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霸和农村的家族势力

农村的恶其实是社会的缩影,今天我们来聊聊“村霸”和家族势力的故事。

东北的农村也有着全国所有农村的共同点,家族系统盘根错节,很多的农村几乎就是一个姓氏把持着。

我们这里的王家屯、赵家屯、白家屯,你听听这名字就知道,就是按照姓氏给村子起的名字。你在王家屯生活,你要是不姓王,你要是跟姓王的有什么纠纷,想得到公平的处理,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那时我刚参加工作的时候,在外围施工,要运输一个大件机械。12米长的板车运输,单位很重视,我因为刚参加工作,所以被派了监督运输的过程,要不然一般都是工人自己干。虽然用板车拉运,但是仍然是超高的,中途会有些电线什么的需要用挑杆挑上去,要不然过不去的,运输的时间在早上的四点,天刚刚蒙蒙亮的时候。装载结束后,我们出发了,负责挑杆的是一个单位的老师傅,有经验。我在车里,车是慢慢走的,只有10几公里的速度。

出发以后,还比较顺利。司机一边跟我说话,一边照看着外面跟开车,大家的心情逐渐放松下来。

这时候,经过了一个村子,路很窄,车进去以后,我们都提高了警惕,我打开车窗帮忙留意过路的电话线,怕被刮倒。但是因为天还不是很亮,有一根单线没有看到,电话线又比较细,老师傅也没看到,我因为在下面也没注意。结果刮到了电话线,电话线为了防止中间塌腰,还绑缚了一根铁线,比较结实,刮倒了以后,车上的大件重量有十几吨,就带着电话线往前走了有十几米的时候我发现了,车上的师傅也发现了,我们就喊司机停车,司机反应还是比较快的,这时候就把两边的线杆带折了一根,因为是碗口粗的木杆子,不结实。

出了事了,大家就都下车了,后面还有一台施工车,里面有四五个工人也下来了。这时候有五点了,早起的人比较多了,村民看到出事了,就越聚越多,我们因为不知道这村子谁负责,就跟周围旁观的村民说了一下,问他们村子里谁能负责,毕竟单位的事,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这是我们想的。不一会来了一个老头,年纪有快到六十的年纪吧,围观的村民看到他来了,自动的散开一条路,我知道,这就是管事的人了。老头进来也没问什么原因,压根不是来解决问题的,张嘴就开骂,那叫一个痛快,骂的我们呆若木鸡,我们那老师傅跟他年纪差不多,受不了,脾气上来了,也还口了。一还口不要紧,这围观的村民,呼啦一下就把我们团团围住,周围的年轻人就有伸手的了。

我那时候刚参加工作,还没见过这阵势,这他么要被群殴,我悄悄的退出圈子里,大家没发现我。另外,我那天因为干完活要去参加一个婚礼,没穿工作服,大家放松了对我的注意力。我出了圈子就跑到村口,找了个小卖店打电话去了,先是给我们领导打了电话,领导告诉我赶快报警。撂了电话,我这边就报警,那时候还没有110呢,电话就是直接报到派出所,派出所值班的接了电话,问了具体位置,就放下电话了。我这边汇报完,就赶快回去,看看那边怎能么样了。

结果一看,老师傅满脑袋血,司机也被打了,车玻璃被砸,后面施工车,那几个工人全被打倒在地,施工车被掀翻。

因为报了警了,有点了点底气,扒拉开人,进去一看,那老头还在踢我们的人呢,我说差不多了,我们是把你们的线刮了,该怎么赔就怎么陪,你们犯得上这么打人么,打死人不偿命咋地。那老头说的话我至今难忘,在这片地方,打死你我还真不用偿命,回头甩了我一大耳光。这耳光打得我眼冒金星啊。我一把抓过车旁边的撬棍,就要打,满脸是血的老师傅把我拉住了,拽到了一边。那帮子围观的村民看我还要反抗,又围上来了,对我们一顿拳打脚踢。

这时候派出所来了,紧接着我们单位的人也来了。派出所来了,问了一下缘由。一个警察把我们领导拉到了一边去,过了一会,领导过来了,告诉我们收拾一下,把车先挪走,那个时候因为我们打架,路上堵了好长的车流,我们把车开出去了。警察把我跟领导留下,受伤的先去医院包扎。

那警察毕恭毕敬的跟那老头说,你有什么意见,说说。老头看了一眼警察,我说个X八毛,你看着处理吧,处理明白了,处理不好我扒你皮。本以为警察来了能好办点,结果警察来了也是没毛用。最后的结果就是打了白打,还得陪人家线杆。我们合计赔个1000块钱就差不多了,警察都不干,最后赔了五千,我们负责恢复原样,老头因为打我们的时候,把手扭伤了,又要了2000块钱营养费。这顿打挨得印象深刻。

这件事,给了我极大的教育意义,我以后再出去干活都不敢马虎,认认真真,从来不跟当地老百姓打交道,赔不起啊!

这村子叫吴家,那老头不用说了,姓吴,全村子一多半的人姓吴,老头从文革前就当生产队长,一直当到改革开放,在村子里说一不二。家里四个儿子,全是村子里的棍棒,这村子就他们家说的算。外人来了你别惹事,惹了事,你也跑不了。他们家振臂一呼,全村子连狗都听他们家的。

处理完事以后,那警察把详细的情况给我们介绍了一下,警察说,就那线杆一年被刮好几次,每次都是几千块的要价,派出所因为处理同样的事,要跑几次。没办法,惹不起。

警察说,有一次部队的车,下雨天走进了他们村子里,因为泥泞出不去了。来了几个村民帮着推,推完了以后就不让走了,非要几个钱,部队哪有钱给他们,就报警了,警察来了脑袋大,一家地头蛇,一家子弟兵,处理谁啊。最后,派出所自己掏了200块钱给村民,这才算完事。

改革开放这么多年,大的问题都好解决,反倒是村一级的事情难办,很多的政策根本执行不下去。

在很多村子里,有的家族势力庞大,压迫村民,时有发生。老百姓怨声载道,可是告不敢告,只能忍气吞声,甚至为了生存、为虎作伥。

人已赞赏
社会

为什么有这么多留守儿童和空巢老人?

2018-2-3 15:06:06

文摘社会

从同学聚会看人生

2018-2-21 11:10:49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