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的国运与财富大变局

从三十到初四,花了五天的时间和篇幅,就中国人口未来的变化做了一个趋势性预测,并建议中国立即全面开放生育。

来源:anmin0001

一、国运与百年盛世

因为工业化、现代化、城市化和庞大的人口规模这几大要素,在中国历史上第一次聚集在一起,聚集在我们身处的这个时代,中国即将迎来一个百年盛世。

中国的经济规模,不考虑美元贬值人民币升值的情况,将在2027年到2032年前后超过美国,前提是近三到五年中国不暴发金融危机。只要平稳渡过这几年,中国必然崛起为世界第一。

2018到2020年,中国的第一要务是防止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有一点我们一定要清楚,这个世界的老大,要么人口足够多且社会足够稳定,处于上升期;要么科技足够发达。

中国在2027年以后,超过美国跃居世界老大,从现在来看,主要不是靠科技——尽管科技也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主要靠的是人口和社会稳定。

中华民族的传统是一统一一稳定就繁荣,现在中国的繁荣,与这个历史文化基因有相当大的关系。但2027年以后,中国的繁荣,将更多地主要依靠科技领先。如果不全面放开生育,2027年以后,中国只有靠科技领先,才能当世界的老大一条路可走,如果届时中国在科技上当不了世界老大,要想长期维持老大的位置,会很困难,并且最终一定会被后来者挑落马下。

所以,在后面的几十年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崛起,还可以看到人口政策对中国崛起后国运的巨大影响。

二、中国人口大变局

人国人平均寿命75岁,这是第一个统计学数据。

现在的中国人生第一胎的平均年龄是27岁,这是第二个统计学数据。

在这两个数据的基础上,我们可以《中国应立即放开生育(三)》中的数据为基础,看看哪些年份的数据是重要的时间节点:

1942年到1948年的数据都不重要,因为那些年中国出生人口数都不多,1948年最高,才1208万;这个数据很容易被2018年到2023年新生人口数超过。也即到2023年,中国人口在总体上还是增长的。

1949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因为那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391万,且1950年到1951年,都在1400万到1500万之间。它们对应着2024年到2026年的出生人口数据。如果这三年,出生人口数不足,则中国人口将在这三年见顶。

2024年出生人口,对应的数据是1997年。1997年中国出生的人口数据是1829.39万,其中女孩是843.04万;1998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据是1747.01万,其中女孩是805.07万;1999年中国出生人口1671.74万,其中女孩770.38万。根据我们的测算,依据新生人口与27年前数据的关系,2024年中国出生1193.47万,2025年为1139.72万;2026年为1090.62万。这三年中国人口很容易见顶,2024年死亡人口将比新生人口多197.92万;2025年死亡人口将比新生人口多331.41万;2026年多350.69万。也即中国人口最早将于2024年见顶。

但鉴于这是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我们没有办法确认它百分之百准确,因此,我们的判断应该留有余地。即2027年中国人口见顶,是一个必然的结论。

因为1952年中国出生了1723万人口,2027年出生的人口受2000年出生人口影响,那一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是1729万;2000年出生了1729万,2027年中国生不了1723万人;因为1988年中国出生人口是2537万,27年后的2015年,中国出生人口数为1655万;1989年出生2531万,2016年加上二胎因素,也才出生了1786万。因此,2000年1729万,到2027年,怎么也生不了1723万,除非放开生育。

所以,1952年是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它对应的重要时间节点是2027年。

所以结论是,2024年到2027年,中国人口规模见顶。

1952年以后,下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是1962年。这年中国出生了2092万人。之前三年中国是天灾加人祸,全国饿死了不少人,但1962年以后,中国第一个婴儿潮来临。从1962年到1993年,中国出生了73635万人口,这期间一共是两波婴儿潮。其中第二波婴儿潮由第一波婴儿潮决定;1988年到1990年的第二波人口高峰,恰恰是第一波人口高峰的孩子。

第二波婴儿潮是被命定的。他们的生不由他们自己决定,他们的命运,在很大程度上很大范围内,未必由他们自己决定。

1988年到1990年的第二波人口高峰,决定了2015年到2017年的第三波人口高峰;可惜的是,因为社会已经变了,这第三个人口高峰并没有出现。因为80后90后不想生育不愿生育,即使放开二胎,也是如此。

但1993年对应的2020年后,我们将看到中国人口出生数量,会再下一个台阶。即使推出二胎政策,也改变不了这个大势,除非全面开放生育。

下一个重要的时间节点是2011年,这年全国新生人口国家统计局数据算出来的是1604万,这是前20年中最低的数据。这个数据可以等待,五六月份公布的17年小学生入学数据以后进行调整。如果是最低数据,那么这个数据将十分重要。在不放开生育的前提下,它将决定2038年中国出生人口数据的低谷;我们测算那一年出生人口是1046.43万。

2038年前一年的2037年是一个重要的年份,因为这一年,1962年出生的人口达到75岁,这一中国人平均死亡年龄。它的到来,标志着中国第一波和第二波婴儿潮中降生的人口将逐年离世,人口急剧下降,且一直维持到2068年。第一波婴儿潮的高峰人口2786万,第二波最高峰2537万,即使我们考虑中国人口平均寿命延长到80岁,时间只会往后拖5年到2073年,而不会改变研究的结果,改变不了人国人口的大势。从2024年到2027年见顶开始,到2068年到2073年,中国人口将迎来一个急剧下降的半个世纪,其中最为激烈的是2037年到2068年(晚不会晚于2073年)。这32到37年间,如果想让中国人口不下降,平均每年必须生2300万新生儿。这个对中国现在的人口来说,几乎不可能。

2037年对应的是2010年的孩子,2010年只生了1752.47万,其中女孩只有739.17万,要生2300万个孩子,即使放开生育,也不可能。从目前来看,2010年到2017年,中国人口基本处于1600万到1700多万的平台期,不放开生育的话,2019年开始会再下台阶到1436万,2020年会再到1324万,2021年会到1270万,2022年1268万,2023年1273万。它们影响的是2038年到2050年出生人口。2019年再下台阶,影响的是2046年的出生数据;现在放开生育,影响的是2019年的数据,并进一步影响未来2046年的数据。

所以,现在放开生育,对2037年到2045年的数据没有质的影响,而会有量的影响,也即那9年中国人口一定下降,但是如果放开生育,下降的人口会减少;现在放开生育,影响的是2019年以后的数据,且最终影响的是2046年以后的数据。特别是从2046年到2068年这23年间,中国人口要想不大幅下滑,必须在2018年全面放开生育,通过影响2019年及以后的数据,进而改变2046年以后的数据。

中国人口出生数据在1998年到2017年,在1600万到1800万之间躺了20年,它们影响到2025年到2044年的新生人口数据,进一步影响到2052年到2071年的数据。只放开二胎,2025年到2044年出生人口再下台阶无法避免;如果全面放开生育,可以改变2025年到2044年低谷人口数据,至少可以让它们稳定在1600万到1800万;并进一步改变2052年到2071年新生人口数据。

所以,改变人口趋势的最直接有效的办法,就是提前两代人(54年)进行谋划。通过拉升2025年到2044年新生人口上台阶,最终拉升2052年到2071年新生人口上台阶。

三、人口、科技、国运

中国人口高峰大致在14.1亿到14.2亿,时间在2023年,最晚在2026年。这个高峰人口,应该就是中国历史上,空前绝后的人口高峰数据。中国社会财富的颠峰,以及这个历史上最大的百年盛世的颠峰和它维持的时间,将与这个人口高峰息息相关。

我们前面有一个判断,在科技革命的间歇期,人口高峰就是财富高峰;在科技革命时期,社会财富的高峰,就是人口高峰加上一个科技革命周期。

对前一个判断,好判断;对后一个判断,我们无法做出精准的判断,因为我们不知道这次科技革命它会维持多长时间。但我们可以预测中国社会财富的下一个高峰时间,将是2023或2027+科技革命周期。它也是中国这个在历史周期中,十分罕见的百年盛世维持到最高峰的时间。过了那个时间,中国百年盛世财富的最高峰就过了。

也即中国应该再造一个1962年到1993年之后的第二个人口出生高地,而且这个高地应该维持更长的时间,比如一百年甚至两百年。中国总人口规模如果能够长期维持在13到14亿之间,极端的情况下不会向下突破12亿,那么中国的这个百年盛世,可能维持的时间会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也远远超过历史上任何一个百年盛世。

因为在那种情况下,中国在这个世界上争锋,就有两大利器,一是人口,二是科技。丢到第一大利器,就只有靠科技一条路。很显然有两大优势会比只有一大优势更好,更明智。

中国的国运,可以依靠科技,但不能只靠科技;因为我们无法回避一个事实,即人类历史上的科技革命间歇期往往一样漫长;一旦那个漫长的间歇期来临,如果有人口更加庞大的国家跟我们竞争,我们容易处于劣势。毕竟人口现在就是我们最大的优势,早已经是我们胜券在握的一种长期的战略资源,也是有些国家想拥有也拥有不了的资源优势。

对了,注意2027年,我们研究多方面的数据,都涉及到这个年份。它是1952年生人进入75岁的时间节点,也是1957年生人70岁的时间节点,是不考虑人民币币值波动情况下中国经济最早超越美国的时间节点,也是中国人口最高峰必然到来的重要时间节点。多个时间节点,皆汇聚于此,令人感觉难以置信。

四、每个时代的运程

除开60年61年生的人,60后70后(主要是70年代早期的人)是中国最幸运的一代。

小时候,他们经历过贫穷,吃过苦,但很短暂。

读小学甚至初中时,他们一直在玩儿,而且每天都是几十上百个孩子一起玩儿,没有那么多课业。读书也不用收什么钱,早的几毛,晚的几块十几块钱,就可以读一学期。

改革开放后,他们开始发奋读书。1977年及以后的高考,他们开始唱主角儿。他们读书时,不用花多少钱;读大学时,国家每月给几十元补贴;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国家包分配;结婚时,单位分房子,女方主要看人很少看物质。然后80年代城市经济体制改革,整个改革开放,他们深度参与并都是主力军,他们就这样混着混着,就混成了这个社会的中坚,也手握着中国社会改革开放40年最丰厚的财富(中国大妈一词儿就是最形象的表达)。

他们是有理想,有信念,有文化的一代,也是能够讲奉献的一代,但也是掌握社会财富的一代。

1962年的人18岁成年,刚好是1980年,中国农村已经改革开放。整个60年代70年代,中国物质极度匮乏。1980年分田到组,1981年开始不缺吃穿。农村改革取得成绩,80年代中期开始推广到城市,搞城市经济体制改革;90年代开始全国推行市场经济。改革让全国人民开始有钱,社会购买力大增,但是产品不够,于是你只要生产出什么,几乎什么都好卖,干啥都挣钱,而且人口高增长,社会经济高增长,人们的收入高增长。这是80年代到90年代中期的情况。从90年代起,中国普通老百姓的收入高增长了20多年,到人口红利没了之后,整个社会的工资水准就被抬起来了。改革开放的财富,就这样积累到中国普通老百姓手中。

但是,08年金融危机之后,物质丰富时代来临,过剩时代来临。金融危机之前,中国传统产业本来已经过剩(早先是煤电油运),4万亿让这些过剩的产能进一步膨胀,2011年的高投资,再膨胀一次,直到供给侧改革去产能,传统产业的产能才得到某种程度的限制。六七十年代的人,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受益者群体,他们是最幸福的一群。特别是其中的企业家,腰缠万贯可能只是个起点。

胡润富豪榜,大家可以查一查,中国富豪排名,很有意思的。这个榜,体现了时代的特点。包括中国股市造富的机制,每年都要造就几百上千个亿万富翁。

另一个悲催而又幸运的时代,是80后。

他们生于物质生活丰富的时代,不缺吃,不缺穿,很多是独生子女,全家最好的都供给他们。从小培优,上大班(一个班六七十甚至八九十人)。他们父母小时候也人多,但那个时候很多孩子辍学,班里人并不多;80后就没那么幸运,没读书的少之又少,只能上大班。然后小学、初中、高中读书是用钱堆出来的,复习资料一堆一堆买;整个社会物价又开始年复一年的涨;大学扩招,读书要背贷款,国家只给成绩好的发放助学金;工作后没分配,得自己找工作;结婚时房价在天上,女朋友和女朋友的家人对男方的要求就是有房有车有钱。于是我们看到现在很多效益不好的单位,根本就留不住男生。社会上男女比例是117:100,有那么多女生读书还比男生行,她们还不结婚,她们还要求结婚后自己的生活质量还不下降,这让男生在效益差的单位怎么留得住?

80后是中国高峰人口的尾巴,他们本身就处于高峰时期。他们不幸的是,到他们这个时代,人太多,而且都醒了,于是什么都得争,什么都得争前头,从幼儿园开始,就得不输在起跑线上。但他们幸运的是,他们是中国第一波婴儿潮的孩子,60后握有中国改革开放几十年创造出来的巨大的社会财富,这些财富在养老耗掉一部分、人口向下耗掉一部分后,最终会留一部分到他们手上。有些东西他们不用打拼,生下来就有。但是,中国高峰人口在2024年到2027年来临,2068年到2073年,中国第二波婴儿潮的人多数离世,如果不放开生育,中国几千年来的这个最大的百年盛世,这个社会财富最大的高原台地,将因此而受到极大的影响;如果那时处于科技革命的间歇期,那意味着这个最大的百年盛世的结束,它终于落下帷幕;如果处于科技革命期间,则这个百年盛世高峰的结束期,将是2024年或2027年,再加上一个科技革命的周期。

所以说,中国社会最大的财富周期,短则还有50年,长可能还要长一些。至于到底多长,则被科技革命周期因素决定。

但这后面的50年,特别是最后的40年,它并不是上半场,而是财富盛宴的下半场。下半场搞不好意味着曲终人散。很多生意将很不好做。没有别的,财富被人流所决定。过剩会成为生意的魔咒,而过剩在以前时代由产能决定,2027年以后会由人口下降决定——产能在以前并不过剩,可是人口下降了,当初那些并不过剩的产能,在后面却年复一年过剩,而且一年比一年过剩得厉害。

人流向哪儿,财富的高峰在哪儿,哪里才是最大的机会。

所以,无论是互联网还是移动互联网,以及后面的车联网甚至物互联,人能消费得起的人,才是社会财富的关键。

每隔若干年,中国社会会出现一些过剩的产业,过剩的产能,但也会诞生一些极有前途的行业。这就像接力赛,它们会一棒接一棒地跑下去。只是在上升期和下降期,这接力棒会不一样。因此我们所处的时代,每个时代的人口数量,它在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决定一代人命运的神器,有时好运总会伴随着一代人,有时恶运也会总是伴随着一代人,就像50后(总是伴随着恶运)60后(总是伴随着好运)70后和80后一样。你出生的那个时代从某种程度就决定了大多数人的命运,有时你再怎么努力,一样摆脱不了那个时代给你的限定;就像80后,他们从小摆脱不了培优,摆脱不了大班儿,摆脱不了没人玩儿,摆脱不了被几辈人宠,摆脱不了学业的竞争,职场的竞争,摆脱不了来自房子车子票子的压力一样。这就是宿命。命定你得冲破牢笼,摆脱一切束缚,自由飞翔,自己掌握自己,可最终只有极少数人才能做到,多数人摆脱不了时代给他命运的束缚。

你是一只飞得很高很高的风筝,但你出生的时代是别人手中的线。

可是你努力不努力,你做何选择,一样重要。做好自己的人生选择,还有在选择以后,万分努力,你才有可能冲破你命运的牢笼,或者才有可能冲向自己人生的顶点。

所以,第一,命运;第二,选择;第三,努力,这是这个时代年轻人命中注定的三件事。

至于你能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那个可能由你自己掌握,也有可能并不完全由你掌握。

但是社会财富的密码,则掩藏在这个时代的密码之中。而读懂这个时代,则是每个人胜出的关键。

而我最后要在这篇文章中讲的一句话就是,中国社会正处于一个财富的变革中,这后一场财富变革的主题,正是产业结构调整。

现在正处于黎明的前奏。[/content_hide]

人已赞赏
财经

未来三四五六线楼市会怎样?

2018-2-27 9:53:55

财经

致富的本质,来自交换还是收割?

2018-3-12 14:06:23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