一位当地网友的评价。

身在内蒙古呼和浩特市,我只想告诉你,呼市每天最火的节目叫都市全接触,全呼市人都知道这档民生节目,节目每天送出去的礼品就是鸿茅药酒,不光呼市电视台打广告,内蒙电视台也成天打广告,至于药效呢?…

凉城人和丰镇人这两个地方受各方面所限,经济发展极其落后,产业结构基本谈不上,县域内一没有草原,二土地比较贫瘠,三加之某类人不作为,所以导致了什么都没有……

(现在凉城把那片大湖,也就是把岱海搞成了一个旅游景区,对于不怎么出省旅游的人来说,这里很棒……除此之外,没有了)

就一句话,都是穷惹的祸啊

因为经济太落后,老百姓太穷,土地也不肥,种地基本靠天吃饭,所以凉城也是务工人口输出的大县。

不往省外输出,就往集宁呼市包头等地输出……好逸恶劳的名声,自然也就跟着流传千里了!

可怜乌兰察布市的市民和其它各个旗县区淳朴的人民也跟着他们到处带害!当然也有好人,哪儿都有淳朴善良的好人,只是这个地方好人比较少罢了。

想来内蒙古旅游,想玩草原就去呼伦贝尔,去赤峰玩,或者去锡林郭勒盟。

(现在锡盟的草原沙漠化有点厉害,不过还是不影响体验的,另外锡盟西苏旗的手把肉,非常棒!)

这几个地方才有你们想要的天苍苍野茫茫的感觉。

如果想到内蒙的城市里转转,那就去乌兰察布和呼和浩特。乌兰察布是中国暑都,也号称避暑之都,这里冬冷夏凉。

呼和浩特是首府,地位自然不言而喻,玩的地方也比较多,城市也比较现代化,交通便利,生活惬意,节奏不是那么快,美食种类也很丰富,烧卖,羊杂碎,涮羊肉,手把肉,羊蝎子火锅等等等等,各种美食菜系应有尽有。

还有莜面!吃惯了米饭的南方朋友来了一定要尝尝,莜面筋道爽口,蘸着羊肉汤吃,保证你流连忘返。

呼市的人民比较热情好客,来了就懂了内蒙好玩的地方也只有大草原及其周边,因为地势地貌的原因,没有南方那种青山绿水,郁郁葱葱,你在这里也找不到文人墨客那种江南雅士的气息,这里只有大快朵颐,把酒言欢,一醉方休。

只要你乐意,从早可以喝到晚,牛羊肉让你吃到吐,一定要来感受一下这别样的风景。马上就夏天了,你们来草原玩记得带防蚊水,草原早晚温差大,湿气重,注意保暖,记得不要喝凉水,小心跑肚。

记得拿初秋穿得外套和长裤,多吃肉少喝酒,最好六七八这三个月来,温度适中,不会太凉,这个时候也正是草最绿的时候更新一波:本人没有刻意带节奏,也没想开地图炮炸谁,我个人认为:

一个地方社会风气的好坏和地方经济的发达程度是分不开的,如果一个区域经济发达,产业丰富,人民安居乐业,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我相信,这里的百姓素质即便说是差也不会差到哪里。

反之,如果一个地方穷困潦倒,百姓无所事事,不耕种不劳作,年轻人整日游手好闲,还成天想着靠歪门邪道发财,这样的地方,风气可想而知!

你们想想,到底是是什么原因造成这样?

……

人已赞赏
社会

我曾是一名赌徒,输掉过百万家产

2018-4-16 17:49:09

社会

一座豪宅背后的故事

2018-4-18 14:59:29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