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衣哥朱之文,你一个赶驴车的凭什么就这么有钱?

俗话说,“惹不起,躲得起”。大衣哥朱之文惹不起乡亲们,你可以搬到城市里啊,你又不是买不起房子。

大衣哥说:他们威胁我说,你敢搬走,我们就掘了你家的祖坟。

他们真的会做到的,因为大衣哥是他们的摇钱树,他们依靠大衣哥发财。没有了大衣哥,他们的财路就断了;财路被斩断了,他们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

大衣哥出生的那个地方,既是孔孟圣人的故乡,也是梁山贼寇的家乡。

他们恨大衣哥朱之文很久了。

那些年,咱们都在一起种地锄地,一起赶驴拉车,你吃了上顿没下顿,我也饿得前心贴肚皮。要穷一起穷,要苦一起苦,谁也没意见。

可是,有一天你参加了什么“溜光大道”,就突然给出名了。

俺们还在地里干农活,一颗汗珠摔八瓣,日子依然过得捉襟见肘。你穿上黄大衣往那儿一站,吼上一嗓子,兜里的钱就溢出来了。

凭什么?

都在一起玩过摔泥巴,都在一起玩过过家家,都在一起穿过开裆裤,都在一起赶着毛驴拉过架子车,你那两下子谁不知道?不就是喜欢学驴叫唤吗?凭什么你就突然发财了?凭什么你就能上春晚?

想当年,在野地里摔跤,你还摔不过我;一起追撵兔子,你还跑在我的后面;村子里最漂亮的大嫚,人家找我约会,从不找你;我能说会道,你吭吭唧唧半天说不出一句囫囵话;我比你高比你魁梧,你袖头缩脑一副穷酸相。可是,你的钱凭什么就突然比我多得多?

你这么窝窝囊囊一个人,却有了这么多钱,这谁受得了?

我不找你要钱,找谁要钱?告诉你,这辈子我就吃定了你。

你是村子里最富的,你就得给一家一户买一辆小轿车,你就得再给一家一户十万元。

为什么?

咱们一起偷过瓜,小米饭养活你长大。东山的糜子西山的谷,肩膀上的锄头圈里的猪。没有村庄哪里有你家,没有我们哪里有你朱之文?

你去赶集,就从我们家门口路过;你种庄稼,就从我们家地头走过;你家的毛驴一“喝尔喝儿”,就把我聒噪得啥也干不成;你娃和我娃上学手拉过手,你娃还在我家吃过一个馒头……你说你该不该给我钱!

你出名了,发财了,可不能忘记了乡亲们。

乡亲们要跟着你走共同富裕的道路。

猪的全身都是宝,你朱之文的全身也是宝。

你出名了,连打个喷嚏都有人看,那咱就直播你打喷嚏。

你吃饭,咱直播;你种地,咱直播;你开车,咱直播;你唠嗑,咱直播。甚至连你上茅房,咱也直播。怎么了?你发什么火啊,你上茅房的视频,那点击率肯定哇哇地。

点击率高了,我的钱就多了。

那个名叫高贵的邻居,不是都跟着你发财了吗?录你几段视频,网上一放,一月就有上万元收入。最后把他的号码一卖,还卖了60万。

你就是咱村里的摇钱树,乡亲们都指望着靠录你发家致富呢。

你说你早晨还睡什么懒觉,还把门关了不让人进,你还有没有思想觉悟?还有没有大局意识?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你还有没有中华民族的传统美德?你应该一天24小时不睡觉,像个猴子一样给大家表演节目,让乡亲们录了你,直播出去变钱。

你还给组长发脾气,嫌组长把你吵醒了,请问,你的眼里还有没有领导?没有组长的英明领导,你一个赶驴车的,跟着毛驴学叫唤的,能有今天?

人可不能忘本啊!

乡亲们藉你的钱,这是真的;乡亲们藉钱不还,这也是真的;乡亲们藉钱根本不打算还,这也是真的。

你来钱这么容易,你的钱多得花不完,凭什么要给你还?

是咱们这方水土养育了你,是咱们这里的驴培养了你。没有咱们这里的土壤长出的庄稼,你早就饿死了;没有咱们这里的井水给你喝,你早就渴死了;没有咱们这地儿的毛驴给你当老师,你有能力上春晚?

人已赞赏
文摘社会

为什么那么多大龄剩女不着急?

2020-4-17 10:33:23

深度社会

只有道德沦丧的社会,才会热捧一个惯偷!

2020-4-24 18:22:39

    暂无讨论,说说你的看法吧