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高中生写给「前浪」的信

文/大松子

何冰叔叔:

您好,我是一名高中生。由于自身家庭原因,我不知道自己算不算您口中的「后浪」,但我还是冒昧给您写了这封信。

还记得那位给「方方阿姨」写信的高中生吗?我跟他是一个班的,但我们都很讨厌他,因为他喜欢拍老师马屁、打小报告、人生偶像是「五道杠黄艺博」。您的视频《奔涌吧,后浪》就是他发到群里的,还说看完之后都激动的哭了。老师号召我们都看一下,我点开看了不到一分钟,浑身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不禁想起了前段时间铺天盖地的「扔下一万块钱就跑」的新闻——我知道您在煽情,可这也太做作,太肉麻了。

当然,我知道,这并不能怪您,您只是一个念稿子的。

但作为一个「前浪」,我觉得您有必要对自己的言行负责。您在视频里声情并茂地说「看着我们,满怀羡慕」,您羡慕我们什么呢?我都不羡慕我自己,我只羡慕班里的赵富贵,因为他爸是市里的领导,连校长见了都要陪笑脸。我们都骑自行车上学,而赵富贵天天开宝马上学,他的一双鞋就是我半年的生活费。

赵富贵平时根本不学习,他说了,不管他考多少分,都能上大学。

您在视频里激动的嘴唇发抖,说「人与人之间的壁垒已被打破」,请问阶层之间的壁垒打破了吗?如果这个壁垒不打破,人与人之间的壁垒到世界末日也不会打破。

我虽然不如赵富贵,但比起表哥,我还是幸运的。表哥比我大三岁,在昆山电子厂打工,过年的时候被机器轧了手,厂里只赔了五千块钱,还不够他换药的。疫情刚有些好转,他就跟村里几个年龄相仿的同伴又出去打工了,但到现在还没找到活。表哥说因为疫情,很多厂子没有订单,都倒闭了,他每天只能吃泡面,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选择生活的权利?何冰叔叔,您别开玩笑了,不是谁生来就是王思聪的。我表哥只有选择吃康师傅还是今麦郎的权利。像您视频里出现的那些年轻人,打电子竞技啊,去世界旅行啊,背着滑板冲浪啊,那都是赵富贵一类的。每个班里能有一个就不错了。

我也想像他们一样去玩、去潇洒、去挥洒青春……可我要这么做的话,我妈会把我的腿打断的。

您在视频里信誓旦旦地说:「人类积攒了几干年的财富,像是专门为你们准备的礼物。」何冰叔叔,您确定这个「你们」里面也包括我吗?我爸不是李刚,我妈也不是董卿,他们都下岗好多年了,现在摆点小摊做生意,你确定这些财富里,也有我的一份吗?还有我那天天吃泡面的表哥,也有他的一份吗?

有人说,这是「前浪叔叔」们在讨好年轻人,但我丝毫没觉得被讨好,我只觉得「前浪们」搞错对象了。您赞美的后浪是那些有前途的年轻人,而不是像我和表哥这样的。也许,这个视频放在b站并不合适,它应该精准投放,给洛杉矶和多伦多街头那些开着超跑炸街的年轻人看。美国纽约举办过好几场中国年轻人开豪车占领整个街区彰显中国实力的事,他们才应该是这个视频的受众群体。

反正这个视频我看完之后只觉得尴尬、肉麻,没法跟他们一起热血沸腾。我只是一个学生党,努力读书,然后成为一个打工党,运气好的话,以后还会成为一个加班狗和房奴;运气不好的话,恐怕连做这个都没资格。

虽然这个视频让我尴尬,但我不得不佩服您的话术,在最后您还留了一手,说「弱小的人,才习惯嘲讽与否定;内心强大的人,从不吝啬赞美和鼓励。」这一下子就堵住了那些异见人士的嘴。可是您忘了吗, 隔壁邻居看见金正嗯就激动地落泪发抖,从不吝啬各种赞美之词,他们都是内心强大的人吗?

事实上,面对残酷且无奈的现实,很多年轻人都选择了麻木,但您视而不见,一声声「奔涌吧后浪」喊得酥麻入骨,何冰叔叔,这是您年轻的时候学会的本事吗?

您是一级演员,社会知名人士,也许围绕在您身边的,全是光鲜亮丽的后浪,他们想怎么奔涌就怎么奔涌,想怎么澎湃就怎么澎湃,法拉利、兰博基尼、故宫里面开大G。但在您看不到的地方,还有很多像我一样的后浪,只能奔涌在下水道里。

就这样吧,何冰叔叔,我还要给表哥打个电话,问他有没有找到打工的地方。

真希望,我们能奔涌在同一条河流里。

人已赞赏
社会

专家:建议休息3天,提振经济

2020-5-10 14:43:12

文摘社会

张文宏谈新型冠状病毒

2020-5-14 11:28:00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