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刘仲敬”现象

“中国是文明耗尽以后的灰烬,能否构成新文明的原材料尚在未定之中。她是文明的输入者,不是生产者。她目前没有足够的德性和能力诚实地学习,没有表现出将来可能生产文明的任何迹象。至于现实政治意义上的崛起,那是一条自取灭亡的捷径。”

——刘仲敬

“刘仲敬”这个名字,对绝大多数人而言是一个陌生的名字,或许现在只在少数历史大家眼里才能认识到他的特殊价值。但单凭上边的论断如果能够在新媒体时代的今天广泛传播的话,已经可以达到誉满天下和谤满天下,所以才会有许纪霖先生的奇人论断。

刘仲敬到底是谁?他从哪里来?他又要向哪里里去?

最近优酷的一席有个二十分钟的小视频,标题就是《缺少土豪的世界》。正如历史上所有的思想异端,只要你愿意倾听,你就不自觉的被说服,自然有惊为“天人”的感觉。

那么,此人到底是谁?

现在从网上公开的资料来看,对他的描述少的可怜,但仔细挖掘在他没有进入学术体制这个快车时,他所宣扬思想的各大论坛,我们就会发现他只不过是一直被雪藏了。

公开能确定的简历是,他是七十年代生人,九十年代中期毕业于一个三流的医科大学,在边疆小城从事了十几年的法医工作。但看这个简历实在看不出他有什么特别之处,太过平平。没人能够像先知一样想到,他能够通晓古今中外历史、政治、法律、社会,而且最可贵的是能够用最深邃犀利的目光,看透我们所处的世界的位置,以及我们在历史规律的簇拥下又必将向何处去。

正如他在一席中不断提及的葛兰西,斯宾格勒一样,他们都是少数派。因为斯宾格勒所写《西方的没落》一书,在当时的东西方都得不到应有的礼遇历来奇特经历的少数派要想得到主流的认可,信服,崇拜与信仰,都是极其困难的。即使今天我们耳熟能详的哈耶克也曾经面临过同样的尴尬。

正如他自己所总结的在流沙社会,只有游士才能最大限度的利用自己的知识资本获取最大的转化。即使他深刻的洞察了历史规律,深刻的认识到游士的瓦解性作用,遗憾的是他现在也只能通过游士的手段达到宣扬的目的。这个是无奈的,也是讽刺的。正如他自己谈到的小镇的出身,也只能在羡慕杨度不得而所采取的的现在的路径。没有人会认为他的学术素养是在川大养成的,他在豆瓣可以说是身经百战,但他也清楚他搞得是学术,而这个秩序已经确立,所有他只能靠近学术体制,才能获得最大的认可。但在川大的经历,也说明了他即使有史家的清醒,但也难修身为儒家的布道圣人。

正如杨昌济所认为的“农家多出异才,资质俊秀若此,引曾涤生,梁任公之例,免之”。即使杨度也曾在间接的了解毛泽东之后,认为他很可能是帝王之材。想必,当时他们更多的是从历史的规律中去寻找,才能像先知一样预言。

那我们今天用该怎么看待这个刘仲敬哪?我倒想借用下他所提及的严复来形容他自己。严复在近代也算是名人,但我们仔细研究就会发现,严复始终对自己的翻译家,西学理论家的地位不满。中国的文明传统始终有个主流意识,无论这个主流已经多么摇摇欲坠。所以严复才会有清末废除科举是自商鞅废井田以来的第二次巨变,但将向何处去,他也说不清。刘仲敬站在历史前人的基础上,深刻的洞悉了这一切的一切。但现在看来,他也摆脱不了这个历史的路径依赖。

概论刘仲敬的话,这样形容也许才能更加逼真,现在大家包括史学大家已经认为他是奇才,甚至惊为天人。就好像所有秩序都已确立,无非是修修补补的时候,突然从一个边疆小城来的无名之辈,要用真理来颠覆所有我们已知的常识。

因为从历史经验来看,思想异端逐渐显现的时候,也是旧秩序危险的开始。

 

结语

 

把中国文明贬低成低一等的文明,“文明灰烬”,按照刘的的理论,大一统的王朝的统治者也是蛮族,总之,就是中华民族从来不强盛。只有拥抱西方文明,甘心做牛做马,让高等文明强奸也是改良人种的一种好方式。

这种观点会给未来带来巨大的灾难,一个洪秀全已经隐隐欲出。

人已赞赏
深度

极权之殇——2015年宏观经济综述

2016-1-18 10:53:29

深度

沈祖尧:我们如何才能不负此生!

2016-5-2 11:57:48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