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如何粉墨登场的?

前言:众所周知,在整个20世纪影响力最大的经济思想就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而时至今日,全球经济为何一步步衰退、下滑,为何大资本家垄断越来越严重,为何穷人越来越穷,富人越来越富?

经过认真的思考,我们会发现一个惊人的结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理论是非常荒谬的。

我们都知道,经济自由主义反对政府调控,鼓吹市场万能,“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断言,只要靠市场机制这一只“看不见的手”,就能使资源配置达到最优状态。事实上真的是这样吗?

很显然,这是一种忽悠术!

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到底有多荒谬!

作者/盛玮

 

1

什么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

 

简言之,它是继承亚当·斯密以来自由放任的经济学理论,主要内容包括贸易自由化、价格市场化和制度私有化,以“华盛顿共识”为意识形态,占据西方经济学理论主流并向全球推广的一种理论和政策主张。

西方自有经济学以来,就一直强调市场是看不见的手,应该自由放任,政府只作为提供必要公共物品的“守夜人”。古典经济学和新古典经济学认为市场是完美的,只要给市场足够时间,就一定能实现供需平衡,达到市场出清和均衡。任何针对市场的调控,最后的结果都是适得其反。

这就是西方经济学的要义所在。

但是,1929年爆发的世界经济危机,在美国引发了长达多年的萧条期,史称“大萧条”。美国股票崩溃、银行倒闭、企业关门、商品销毁、投资者自杀。1932年9月的《财富》杂志估计,3400万美国成年男女和儿童没有任何收入,接近人口总数28%,这还不包括1100万户农村人口。

面对这种残酷现实,西方经济学家不得不放弃新古典经济学,吸取了社会主义的一些思想,提出了凯恩斯经济学,即承认市场不是完美的,一国经济有可能长期低于正常水平(潜在产出),需要通过财政手段,需要扩大政府开支,增加经济的有效需求,调控市场让经济恢复到正常水平。

二战后,为了与社会主义竞争,西方在经济上采取凯恩斯主义政策,并大搞福利国家制度,一度繁荣昌盛。

但是,凯恩斯主义经济学存在一些弊端:一是国家通过财政政策等宏观经济政策试图烫平经济周期,正面效果是减少企业破产和工人失业的痛苦,负面效果是导致大量应该破产的企业得到救助而没有破产;二是财政政策最终要政府买单,一般需要货币政策配合,从而导致容易引起通胀。

西方长期使用凯恩斯主义政策导致了1970年代的“滞涨”,即使用扩张性宏观调控政策,经济不受刺激继续停滞,而通货膨胀却加速出现。

针对“滞涨”以及批判社会主义计划经济模式,西方一批经济学人集中火力批判凯恩斯主义和国家干预。他们认为国家干预只会让市场失去活力,最好的办法就是什么都不做,一切交给市场去解决。

美国货币学派的代表人物弗里德曼认为经济只要保持5%的有益通胀率就可以,其他什么都不要做。理性预期学派代表人物卢卡斯认为,个人和企业会理性预期,抵消政府政策效果,政府宏观经济政策将无效。供给学派也认为凯恩斯主义是错误的,自由市场会自动调节生产要素的供给和利用,应当消除阻碍市场调节的因素。奥地利学派的代表人物哈耶克,对英国和美国受到凯恩斯学派影响而建立的经济控制制度提出警告,认为价格是唯一一种能使经济决策者们透过隐性知识和分散知识互相沟通的方式。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思想成为1980年代里根政府和英国撒切尔政府的指导思想。比如,撒切尔政府大力推行包括私有化、去监管化、减税、取消汇率管制、打击工会力量,以及颂扬财富创造、而非财富再分配。撒切尔不惜搞得英国鸡飞狗跳,毫不在乎社会不公明显加深。英美的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政策短期内取得效果,走出滞涨恢复增长,它的恶果要三十年后才能为世人所知。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主要学派出现短短10年,不仅成为了西方国家主流经济理论和政策指导思想,也被西方不遗余力的对外推广,成为自由民主制的重要组成部分。自由民主制被福山等学者鼓吹为人类最后的政治经济制度,即“历史的终结”。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因此在全世界范围粉墨登场,不仅成为苏东巨变后转轨国家的指导思想,也成为拉丁美洲和非洲落后和破产国家转轨的指导思想。从1989年“华盛顿共识”出台,不到30年,新自由主义的危害从英美到苏东,从拉美到非洲,几乎全世界都成为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的受害者。”

1930年的大萧条残酷的现实已经证明:

自由放任的市场经济,是不会快速的自我修复,没有监管的资本主义必然会走向更大的危机。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对此视而不见听而不闻,并竭力辩护。

弗里德曼在《美国货币历史》一书中提出,大萧条是政府对于货币供应管制不当所致。他主张经济大恐慌并非“自由放任”造成的,反而是政府对市场过多的干预和管制造成的。弗里德曼是幸运的,他没有看见自己打脸时刻,在2006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前两年悄然去世。

对西方国家的祸害

由于美国从里根时期开始,不断推进私有化和自由化,取消各种管制,特别是金融领域的各种管制,导致美国金融创新层出不穷,美国经济一度在信息技术革命和经济全球化的推动下,不断上涨。现任美联储主席耶伦将20世纪90年代称为“令人惊艳的十年”。可惜好景不长,2007年美国爆发次贷危机,随后不断发酵和传播,2008年造成国际金融危机。

对于美国金融危机的发生,一般看法都认为,这场危机主要是由于金融监管制度的缺失,和华尔街投机者钻制度的空子,弄虚作假,欺骗大众。事实上,这场危机的根本原因在于美国近三十年来加速推行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

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导致美国大范围取消金融管制,金融业的繁荣“引诱民众”不停地超前消费,同时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让美国资本痛享全球化大餐,造成产业空心化和贫富分化。

目前美国工人每小时的实际工资仍低于其1973年的水平。20世纪70年代以后近30年的时间里,普通美国家庭的收入并无明显增加,而占比0.1%的最富者的收入增长了4倍,占比0.01%的最富的美国人要比1973年时富裕7倍。在其他西方国家,工人实际工资要么基本停止了上涨,要么出现了下降。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的社会矛盾空前激化。

可以说,三十年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既是国际金融危机的根本原因,更是美国经济、社会甚至民主政治深陷危机的根本原因。

对发展中国家的祸害

拉丁美洲是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祸害的重灾区。

由于欠债,拉美不得不接受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援助和以“华盛顿共识”为指导思想的改革。西方不顾拉美历史和国情,一刀切按照私有化、市场化和自由化原则要求拉美经济改革。

拉美自独立以来,就是单一脆弱的经济结构,以初级产品的生产为主,严重依赖世界市场,加工业和制造业薄弱。突如其来的新自由主义改革,使得拉美国家经济安全完全没有保障,金融自由、投资自由、贸易自由,国家为实现社会公平的福利保障被削减,不完善的法律和国家的缺位,为西方跨国公司和金融财团对拉美巧取豪夺打开方便之门。

拉美地区的经济增长从20世纪60、70年代的平均5%以上的增长速度骤降至80年代的1.1%,人均GDP增长-1.0%,被称为“失去的十年”。苦难并未结束,20世纪90年代,拉美继续陷入频繁的金融危机和恶性通货膨胀之中,1990年至2002年,地区年均GDP增长率仅为2.6%,人均GDP仅为1.0%,被称为“失去的第二个十年”。

对非洲也造成严重危害

美国财政部通过IMF和世界银行等国际组织给非洲的贷款中附加以“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为核心的结构改革条款,要贷款必须改革。根据拉美的经验,结果显而易见。

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二十年的结构调整改革,破坏了非洲的发展,使得非洲的经济、社会陷入一片混乱之中。

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斯蒂格利茨指出,世界银行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非洲国家所推行的实质上是私有化、资本市场自由化、价格市场化和贸易自由化,这种千篇一律的“四部曲”改革政策非但没有推动经济的增长,反而使非洲国家走进了“地狱般的困境”。1980年至2000年之间,非洲因西方输入的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而变得更加贫困,但西方不仅不反思,反而嘲讽非洲是“绝望的大陆”。

对转型国家的祸害

东欧剧变发生后,由于全面推行新自由主义的“休克疗法”,这些国家都陷入了严重经济衰退,一些国家到目前为止经济总量仍然未能恢复到转型之前的水平。

世界银行的一份报告也承认这次的“转型萧条”要比30年代的大萧条造成的后果更为严重。

以俄罗斯为例,到2009年,俄罗斯整个工业的增加值仍然只有其1990年水平的72%,其中纺织业和皮革业还不到其1991年产出水平的30%。

可以说,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就像瘟疫一样,走到哪里祸害到哪里。

究其原因,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西方国家地方经验的产物,在本土都不成功,却非要包装成为全球统一的经济理论,与普世价值一起打包四处推销,最后害人害己就不是什么难以理解的事情了。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特征与西方古典和新古典经济学一致,就是迷信市场,相信自由放任。这是一种特殊的历史和地方经验。

如果把这种特殊的历史和地方经验推广到全球,那么必然会带来无穷的后患和灾难。

 

2

为什么新自由主义经济学在西方出现?

 

首先,西方国家有资格自由放任。

西方是资本主义的发源地,没有其他大国对其虎视眈眈,并与之竞争。即便如此,作为头号资本主义国家的英国,历史上也不是一直坚持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在资本主义发展早期,英国是坚持重商主义,强调贸易顺差积累财富,并因为贸易逆差和白银外流中国,不惜以国家名义为贩毒集团撑腰打气,发动鸦片战争。至于后来的资本主义国家,德国、美国和日本无一不是贸易保护主义国家。德国经济学家李斯特就是“幼稚产业论”的提出者。他强调在国家发展资本主义早期,德国产业竞争力不如英法等老牌资本主义国家,必须采取高关税等贸易保护主义政策。

新自由主义经济政策说白了,就是西方从来没有真正从始至终坚持过的政策,反过来却当作“普世真理”让其他国家照搬照抄,并不得修改。

其次,西方国家有“资本”可以自由放任。

任何一本西方经济教科书,都不会提到殖民地对于西方资本主义大国崛起的重要性,而在任何一本历史教科书中这是不言而喻的事情。马克思主义政治经济学严密证明了资本主义固有的内在矛盾,一定会产生周期性的经济危机。西方国家有殖民地,经济危机就有转嫁的渠道。在19世纪,英国出现经济危机,工人失业了,可以向印度、澳大利亚、加拿大、南非等殖民地输出白人;商品卖不出去了,可以向殖民地低价倾销,还可以操纵殖民地的初级商品价格来大发昧心财。

因此,西方有“资本”搞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而不必担心危机所产生的巨大社会破坏力。发展中国家底子薄,没有类似殖民地这样缓冲区,也搞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往往会造成社会急剧动荡,落入“低收入陷阱”“中等收入陷阱”,走两步退一步,经济发展与西方的差距不仅不能缩小,反而越拉越大。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特征与西方古典和新古典经济学一致,就是迷信市场,相信自由放任。这是一种特殊的历史和地方经验。如果把这种特殊的历史和地方经验推广到全球,那么必然会带来无穷的后患和灾难。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派的大经济学家们绞尽脑汁,为了证明市场完美无缺,却对于几个基本事实视而不见。

 

3

为什么新自由主义难以全面实行?

 

一是人的理性有限性。

纯而又纯的计划经济,人类的理性达不到,这是奥地利学派的重要论断。可是,西方经济学教科书的最基本的经济人假设,第一条假设就是人是理性的。

如果把人改成非理性或者有限理性,微观经济学所有的定理和公式就不知道该怎么写了。

二是技术进步让计划和调控变得更为可行。

在20世纪30年代关于社会主义经济政策的论战中,其中计划经济一个重要的短板就是数据和处理能力的有限,使得计划经济不可能实现。

但是将近一百年过去了,人类技术的不断突破,让计划经济的一些功能变得可能了。比如,大数据的出现,可以预测很多经济现象,例如偏好。在过去,人类的偏好是无法识别的,现在大数据可以分辨。信息技术的和生产技术的提高,让有的大企业甚至可以准确感知市场动态,比如,丰田等汽车企业可以逼近零库存,就是市场要多少辆车,随时造出来,供货周期可以压缩到非常短的时间。

三是调控的必要性。经济不只是追求效率,还要安全和公平。

事实证明,自由放任的经济政策只会导致经济体越来越不公平。美国经济学家库兹涅茨于1955年所提出收入分配状况随经济发展先恶化后逐步改善至较为公平状态。但是最近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新著《21世纪资本论》指出,事实与库兹涅茨曲线不同,自由市场经济并不能完全解决财富分配不平等的问题,不加约束的资本主义只会导致社会财富不平等的状况持久恶化下去。

综上所述,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是一种空想,是对先发国家经济史任意涂抹之后的理论总结,是一种后发国家真实实践中从来没有成功过的经济学理论。

鼓吹新自由主义经济,是为了让垄断资本为所欲为。

事实上,他们已经成功了。

垄断资本家们赚的钵满盆盈,就是证明。

认为新自由主义经济理论本身没有问题的,不是被人忽悠了,就是想忽悠人。

人已赞赏
财经

挣快钱的时代,如何防止金融骗局?

2017-5-22 11:14:45

财经

新自由主义经济学泛滥的后果

2017-6-13 11:06:24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