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低迷,更需要避开各种骗局

先说一个小故事,原来村里的青壮年都出去打工了,村里显得很冷清,后来经济萧条了这些农民工都回到了村里,他们习惯了以往的赚钱方式,但又找不到新的工作机会。

于是在村口的位置摆上了麻将桌,天天打牌赌钱赢钱,于是至少在表面上看起来经济很繁荣,钱来钱往的样子……

文:海涛评论

这虽然是一个段子,但充分彻底的描述了当下的经济状况,过去在投资和出口贸易的主导下,不断创造新的产值,不怕央行的印钞机开动,因为社会总是创造了更多的财富来对抗货币的稀释,现在的问题是当这些加工制造业停下来的时候,就没有生产出对应的财富,而印钞机为了刺激经济仍然如故的印钞。

其导致的结果很明显就是先拥有这批钞票的人,优先瓜分了社会的财富,那些屁民因为本身一无所有所以也不会被剥夺太多。最倒霉的就是中国的中产阶级,如果他们参与的炒房还好,否则的话就面临是赤裸裸的剥夺!

问题的根本就在于没有新的财富产出,工厂再开动的话往往是过剩产能,所以基本上在停工状态,而在过去三十年里,中国人已经习惯了让自己的财富每年都要增值这个习惯,说白了我们这个物种是一直生长在经济高发期的娇贵的物种,因为自从我们记忆开始就没有经历过经济萧条,所以中国整体社会都本能地认为,自己每年财富必须继续增长,否则就会产生巨大的不安。

就像那些在村口打牌的村民是一样的,虽然已经不能从劳动中获取财富,但是赚取财富的欲望却一刻都没有停止!

于是他们通过赢取别人的钱财来获得财富,其本质就是零和零的博弈,因为对于这些村民们来说,他们根本就不知道或者根本不在乎,他们获取钱的路径是从哪里来的,过去干活是因为他们付出了劳动来获得的钱财,而现在通过打牌获取的钱财,其实是从牌友那里掠夺过来的财富。

然而他们已经不管了,只要能把钱装到自己的口袋里就算赢。所谓的幸福其实就是看到邻居吃不饱饭 ,而自己家里正在炖红烧肉……

是啊!我们的幸福感,早已经超越了温饱对饥饿的困扰,更多的时候是来源于比较的快感,其实谁都不缺吃喝,缺的是如何超越你,比你更优越的生活。所以零和博弈在本质上满足的幸福感是一样的,我从你口袋里把钱掏出来,放进自己的口袋,创造的这种心理落差所带来的幸福感,其实是比我们老老实实干活去赚钱,更能有成就感的。

我们还得知道,人的比较对象往往是在自己的身边的人,马云成了首富关我们鸟事,我们一点都不妒忌,但是身边的朋友突然发财了,我们就眼红了,晚上也开始睡不着了。妈的!他凭什么比我有钱?凭什么开的车比我好?凭什么我搞的女人比我的漂亮?各种心里不平衡,都来了。

温州人是跟自己身边的朋友进行正和博弈,他们互相拆借资金互相帮忙互相通信息,于是他们比国内大多数地方的人更加富有,这种方式就是通过和身边的人深度协作,从而让每个人在个人的财富上超越其他区域的人,独乐乐,不如众乐乐,他们走的是共同致富的道路,

但全国其他区域的人,未必有温州人这种文化的传承和视野,于是在这种心态下我们更多的是跟自己周边的人进行零和博弈,为的是在比较中寻求到快乐,大多数中国人都尽自己最大的能力去买豪车,首先不是因为豪车的功能更好,跑得再快超越120码都是超速,这些功能优势即便有也只是个借口,其次也不是为了传说中的面子,其中一个更重要的原因就是可以在外在上压过别人一头,以获取更多的优越感。

所以第一阶段的幸福感来源于吃饱喝足穿暖,第二阶段的幸福感来源于我吃肉你喝粥的比较,当今时代所谓的幸福感往往是第二个阶段的幸福感。

前些年新闻报道说,有一位英国的中产阶级自杀了,原因是以往每年的收益在150万英镑,而突然这一年的收益是120万英镑,这种负增长让他生命不能承受之重,所以他选择了自杀,这一点跟国内的企业家因为欠下巨额高利贷而自杀是有不同的,前者是因为心理落差导致的,后者完全是死乞白裂的想活下去,但却没法活下去。

大家赚钱的欲望,说的客气点事来源于增长的压力,说得不客气点,那就是攀比心的驱使,这大概来源于中国人比人气死人的攀比文化,过去社会财富总体增长,无非是你分的多点,我分的少的问题,等社会财富不再增长的时候,或者因为产能过剩,财富不再增值的时候,人和人之间的相互协作共同创造财富的关系,就很容易变成了互相欺骗的关系。

原来这些村民到城里建筑工地,相互协作去创造财富去赚钱,现在变成了在村口打牌赌钱。因为赚钱的欲望不能停止,所以只有通过啃食原来的伙伴来赚钱。

于是庞氏骗局,这种已经算是很古老的套路在中国大地方兴未艾地横行起来,因为大家都只想着自己口袋里能赚钱,而本能的不愿意考虑更多,于是大家都进入了互骗模式。相互之间直接欺骗是很难为情,那就找一个新的玩法了,于是,村民们选择了赌桌的规矩 ,那城市里的相对文明一点的人,他选取了击鼓传花的游戏。

最典型的就是那些传销组织,比如那些卖面膜的,最终买单的是那些五六级的代理商,因为屯货库存都集中在他们的手里,整个游戏模式就是先进入的投入最低最安全,起盘的人会告诉刚进来的参与者,盈利就来源于下线的参与。参与者既然交了钱,他也会权衡利弊,找回自己的收益,一番权衡之后,他们都明白最好的办法不是向上线讨回自己的人头费。

即便是被骗了,他们所选择的最佳方案不是讨回自己的钱,而是继续为虎作伥,说上线的好话让下线给自己交钱,填上自己塌下的窟窿,那么同样的道理,下线也不会说你的坏话,它的最优选择也是向他的下线,说你的好话,这就是为什么必须搞得一堂和气才有钱赚。

一旦有人扮演了揭露皇帝新装的那个孩子的角色,大家都会群起而攻之。

纵观整个朝野,概莫能外,在天朝赚钱的门路,就是站在强者的那一方对热弱者继续剥夺,要想赚钱就得跟着当走,只要配合把房价给炒起来,央行就可以通过对货币注水,去稀释那些不买房人的财富,只要站在强者的一边就永远是赢家。

一个传销组织中的下线也是一样,只能站在上线的这一边,因为上线的真相认知度更高,在信息主导上有优势,他们一旦得到了钱,就更具备了通天的能力,下线也就趋之若鹜。

这些法则同样适合于创新领域,那些风投同样利用了这样的原则,在金融资本市场大家同样玩这样的击鼓传花游戏。

只要某个项目有一个好的概念,金融资本之间相互商议,我投A轮,你投B轮,他投C轮,最后一棒棒的交接,把这个项目对接到A股上市,由全体股民买单,这些风投就实现了变现,一个创新项目首先要满足的不是市场的需求,而是要一个好的概念去满足风投们之间互炒。

这个项目只要有一个好的概念,你作假,造假流水,其实风投是知道的,但他们对此事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们关心的不是你是否作假,而是是否有下家来买单接盘,对于接盘的下家来说他们关心的也不是你这个东西是否有假的流水;他们关心的也是是否有下家接盘,从这一点上他们跟传销公司的模式是一样的,那就是尽量夸自己的上家或者上线好话,而不是揭露上线造谣的事实,重要的是让更多的下家来填这个坑。

这不是赚钱的时代,是抢钱的时代,是骗钱的时代!

财经

为什么房地产能忽悠老百姓?

2017-3-30 11:01:54

财经

挣快钱的时代,如何防止金融骗局?

2017-5-22 11:14:45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