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夫一妻制度是僵死的

僵化的婚姻制度,是低生育率的重要原因。

 

1

进步主义

 

在人类地球上,大致存在着几种婚姻制度:

中国人:一夫一妻多妾制
伊斯兰:四个老婆
黑人:三天换一个老婆
基督教:一夫一妻制

很多人以为“一夫一妻制”是我们国家的主流。它不仅是现行的法律制度,而且也是最常见天经地义的,其实这是极大的误解。夫妻制度,绝对不是亘古之来的。

在中国的五千年文明史中,有4930年,实行的是“一夫一妻多妾制”。

而苏修意义上的“一夫一妻制”,是从1949年之后确立的,满打满算迄今也就70年。

“一夫一妻制”绝不是天然的,必然的!

我们现在所行的乱七八糟的制度,绝大多数是“苏修”带来的,是苏联人硬塞给我们的,并且造成了血腥屠杀和大灾难。

中国老祖宗传下来的传统文化,那是极好的。中华民族是最优秀的民族,古老的传统智慧,蕴含着深刻的道理,勤劳朴实的实践。“一夫一妻制”是苏联殖入,其背后是东正教的思想。

在所有的婚姻制度中,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是生育率最弱的。

现代的前沿经济学,已经研究到了很深入的地步,并获得了一些基石般的结论。譬如其中最主要一条:

“经济学第一定律dT>0”。

其中T代表交易,这句话的意思,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有繁荣。

多一寸自由,多一寸繁荣,也可以反过来说:“哪里有政府管制,哪里就有错误”。

“哪里有政府管制,哪里就有灭亡”。

“一夫一妻制”就是一种典型的政府管制。

这是完全没有道理的事,凭什么一个男人只能娶一个妻子,凭什么多个女伴就是重婚罪,凭什么婚姻还要政府批准。

社会上每一个男性的生育欲望都是不同的,如果我们将7亿男性的“生育欲望”按照从大到小排序的话。

则可能最前面一段,直男们想生20~30个小孩,最后的一段,娘炮和基佬,他们的生育欲望是0个。

如果你强制性的“政府管制”,一个男人和一个女人,一对一成组搭配的话。

则必然最后面的约1/3段,基佬和娘炮,他们就没产出的。

最前面一段,直男想生,可是由于配偶生理限制,想生20个的最后只生了2个。

那生育率怎么会不低?

目前,全日本20%的男性,到了50岁仍未结婚。

35岁未结婚的男性,超过50%。更可怕的是,其中八成是处男。

有40%的女性表示终身不结婚,更可怕的是,其中八成是处女!

在这样的情况下,生育率怎么可能上去。

网上有一个热帖《为什么很多女的宁可剩着,也不愿降低要求去嫁人?她们是真的有她们自己认为的那么优秀吗?》

这事简直象日本人一样令人难以理解。上海北京目前有大量“剩女”,数量之多,已经到了天天有人私信问我:“亲,有没有什么青年俊杰介绍”的地步。可是这些剩女,为什么不嫁屌丝?

你想象一下吧,找一个陕北农民。

脸上高原红,晒得就象黄土高原似的,一张嘴,露出一口大黄牙,抽着旱烟,随地吐痰。

这样戴羊角帽农民,你让“京沪剩女”委屈下嫁,那是宁可跳河也不嫁呀。

(著名油画:我的前夫)

当然,这个例子,可能举得极端了一点。但是,“只有量的区别,没有质的区别”。

你以为那些来京沪北漂的凤凰男,和陕北农民有区别么?你以为不让女人上桌,婆婆至高无上,农村亲戚不断的凤凰男们,在高知女白领面前有区别吗?

就是没有区别,没有区别,没有区别!

《为什么剩女宁可剩着》讨论到最后,妇女们的呼声基本是:

“找个伴,是为了活得更好”。

“如果嫁给畜生,那还不如不嫁”。

那么,这件事情如何解决。

民国时期四川杨森,素以仪表堂堂,能征会战著称。他领豫军入川,连战连胜,气势如虹。结果收到了大量各界名媛的求爱信。杨森已婚,但是当他拆开信封时,写的就是

“宁为英雄妾,不为庸人妻”。

如果说中国女性,可能会被人喷政治不正确,就说日本女性好了。如何拯救40%未婚无性的日本女性,剩女难题。

其实大龄剩女有时候要求的并不是完整的婚姻,需求有二:

1)男人,兼暖脚的

2)配种机器

这二个问题都不难解决。只不过是现实、风俗、舆论、限制了此类行为罢了。

 

2

消失的女婴

 

一听说40%的“京沪大龄剩女”宁可嫁给精英妾。打死也不做陕北农民/凤凰屌丝作老婆。

屌丝们一听此种言论,顿时要跳起来了,找个汽油瓶砸玻璃窗。

“杀人父母,夺人妻子”,不共戴天之仇啊。

前几个月有一篇文章《老天爷欠江西农村一个好儿媳?你家媳妇20年前就埋土里了》,是指上海女逃离江西之后,文章数据翔实,血淋林的愤怒。

一般认为中国在过去30年中,损失了5000 0000女婴,这五千万女婴本来是不用死的。

一般而言,父母溺死女婴,主要是二个原因:

1)家贫无力负担

2)在财务上不划算,生女儿是一个亏本买卖。

其实在“一夫一妻制多妾制”下,女人的地位大大改善。

有需求就会涨价,对女性的需求大大看涨,女婴自然就会变成一种“财务上有利”的行为。

“五千万打胎的女孩”,城里人根本不用抢屌丝们的女人。

现在不嫁的那些白富美,癞蛤蟆也不用指望天鹅肉。

女婴的数量根本就不是一个恒定值。如果当年这5000W女婴不被堕胎,今天就是5000W壮年人口;以及1.5亿个新Baby。

这样什么人口问题都没有了。

更甚着,我们观察过往历史,“妾制”往往是沟通中下阶层,导致阶层流通的重要渠道。

所谓“娶妻娶德”。门阀之间联姻,一般配偶也都是高门望族。普通人要想嫁进豪门,难度是极大极大的。这是一个很小的圈子,也很容易形成泼水不进。另一方面,“娶妾娶色”,姨太太的门槛就远没有这么高了。

普通的底层人家,如果有一二个小姨嫁入了豪门,往往会带来整个家族的命运改善。

吃穿自然是不用愁了,门内稍微有希望的子弟,还可以靠姐姐的关系获得更好的教育,从而获得中上社会的入门槛。

如果湖南农村多生5000W女婴,我们完全遵循“女性自愿”的原则,你说会有多少女性愿意嫁给作妾。

她们的亲属,会有多少比例支持?

 

3

女性角色的僵化

 

自然法好于普通法

判例法好于大陆法

虽然工业化使得社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但是敬畏自然,“摸着石头过河”,步子千万不可以太大。

“一夫一妻多妾制”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实践总结出来的规律,其生命力,远远比领导“一拍脑袋”想出来的“先进制度”要好。

就生育率而言,几乎直接可以用逻辑,判断“一夫一妻制”的死刑。

几乎所有的都市内女性,都在喊累。

“妇女能顶半边天”,你说累不累。

我们设想一下,一个大都市里的女性。首先她就是职场白领,商界精英。每天上班早9:00~17:00在“妇女上班”的基础上,我们还要要求女性抚养子女、孝敬老人、社交应酬、情趣逗笑。

“逗你妈个头啊”,老娘上了一天的班,肚子都气饱了,你还让我穿情趣内衣。滚一边死快去…

在“一夫一妻制”下,对女性的定位其实是“全功能”多面手。任何一个女性,只要是正妻,就一定要承担起“上得了厅堂,下得了厨房”。

果断坚强vs温柔婉约,往往不能兼顾。

古代不是这样的,古代是严格地区分“妻与妾”的角色的。

妻子的社会地位往往较高,受高等教育、有赚钱能力,和丈夫是一样的地位。

而妾不一定是高等教育,可能仅仅是家庭妇女,以女性内务为主。我们必须注意到,绝大多数的女性,是根本不具备“全功能多样手”的能力的。

“全功能多样手”,本身就是一个不合理的要求。

有些女性,或许特别有能力主外、高管赚钱。但是对带孩子完全没耐心。
有些女性,很擅长带孩子,但是学历不高。
还有些女性,除了美貌,一无所有。
在古代社会,她们是互构互补的。在一个大家庭里面,互相扶持,互相弥补。

术语说:“社会分工”。

而在现代社会,这三个都不是合格的母亲,甚至可以预言她们的婚姻家庭都会是失败的。抱怨和不满,生育率也不会很高。

文明的竞争,是全方位的竞争。我们再看回世界四大婚姻模式:

中国人:一夫一妻多妾制
伊斯兰:四个老婆
黑人:三天换一个老婆
基督教:一夫一妻制

其中,传统中国的一夫一妻多妾制,是效率最高的婚姻制度。

伊斯兰和中国类似,毕竟很少有人吃得消老婆>4,伊斯兰也是一种效率很高的模式。

四个老婆,其生育率会大大高于四个“疲惫”的单婚家庭。用术语说,分工带来效率,效率带来生产力,带10个孩子的边际成本较低。

而在所有的文明之中,基督教的“一夫一妻制”是效率最低的模式,这是有巨大问题的。当西欧文明还处于农业时代,人类散居在大大小小的农场。每个农夫对着一个老太婆,那时候问题还不大。啤酒桶的白人大妈,照例生八个九个。

可是一旦到“城市化”阶段,如果没有变革,没允许“自由搭配,资源重组”,欧洲人的“一夫一妻制”,被伊斯兰的“一夫四妻制”打得落花流水。

如果一个男人愿意和四个女人生孩子,而且那四个女人也愿意,你就应该让他和四个女人生孩子。

有多少自由,就有多少繁荣。

任何政府管制,最终只能灭种亡国。

最后回答一下女权主义者的问题;我既支持“一夫一妻多妾制”,同样也支持“一妻多夫男宠制”。

只要你养得起。

只要你的男人也愿意。

OK.

人已赞赏
社会

内部人员揭秘莆田系医院内幕

2016-5-4 18:04:35

社会

警惕经济泡沫破灭后,社会出现的自杀潮

2016-9-2 1:53:31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