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姆谋杀案频发,潜规则“执死鸡”令人不寒而栗

前几日,儿子活埋79岁母亲的一幕还未褪去,今天就又迎来了重击:一位83岁的老人被保姆用毛巾捂住口鼻窒息而死,作案时间持续13分钟。

老人死亡后保姆云淡风轻的坐在老人胸口处摇扇子,直到半小时后老人没有生还可能后,才慢悠悠的给老人儿子打电话,说老人自然死亡,并向雇主索要丧事礼金。

如果不是老人儿子无意间打开监控,他们绝对想不到这个保姆是杀人犯,就像张先生所说“如果没有这段视频,说不定我们还要感谢这个杀人凶人……”

张先生言语激动的表示,保姆杀完人之后,还非常镇定的帮他们处理老人身后事,保姆说的一句话十分令人胆寒:“不要慌,我送走了很多人,这个我懂。”

据悉,这位杀人保姆姓虞,今年67岁,是雇主家的老相识,按 3000 一个月聘请,这也是她第一次做住家保姆,涉案时在雇主家仅工作了8 天的时间。

虞某的老伴告诉记者说,妻子之所以这么做或许有这些原因,“一是原来的医院出了活儿,有一个病人要雇她做护工,给我们打电话了,但是她正好在照顾老太。还有一个原因,她以前跟我结婚前就有过精神失常的情况,这些年发作过好几次”。

而虞某的女儿则表示“自己根本不知道为什么母亲要这么做!”

目前警方正在调查这场谋杀案是否蓄意为之,以及这个保姆是否是杀老人的惯犯。

和死者家属一样,在看到这个视频感到痛心气愤的同时,也不禁产生一个疑问“保姆为什么这样做,仅仅是为了快速拿到钱就如此丧尽天良没有人性吗?”

根据保姆行业的内情人士说:

“保姆行业有一个潜规则叫执死鸡,这类保姆专门照顾高龄久病的老人,她们的动机也十分明确,在1-3天之内将老人神不知鬼不觉的杀死后,轻松赚取一个月的工资还有礼金,按照这样的效率,一年之内往往只需要好好工作一个月,便能赚取全年的报酬。”

显然,这些做“执死鸡”的保姆,已经缺失了人类最基本的道德底线,她们往往在做完后没有丝毫愧疚,反而心安理得的向被害家属伸手要钱,好去往下一个死亡目的地。

无独有偶,2014年广东“毒保姆”事件震惊全国,46岁的保姆何天带在“照顾”一个病重的老人时,首先用安眠药,敌敌畏与肉汤混合,欺骗老人说是儿子做的热汤,老人昏睡后何天带发现她还有呼吸,随即用针管再次兑满敌敌畏注射到老人身体里,最后,从行李箱里拿出一条绳子将老人活活勒死。

这恐怖的死亡三部曲发生后,何天带平静的找到老人的孩子说“你们阿婆不行了,要走了”,并且当场就要家属结清工资。

保姆行业的又一个潜规则:如果当月老人去世,即使后续没有为老人服务,那么价格也要按照整月支付。

后来老人家属发现家中耳环存折都消失后,才对保姆起来疑心,并随之报案,警察在老人身上找到多处伤痕,这才得以确定这场谋杀案。

在破案的过程中,警方发现一个更加恐怖的事实“何天带前前后后经手的老人,都莫名其妙的死亡!”

案件证实后才发现,原来已经有8个老人死于何天带光天化日下的谋杀下。

无论是保姆虞某冷漠的人性,还是何天带熟稔的谋杀手段,都令人不寒而栗。

 

事实上,这样的“毒保姆”事件不止一起,近年来,随着空巢老人的逐日增多,老人被杀案也越来越频繁,更现实的一点是:就算没有保姆的故意杀人,这些高龄的独居老人,也免不了悲惨的命运。

上海市杨浦区一位年逾八旬的空巢老人在家猝死多日,最先发现的是一条得到过老人救济的流浪狗。

河南省洛阳市一对空巢老夫妇被发现死在了出租屋里,遗体已经腐烂发臭。

安徽蚌埠一位老人独死家里,尸体遭群犬分食,令人在情感上难以接受。

而这些都不是个例………

保姆案频发,天衣无缝谋杀案的背后,不仅是人性想要赚快钱的扭曲欲望,也揭露了国家目前面临的真相:

一是空巢老人的照顾;

二是养老产业背后的问题。

这些问题已经变得迫切,甚至成为一个忧患:我们老了以后又该怎么办?

最新数据显示,到2018年底,中国60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47亿,接下来三年中国老年人人口将会稳定在2.47-2.5亿之间。即2022年开始老年人口进入快速上涨阶段每年增加近1千万,这种情况会持续20年。即2045年左右,老年人口达到4.8亿。

2045年老年人人口达到4.8亿,这是一个什么概念,继男女比率失衡后,养老问题将成为未来社会面对的第一隐患:

独身子女的增多,老年人的增多,社会竞争加剧,生存环境会变得更加恶劣。 

无论是进养老院还是成为在家庭的空巢老人,似乎都解决不了这样的问题,总之老人成为了社会的累赘家庭的累赘,面临的是孤独的窘境以及没有人照顾的悲凉。

住进养老院的老人需要适应陌生的环境,调整自己一生的生活习惯,尤其是需要直面生命的终点和孤独,尤其是可能遭遇到的暴力对待。

而在家里的空巢老人会小心翼翼的说,老了没用了,害怕自己时时刻刻麻烦家人。

内有内忧,外有外患,如果再不优化养老产业,再不净化保姆行业,下一个受害的也许就是你我的家人,甚至是现在还年轻的我们。

孩子、家庭的责任,社会的压力一一袭来,每个人似乎都没了喘息的空间,而那些正在被我们忽视的老人,他们的境况也着实堪忧。

那我们应该怎么办?

有人说:保姆行业必须规范化,养老产业必须规范化,还有安装监控的重要性。

有人悲观的说:我会在失去自理能力的边缘时,选择安乐死,不给孩子添堵,不给自己添堵。

也有人寄托于未来的科技:抓紧研究人工智能,用机器人代替保姆。

也有人寄托于现实:抓紧时间赚钱,早日退休,自己给父母养老,给自己养老。

实际上,一个免费的全民养老机制已刻不容缓。

希望我们有生之年,不辜负父母也不辜负自己,都能有一个安宁的晚年。

(完)

———————————————-

公众号折叠太严重,加我微信,随时获取动态。

长按识别二维码添加

人已赞赏
文摘社会

张文宏谈新型冠状病毒

2020-5-14 11:28:00

社会

一晚19000元打赏,一位女主播的暴富生活

2020-5-14 17:15:14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